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江東虎夜訪江澤民

2001-12-06 01:35 作者:範英著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這幾天,老江的緊繃心情略有疏緩。緊繃,是因為他沒料到他的「三個代表」理論公之於世後,黨內老「左」萬言批判,皇室遺孀厲聲呵斥,宿敵喬石罷宴離京,同僚瑞環憤然請辭;更有日益燎原的工農蠢動,「穩定」二字,幾近泡影。幸好,鐵桿親信黃菊,在上海市委常委擴大會議上堅定表態,對任何反對「三個代表」的人,都要採取組織行動,絕不手軟。

老江從書架上拿出一本《三國演義》,隨意翻閱。眼前出現的回目是:「第二十九回:小霸王怒斬於吉碧眼兒坐領江東」,開頭敘江東孫策對曹操的不滿,也還曲折有趣,待看到孫策在城樓會客,諸將陪宴,飲酒之間,忽見諸將互相耳語,紛紛下樓。侍從告訴他:「有於神仙者,今從樓下過,大家都去拜見。」老江突覺脊骨發涼,似冰蛇鑽心,但他好強心勝,不肯讓警衛員喚醫生,只想早一點睡,也就沒事了。

睡夢間,只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走進房間。他身體健壯,目光剛毅,相貌不凡,著一身漢末服裝。老江幽默感頓生,對後生說;「哎呀,我剛在APEC會議上穿了唐裝,你小子高攀三代,穿起漢裝來了!」來人並不理會這幽默,嚴肅地說:「你身處危境,尚不自知,我今前來,特為救你!」接著,這青年娓娓道出他的身世:

你們常常讚頌「生子當如孫仲謀!」我是仲謀之兄孫策也。我與先父孫堅創業江東,人稱江東虎、小霸王。諸葛亮未出茅廬,就預言天下不能與我爭鋒。正當我立足江東,圖滅曹操之際,奈何只一件芥粒小事,竟毀我性命!

老江搶著說,你不該耽於射獵,為追一小鹿中仇敵暗算,死於箭傷。

小霸王接著說:非也!江東名醫為我療傷,並無性命之虞,只悔恨那天見諸將為一老朽於吉紛紛離席,我自尊心受打擊,面子上過不去,便決意將此老朽置於死地。中間諸將求情遭我拒絕,那是在我氣頭上。千不該、萬不該,是我拒絕母親的勸導。其言曰:「于先生也曾為我們軍隊祈福,救護過將士,可見並無同我們作對之意,怎能為一點小事就殺他呢?」另有張昭、呂範等數十名江東忠義之士上書勸我,我以除邪教、破迷信之辭駁斥之。但殺於吉後,自忖實乃唯我獨尊之醋意大發,以至疑神疑鬼,心神不寧,時常歇斯底里大發作,終至丟了性命。你叫我青年人,沒錯,我死時才二十六歲,按你們憲法,我還沒有資格當一國之君!

老江聽到這裡,似有愧意,欲言又止。孫策露出一絲笑意,似看透對方臟腑,又接著說起來。

殺了於吉頭,殺不了他的影響力;堵了諸將的口,只是膨脹了他們腹中怨恨;他們表面服從了我的意旨,我的威望也從他們心中連根拔去,因小失大,得不償失。今君有臺灣以外的一統天下,自封核心,勝我多矣!念你我皆江東人,特來一敘。前車之覆,後車之鑒,性命攸關,不可不察也。

孫策言罷,飄然而去。

一身冷汗,奮力睜開兩眼,方知孫策之會面,乃南柯一夢焉。又覺左手突突跳動,掌心有汗,俯首去看,原來手掌正按在三國演義上,而中指正好指著的幾行字是:「策即引鏡自照,果見形容十分瘦損,不覺失驚,顧左右曰,吾奈何憔悴至此耶!言未已,忽見於吉立於鏡中。策拍鏡大叫一聲,昏絕於地。」


老江忙丟開書本,去桌上尋鏡子,卻見桌上擺了秘書送來的一摞公函:瑞典抗議書,美國抗議書,澳大利亞抗議書,加拿大抗議書……他們抗議的是他們國家的公民在天安門廣場煉功,竟被公安捉走。老江知道國內死的不少,此次牽扯外國,非同小可。他眉頭一皺,恰好瞥見鏡中的自己,大叫一聲,昏絕於地……好在私人醫生趕來,總算把此事遮掩過去。


《議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