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家璇怎麼了?

2001-11-20 07:4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外長唐家璇最近連續兩次對臺北當局擺出強硬姿態,絕非是意氣用事。作者認為,唐家璇直斥陳水扁「說謊」,意味著北京對民進黨政府已有定論,「聽其言、觀其行」的政策已經去掉一半,民進黨當局的口頭作秀更無效用。由此觀察,只要陳水扁繼續執政,兩岸關係就沒有突破的可能。

  在僅僅一個月的時間裏,中國外長唐家璇連續兩次在國際場合公開對臺灣民進黨政府大發狠話。首先是在上海亞太經合組織舉行會議期間,唐家璇在記者會上當著所有部長的面,以極為強硬的語調和措辭阻止臺灣經濟部長林信義發言。緊接著,上星期,唐家璇在聯合國紐約總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他「藐視」臺灣的陳水扁,從來不重視他的講話,因為他所說的都是「謊言」。

  對於唐家璇的強硬講話,外界很多人都感到驚訝和不解,並認為作為一個泱泱大國的外交部長,他理應避免發表有失身份的言論。特別是在臺灣,一些政界人士和部分媒體在作出強烈反應時,還提出了「唐家璇這是怎麼了」的疑問。甚至在香港某些媒體上,有人還寫文章要求唐家璇辭職,理由是,臺灣選戰正處於敏感階段,唐家璇的態度和言論有可能再次在臺灣民眾中引起反感,更有可能被民進黨大加利用。

唐家璇怎麼了?

  如同大多數人一樣,筆者也覺得,唐家璇外長的上述兩次講話都顯得強硬有餘。如果換作錢其琛,他恐怕就不會使用同樣尖刻的措辭,也不會對自己的態度不作任何修飾。

  然而,唐家璇和錢其琛即使有上述不同之處,那也僅僅是個人風格的差異。在唐家璇擔任外長之前,人們已經習慣了中國外交部長的溫文爾雅和不露聲色,一般人也都會認為,外交部長就應該是圓滑、儒雅的樣子。

  可是,在全世界,不用說外交部長,即使是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他們在外交場合發生明顯失態的事件也是常有的事。現代人大多都是健忘的,用不了多少時間,在事過境遷之後,一切的不習慣都會在腦海中煙消雲散。幾年前,法國一位女總理在某個國際場合毫不含蓄地表示瞧不起日本人,大罵日本人是一群「勞碌的螞蟻」。對於這件事,現在還有幾人記得呢?

  因此,過不了幾個星期,對於唐家璇如何如何地「霸道」,如何如何地「蠻橫」,所有人都會忘得一乾二淨。可是,有一個問題不能不搞清楚,用臺灣媒體上的話說,「唐家璇這是怎麼了」?

北京對臺政策的反應

  自從新中國建立以來,中國所有外交官都始終銘記周恩來當年提出的一個原則,那就是「外交無小事」。作為在那個時代成長起來的職業外交官,唐家璇在國際場合是絕對不敢意氣用事的。有人從上述兩件事情中就得出了唐家璇「不夠沉穩」的結論,那顯然是小看了他。誰都明白,在中國的政治環境裡,像日本外相田中真紀子那樣直率和愛耍性子的外長,基本上是不大可能出現的。筆者倒是真的希望,中國有一天也能出現這樣一位有如此鮮明個性的外長,而且還是個女性。

  因此,唐家璇根本沒有「怎麼」。作為外長,唐家璇的權力很大,但在中國龐大的官僚體制裡,他的授權卻有限。在北京政治事務中,臺灣問題是最為敏感和非同小可的重大問題之一。如果把唐家璇就臺灣問題發表的言論都記在他個人頭上,那就是對北京政治文化的極不瞭解。

  因此,不要問「唐家璇怎麼了」,而應該問兩岸關係現在到底怎麼樣了。唐家璇在斥責陳水扁「說謊」的時候,完全是脫口而出,不假思索。筆者可以斷定,這種評判在北京已經成了政治定論。換言之,唐家璇所說的話,就是中國最高領導層所說的話,只不過江澤民和朱鎔基不便於親自公開說出來而已。所以,有人高喊唐家璇「辭職」,那純粹是外行看熱鬧。

  北京公開把陳水扁定性為「說謊者」,這足以說明「聽其言、觀其行」的政策已經完成了一半。唐家璇說自己從來就不重視陳水扁說的話,意思就是說,陳水扁今後再講什麼,北京方面都一概不信。很顯然,北京堅信自己已經看穿和看透了民進黨政府。這就是唐家璇在評論陳水扁時,為什麼不留任何餘地、不給一絲一毫情面的原因。

  由於北京不再「聽其言」,兩岸改善關係的可能性已經減少了一半。這就意味著,民進黨政府不能指望用口惠而實不至的作秀方式來敷衍兩岸問題,任何口頭上的「善意」對北京來說都只是耳邊風。因此,現在不妨作出這樣大膽的預測,那就是,除非事態有戲劇性發展,否則,只要陳水扁繼續執政,兩岸和好的希望仍然是微乎其微。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