Quantcast

content

貪婪廠長攜款潛逃:剩1元割腕自殺

2002-01-06 07:4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自殺前寫下「一失足成千古恨!悔!」,發現及時被救活

  他曾經是個一呼百應的廠長,在家鄉的那個小縣城裡過著「體面」的生活,但一時貪念,使他鑄成大錯,走上逃亡之路。兩年後,口袋裡只剩下1元錢的他思家心切,卻不敢回頭,絕望之下,本月1日,他用「自殺」來結束一切。

  當日傍晚,合肥市「110」接警,說女人街某桑拿浴室裡,有人割腕自殺了,防巡三大隊和益民街派出所民警立即趕到該浴室。推開6號包廂的門,一個50歲上下的男人躺在血泊中,後面的牆上,赫然寫著一行大字:「一失足成千古恨!悔!我有罪!我該死!」由於失血過多,人已經陷入昏迷。民警們立即派人將其送往醫院搶救。

  大概是臨下手還是有些猶豫,玻璃劃得有點偏,傷口也不太深,自殺者很快清醒。據羊城晚報報導,由於他全身沒有任何證件,根本無法確認他的身份,而牆上的那些字,似乎又有隱情,益民街派出所的民警開始詢問這個看起來很驚惶的自殺者。問了好久,他只說自己是安徽含山縣人,叫戴某某。民警上網一查,發現這個戴某,居然是兩年前在含山犯事的上網逃犯。

  通過和含山警方的聯繫,戴某的「罪行」也隨之浮出水面。1999年,時任含山縣城關米廠廠長的戴某,利用「廠長」這個頭銜,在對方不設防的情況下,將業務單位欠米廠的34萬元巨款提走,爾後揣入自己的口袋。事發後,年近半百的戴某撇下妻兒,踏上逃亡之路。不久,他因涉嫌職務侵佔,以「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罪」被含山縣公安局列為網上逃犯。

  兩年多的時間裏,戴某跑了不少地方,在北京,他甚至還做過一陣小生意,但生意失利,34萬的巨款也全部用完。今年元旦的時候,他來到了合肥,此時,他的身上僅剩1元錢了,快過春節了,天天想著妻兒的他卻有家不敢回。滿街的快樂中,他的形單影隻更顯淒涼,悔恨交加之下,他敲下一塊玻璃,朝自己的左腕上劃去……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