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工商銀行悄悄裁員

2001-11-07 01:14 作者:哈通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被拋棄的無奈,對未來的恐懼,幾十年的疲憊--過去被劃上了不完美的句號,生命開始無望地重複。

  「沒什麼可說的。夠標準就下去唄。」一種欲說還休的語氣。似乎後悔同意這次輾轉介紹的約見。她坐在北京朝陽公園的椅子上,大部分時間表情沉默。

  去年的這個季節,這樣的白天,這位銀行職員是不會有機會經常到公園閑坐的。她會坐在分理處的櫃臺後面,把電腦鍵盤敲得噼裡啪啦。實際上她很為此驕傲,在同齡人中,她是出色的,對付這些層出不窮的新玩意,她趕得上年輕人。當然,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她48歲了,儘管看上去年輕幹練。她以為會做到退休。一輩子做一件事情,雖然單調,卻也有圓滿的感覺。

  2000年秋天,中國工商銀行總行下發的一份文件終於讓傳言變成了現實,也終結了這個普通的銀行職員善始善終的期望。文件的主題是:鼓勵提前退休。

  按照文件內容,中國工商銀行的員工,類似她的級別,男50歲、女45歲以上,或者男30年、女25年以上工齡,滿足一條,都可以申請提前退休。

  她不情願地提出退休。「說是自願報名,可是你不報名行嗎?」她發現自己別無選擇。「重要的工作都不安排給你了,盡讓你幹些雜事。老有人開玩笑似的問一句:你什麼時候退啊?在家呆著多好啊!領導還會跟你談話:你考慮得怎麼樣了?」她所在的分理處,符合條件的共7人,只有兩人表示堅決不走。「沒意思了。」她評論道。

  按照規定,每月工資基本沒變,但是她體會不到不勞而獲的快樂。開始整天不出門。偶爾出門碰到鄰居問候:今天怎麼不上班啊?休假呢?她總是顧左右而言它。終於有一天說出了口:我不幹了!鄰居表情驚異:這麼年輕,不幹了?

  裁員:寧願做,不願說

  與國外企業不同,工行裁員的消息籠罩在神秘之中。幾乎沒有人願意就這個問題接受訪問。語氣或婉轉或堅決。答案只有一個字:不。

  「失業就業是關係到社會穩定的問題。我們寧願做,不願說。」工商銀行總行新聞處副處長介紹說。

  暗暗進行的「做」,在中國工商銀行總行的2000年年報上偶露端倪。這份充滿了希望、成績的資料中,出現了「人力資源管理與開發」的成果。

  「2000年,全行機構改革和人員精簡工作取得明顯進展。著重在組織結構和勞動用工制度等方面進行了改革,重點裁減了區域風險高、扭虧無望、重複設置的部分支行,同時著手建立了現代人力資源管理體制,拓寬員工進出渠道,施行由政策性減員向機制性減員的過渡。截至年末,全行共撤並13家二級支行、242家縣支行,淨減人員7.5萬人,減幅為12.8%。經過改革,逐步優化了勞動組合,初步建立了內部勞動力市場,人力資源的配置有所優化。」  

  裁員還會持續下去。2001年9月底的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了工行明年的裁員計畫。

  「中國四大國有銀行之一--中國工商銀行計畫在明年裁員3萬人,即員工總數的約7%,以增強與其他商業銀行競爭的能力。此次裁員將使員工總數降至約40萬人,而兩年前員工總數約在57萬人。工行副行長李禮輝說:我想我們必須減員,因為我們的資產可與如匯豐銀行等許多大銀行的資產規模相比,但我們的員工數目卻高出許多。」

  報導說:工行和中國其他大型商業銀行正努力轉型為現代商業金融機構,此次裁員為採取措施之一。

  這條有可能引起不安的消息曾被國內一家著名的新聞網站轉載,很快又被刪除。

  也許一切都可以解釋。一艘船,載了很多人,太多了。船可能沉沒。但是也許可以丟掉一部分人。船長該怎麼做?避免道德爭論的最好方法是:悄悄地做。

  不安的情緒早已瀰漫。

  「鼓勵內退」的文件出臺於2000年秋天,但消息從1999年底就開始在銀行員工之間傳播。這些備受關心的改革措施總是在醞釀階段就從各個縫隙透出,尤其是這種決定很多人命運的人事改革。

  等待入世的人才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工行正在多方努力以提高人才素質。但事情的殘酷之處在於:這一切有可能是為他人作嫁衣。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哈通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