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78歲老母狀告千萬富翁兒:你為何不來看我  

2001-08-05 21:1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78歲的谷玉蓮老人在鄉親們眼中應該是幸福的──4個兒子都是當地有名的富裕戶,大兒子朱青鋒的資產更是超過千萬。辛勞一生的谷玉蓮按理說應該能夠安享晚年,可老人卻不得不為了要求大兒子每半年探視自己一次以解思子之苦,以及每月200元的贍養費和一壺油、一袋面,而與其對簿公堂。8月2日,陝西省武功縣人民法院普集法庭開庭審理了此案。

  谷玉蓮是咸陽市武功縣薛固鄉寺背後村人,朱青鋒是她與前夫所生,與前夫離婚後,她和同村的朱玉傑結合,生有3個兒子。大兒媳朱美麗是從四川逃難過來的,6歲起就被她收養。谷玉蓮的丈夫朱玉傑原係興平秦嶺機械廠模具工,回鄉後潛心研製成建築用的打夯機。1980年,谷玉蓮東奔西走借了約10萬元錢,利用丈夫的技術在周至辦了家建築機械廠,到1986年,資產已增至100多萬元。

  谷玉蓮在呈交給武功縣人民法院的民事訴狀中稱:「為了加快企業的發展,擴大經營規模,1986年9月,由我主持作證,將廠內的大部分設備、材料、資金、產品交與大兒子朱青鋒經營,隨後,被告(朱青鋒)向我承諾,同意每月負擔我和丈夫各200元,一袋麵粉,一壺菜油。」

  1986年10月,廠子遷到了武功縣貞元鄉,在朱青鋒的經營下資產已逾千萬,但朱青鋒對母親的承諾卻從未兌現。谷玉蓮稱,她因冠心病曾多次住院治療,花費巨大,可朱青鋒只給了很少一些錢,其餘的由其他幾名子女墊付;每月的錢、面、油也沒有拿來。更令谷玉蓮傷心的是,四五年來,朱青鋒總不來看望她,她去廠裡也見不到兒子。她想兒子,也想她從小帶大的孫子孫女們。提起這些,谷玉蓮便忍不住落淚:「我整日地想我娃,一見娃,我

  病也輕鬆了。我也沒得罪娃,娃的心咋就離了呢?娃呀,媽有啥不對的地方,你就見見媽,給媽指出來。」

  事實上,谷玉蓮現在的生活有其他幾名子女照顧,日子並非過不去,她之所以提起訴訟,是希望「逼」朱青鋒來看自己,即使在7月8日法院受理了她的訴訟請求後,她還一直渴盼能與兒子面對面地溝通,達成庭前和解。但她失望了,直到8月1日晚,她也沒能盼到兒子。8月2日上午9時,在武功縣人民法院普集法庭,老人還到處張望著找兒子,但朱青鋒並未出庭,只有他委託的兩名代理人到庭。

  在法庭上,失望到極點的谷玉蓮老人提出訴訟請求:原告支付自己與丈夫的生活費、醫療費以及喪葬費,責成被告半年探望自己一次,不要無理阻攔孫子前來探視。谷玉蓮的委託代理人張斌在代理詞中提到了兩個引人注意的細節:「原告以多病之軀前往貞元討要生活費,被告破口傷人:『你咋不死去!』被告新買的桑塔納2000轎車放在廠裡卻不送老娘,讓其顫巍巍走至候車處,坐公共汽車輾轉返家。」

  朱青鋒的委託代理人當庭請求法院駁回谷玉蓮的訴訟請求。對谷玉蓮所講的朱青鋒當年承諾每月給「200元錢、一袋面、一壺油」,朱的答辯書中稱這「是虛構的,不允許子女探望她也是虛構的。至於將原建築機械廠部分財產配給答辯人,那是由於答辯人長期在該廠擔任高級管理人員而應得的報酬。」朱青鋒還認為自己已對谷玉蓮盡了贍養義務。答辯書說:「根據我不完全統計,自1986年至2000年,我給她的現金不少於11萬元,其中7萬元用於日常生活,4萬元用於治病。」但據谷玉蓮的二兒子朱冰峰講,這些錢中的10萬元用來償還了當年建周至縣建築機械廠欠下的債務。

  8月2日上午,這起案件的一審結束,法庭進行合議,決定擇日宣判。

  3日下午,記者前往朱青鋒任董事長的陝西省咸陽渭河建築機械有限公司採訪,從門衛處得知,朱青鋒夫婦已於8月1日去了成都。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