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買房、炒股、養「小蜜」 戒毒專家成大毒梟

2001-10-26 06:3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4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製造、販賣毒品罪一審判處劉應泉死刑,以販賣毒品罪一審判處同案犯宋文江有期徒刑12年。

在法院的暫押室而不是研究所的研究室裡見到「戒毒專家」劉應泉,不由人不感到痛心。這位中國中醫研究院中藥研究所的研究員,這位曾經承擔過多項重大課題的59歲的醫藥專家做夢也沒想到,金錢就像他製造的毒品一樣,在美麗的誘惑後面隱藏著死神的面孔。他顫抖著在判決書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癮君子床頭的神秘藥瓶

2000年12月27日上午10時,海淀分局刑偵支隊緝毒隊偵查員得到消息,住在海淀區復興路的無業人員姜某有吸毒行為。

當日下午1時30分,姜某正在家裡與朋友一起吸毒,偵查員突然敲響了她的房門,在姜某的桌子上還擺著來不及藏匿的吸毒用具。這時,一個褐色的小藥瓶引起了偵查員的注意,他指著裡面紅白相間的膠囊問姜某:「這是什麼?」姜某回答:「毒癮消。」

偵查員拘留了兩個癮君子後,立即把起獲的「毒癮消」膠囊送去化驗。化驗結果,膠囊裡竟含有國家規定管制的麻醉藥品美沙酮,含量高達2.3%。經常服用這種麻醉藥品,也會形成癮癖。

經過進一步訊問,姜某交待,「毒癮消」是她以每瓶180元的價格從一個叫宋文江的人手中購買的。「這種藥他一般每瓶賣250元,因為常買,他給我的價錢稍低一點。」

「姜某,你明天給宋文江打電話,就說再要兩瓶藥。」按照偵查員的部署,一張大網悄悄張開了。

毒販子供出製毒元凶

2000年12月28日晚7時,姜某和喬裝改扮的偵查員來到宋文江的家中購買「毒癮消」。正在「交易」之時,警察破門而入,當場起獲20多瓶、400多粒「毒癮消」。

47歲的宋文江曾經兩次被勞動教養,還曾因詐騙罪被判刑10年。刑滿釋放後他仍然不務正業,通過他這個中間人,不少癮君子迷上了「毒癮消」,他自己也從中獲利不菲,一瓶藥就能掙近百元。

出乎意料的是,宋文江出售的「毒癮消」竟全部是從中國中醫研究院研究所的研究員劉應泉那裡買來的。

「劉應泉說這是一種戒毒藥,我曾經拿著這種藥去山西的一家戒毒所推銷,他們檢驗後說裡面有美沙酮,是國家管制的麻醉藥品,沒有要。後來我就把它賣給了吸毒的朋友。我曾經看到劉應泉用一塊木板鑽上小孔,做膠囊殼,然後加入藥粉就行了,非常簡單。」

製毒原本為撈名

59歲的劉應泉畢業於上海第一醫學院,畢業後一直從事中醫藥研究工作,還曾經參加過腫瘤防治等9個重大課題的研究。

1994年開始,劉應泉對戒毒藥品的研究發生了興趣。他研製成功了一種戒毒新藥「毒癮消」,這時的「毒癮消」還是一種純中藥製劑,裡面不含美沙酮。他的這個項目獲得了研究所的批准,不久就在雲南的一家戒毒所進行了臨床實驗,劉應泉也以研究人員的身份赴雲南考察。可是這種藥的效果並不明顯。如果加入美沙酮,其麻醉性可以使吸毒者暫時忘記海洛因,但是也可能轉而形成新的依賴。得到這個信息後,他以科研為名,從戒毒所裡拿了20片美沙酮,回到北京後就開始潛心研究美沙酮的製造方法。1996年,他終於「破譯」了美沙酮的生產工藝,利用從化學試劑店買來的藥品自己生產出了美沙酮。

他把自己生產的美沙酮添加到原來的「毒癮消」中,在沒有獲得任何批准的情況下,開始生產這種所謂的「戒毒藥」。他還把新的「毒癮消」作為自己的科研成果上報到有關部門,甚至通過了專家評審。身為藥品專家,他當然知道麻醉藥品美沙酮不是可以隨便使用的,他在相關的報告中閉口不提這種「毒癮消」中含有美沙酮,但在向國家申請生產批號時,「毒癮消」中含有的美沙酮被查出,沒有獲得生產許可。

研究員家成了毒品工廠

「潛心」研究的成果沒有獲得合法身份,劉應泉很不甘心。他索性在自己家裡開始了毒品生產。

劉應泉最早研究的純中藥「毒癮消」的臨床情況曾經在某中藥雜誌上發表,廣東某戒毒所慕名向他討教,他卻把含有美沙酮的「毒癮消」賣給了人家。1998年,他通過一個朋友(也是吸毒者)認識了宋文江,就把自己研究的「戒毒藥品」推薦出去,宋文江很快為他找到了買主。眼看著這種黑市藥品為自己帶來了滾滾財源,他也就不再提「毒癮消」的生產許可一事,而是把租住的東直門南大街的一所房子和用贓款買來的朝陽區東旭花園的房子變成了地下加工廠,夜以繼日地生產毒品。為了擴大生產,他還通過在承德某藥廠工作的熟人委託該藥廠加工美沙酮,打出的旗號是生產戒毒藥。

毒資用來買房、炒股、養「小蜜」

劉應泉本來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一個女兒出國留學,另一個在公司工作。他的妻子也是科研人員。得知丈夫在加工管製藥品,妻子百般規勸,可是此時的劉應泉早已被金錢迷住了眼睛。他瞞著妻子,繼續鋌而走險。成為階下囚後,回憶起妻子的規勸,他竟說:「我們的矛盾就在於她的膽子太小,而我的膽子大。」

讓一向遵章守法、埋頭科研的劉應泉膽子大起來的是「毒癮消」帶給他的暴利。儘管過去開公司他也賺過些錢,可是在製毒的巨大利潤面前,他最終還是放棄了自己的良知。

劉應泉生產一粒「毒癮消」成本只有2元,可是宋文江從他這兒購買的價格是每粒8元。一瓶「毒癮消」裡面裝15粒膠囊,這樣一瓶藥劉應泉可獲利90元。劉應泉前後共生產了十幾萬粒藥品,出售中獲利30余萬元。他在東旭花園購置的三居室的住房和他在股市上20多萬元的投資都源自於此。

劉應泉被抓獲時,偵查人員在他的兩處住房內搜出了3大箱、29公斤「毒癮消」,其中含美沙酮941克,還起獲了大量半成品和製毒工具。
另據某報報導,除了製毒,劉應泉還有兩個「小蜜」,她們均是外地醫院的大夫,對劉應泉的「製藥特長」崇拜得五體投地。金錢似乎真的讓他得到了曾經嚮往的一切,醺醺然的劉應泉在年近花甲的時候又找到了「感覺」,他甚至誇口說自己連偉哥也能生產。

癮君子為何「鍾情」「毒癮消」

劉應泉當然知道製毒的下場,所以從堂堂的研究員墮落為製毒犯後他仍矢口否認自己生產的是毒品,他甚至把自己描繪成拯救吸毒者的神醫,還把每粒6元錢的暴利說成是為了收回成本。實際上,在明知美沙酮是國家管制的麻醉藥品的情況下,他的所謂「戒毒」不過是在用一種新的毒品繼續麻醉無知者的身體和心靈。

劉應泉生產的「毒癮消」有兩種,一種是紅白膠囊,其中的美沙酮含量較高,一種是藍白膠囊,美沙酮含量較低。紅白膠囊的銷量特別好,而藍白膠囊幾乎無人問津,原因就在美沙酮的含量上。

購買劉應泉的「毒癮消」的都是些癮君子,他們買藥名義上是為戒毒,實際上是把「毒癮消」當成了毒品的替代品,尤其是對那些囊中羞澀的癮君子來說,價格相對便宜的「毒癮消」的確能解燃眉之急。

根據國家對麻醉藥品管理的有關規定,阿片類、可卡因類、大麻類、合成麻醉藥及衛生部指定的其他易成癮癖的藥品、藥用植物及其製劑都屬麻醉藥品。國家之所以對這些藥品嚴加管制,就是因為這些藥品會成為癮君子的替代品。據瞭解,在我國農村一些地區,因為無錢吸毒,癮君子們甚至會把止痛藥、止咳糖漿作為代替品。劉應泉製造的這種毒品,雖然和常見的毒品不同,但是一旦吸服上癮,也同樣會危害人的健康。


消息來源:北京晨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