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失踪的女孩 被卖给了脱衣舞团(图)

那些失踪的人,去了哪里?

2019-10-23 10:12 作者:李幺傻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每年会有多少人失踪?他们都去了哪里。
中国每年会有多少人失踪?他们都去了哪里。(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19年10月23日讯】那一年,我写了一篇报道,在陕西的一座黑煤窑里,几十名挖煤工被救出。

第二天,因为要做后续报道,我走进了其中的一户挖煤工家中采访。

那名挖煤工家在商洛山区,他三年前在西安火车站被人骗走,骗到了铜川一座黑煤窑里。

三年里,他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昼夜不息地挖煤,他的身体已经严重透支,身上患有多种疾病。他的头上有几处秃斑,那是被监工用煤块砸破后留下的。

他思维迟钝,语言退化,在接受采访时,我需要一遍又一遍地问他,他才能想明白。

那天,我采访了三个小时。

在这三个小时里,有五个人走进了他家中,拿着照片,让他看看是否认识照片中的人,这些人是不是和他在一起挖过煤?

照片中的五个人,都是周围村庄的人,他们在这几年里,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有的是在上学的路上失踪,有的是在赶集的路上失踪,有的是出外打工失踪……

那天,我异常震惊。仅仅方圆十里内,在短短的几年里,就至少有五个人失踪。

我在想:中国每年会有多少人失踪?他们都去了哪里。

两年后,我采访到了另一个人。

这是一个女孩,当年19岁。

她在17岁那年冬天的一个午后,独自走在上学的路上。

和同班的很多同学一样,他们住在学校,每周回一次家,回家后带上干粮,又回到学校。

他们的名字叫住校生。现在还有住校生。

凡是住校生,都是家在农村的孩子。

这天,她走在上学的路上,看到迎面开来了一辆面包车。

面包车在她面前停下来,车门打开,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他微笑地向她问路。

对于涉世未深的女孩来说,中年大叔的微笑是最让人放心的。

她刚刚回答完毕,大叔突然凶相毕露,将她一把推到了车门口。车厢里,一个年轻男子将她一把拉上去。

面包车开走了。那个年轻男子对她面孔扭曲地低吼:不准喊,不准哭,你敢哭喊,我就一把掐死你。

那天,面包车开了很久,面包车里的她双眼蒙蔽。

她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后来,她被卖给了一家跳脱衣舞的草台班子。

中国的很多行业,都带有地域特点。从事某种行业的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

在民国时代,耍猴的,都来自河北吴桥;开票号的,都来自山西平遥;卖干果的,都来自山西汶水;开饭馆的,都来自山东烟台……

现在,当假和尚的,来自河南宝丰;做旧骗钱的,来自河南禹州;电信诈骗的,来自湖南双峰;代孕生娃的,来自湖南邵阳;当职业乞丐的,南方的来自安徽阜阳,北方的来自甘肃文县……

流浪全国跳脱衣舞的草台班子,也来自河南宝丰。

你咋知道?傻哥是职业暗访记者。以上都暗访过。

职业暗访记者,和职业妓女一样,都是在某一方面有精深造诣的。

脱衣舞就不详叙了。那些年里,城市郊外的建筑工地旁,一到夜晚,就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脱衣舞娘粉墨登场。

这个女孩跳了两年脱衣舞。

和那个黑煤窑里的矿工一样,一个出卖体力,一个出卖身材。还和那个黑煤窑里的矿工一样,他们都被限制了自由,他们都身无分文。

两年后的一天,这个草台班子来到了一座南方城市,我在这座南方都市做暗访记者。

当天晚上,表演完了脱衣舞,趁着那些人都熟睡后,她逃走了。

她在夜色中惊慌失措地奔逃,慌不择路,她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要逃往那里。偌大的城市,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拂晓时候,城市大街小巷的报刊亭开始忙碌了,报刊亭里摆放着刚刚印出来的,还散发着墨香的报纸。报纸的封面上,都印着报料电话。报料电话,都是免费的。

她一看到报纸,立刻有了主意。

她记住了报料电话,来到IC电话机旁,拨打了报社的电话。

那天晚上,我在报社值班。

我一接到这个电话,就知道这是一个好线索。我对她说:“你站着别动,我马上过来。”

然后,我就把她接到了报社。

再然后,报社给她买了车票,送她回家。

那个草台班子,看不到她后,早在当天黎明时分就逃走了。

比起黑煤窑和草台班子,更令我震撼的是贩卖婴儿团伙。

那一年春节过后,我坐在从北方返回南方的绿皮火车上。

那时还是春运高峰,绿皮火车上站着的,坐着的,座位下躺着的,全是人。就连厕所里,也站满了人。

我和一个身形彪悍的男子,面对面,身贴身,站在过道上。

我们是老乡,很自然地互相递送香烟,很自然地开始聊天。

我是暗访记者,但我没有说自己的身份,我在外面从来不说自己是暗访记者,我说我是公司保安。

他很不屑一顾地笑了:保安一月能挣几个钱?

我们聊了很多,从陕西的羊肉泡馍到山西的刀削面,从河南的卖血群落到安徽的医托集团,我们谈得很投机。他很自豪地问我:你猜猜我是干啥的?

我说:猜不出。

他说:以后再告诉你。

临下车前,我们互留电话。

我知道这个男人身上有故事,他肯定从事着不见阳光的行业。多年的暗访记者已经练就了我一双识人的眼睛。我相信他还会联系我。

果然,在我回到报社后的十天左右,他打来了电话,约我出去一起吃饭。

那天,吃完饭后,我带他来到了我在城中村租住的房间里。

那间房子一月租金80元,里面小得只能放下一张床。

我是没有编制的流浪记者。流浪记者是一种表面风光、内心凄凉的职业。我常常为了吃一碗面而犹豫再三,那时候一碗面条八元钱。

在出租房里,他告诉我,他给我介绍一笔生意,比当保安来钱快多了。

他说的生意让我震撼万分:偷孩子。

他说,偷一个男孩可以卖三万元,偷一个女孩可以卖两万元。“只要偷一个娃,就顶你干一年。”

这是十年前的价格,现在价格肯定上涨不少。

他告诉我:偷孩子,最好的地点是城中村和城乡结合部。城中村的道路四通八达,只要把孩子偷到手,一转身就找不到了。城乡结合部管理混乱,一上车就逃走了。

他还说,如果我胆子小,不需要我动手,只要我告诉他这个城中村的哪家有娃,他们偷走了,也会给我分钱。

后来,我了解到了他们偷娃的招式。

他们有好几个人,有像他这样凶神恶煞的歹徒,也有慈眉善目的老年妇女。

他们分工协作,下手的目标,是老年人带着的孩子。

老年人警惕性差,反应慢。

城市里有大量的打工族,夫妻两个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拼死拼活,把孩子交给年老的父亲或者母亲。

慈眉善目的老年妇女先和带孩子的老年人套近乎,在老年人丧失警惕后,凶神恶煞的歹徒就下手偷走孩子。非常快,前后仅需两分钟。

有时候,他们会在城中村游荡,看到谁家房门打开,孩子熟睡,床单一裹就抱走。这个更快,前后仅需一分钟。

他们把孩子叫“货”,不叫娃。

他们手里有货后,就有人和他们联系。

孩子很快就被“专车”带到闽南一带。闽南人极为看重香火,家里没有孩子的,一定要抱养孩子;家里有一个孩子的,还要有第二个孩子;家里有女孩的,一定要有个男孩……

丢失的很多孩子,都被卖到了这里。

有一年,我在天涯网站上写帖子。我在天涯上幸得薄名,积累了几百万粉丝。

我写到了人贩子,写到了人贩子把孩子卖到了闽南。

有好几个人回帖骂我:孩子放在穷逼家庭里忍受贫穷,还不如卖到闽南享受幸福。

有一部分中国人的三观和心灵已经完全扭曲。

每一个孩子丢失,都标志着一个家庭坠入了痛苦的最深渊。

悲莫悲兮生别离。

孩子被卖到闽南,这还不算最痛苦的。

最痛苦的,莫过于采生折割。

我曾暗访过采生折割,也在书中写到过采生折割。

采生折割,是丐帮流传几百年的一种极端残忍的生存方式,把人的手脚生生折断,长成奇形怪状的样子,然后骗取人们的同情心来行乞。

那一年,我采访一个女子,她说起了她们小区的一件奇事。他说对面楼层里住着一个瘸子,和瘸子住在一起的,还有十几个残疾孩子。

我一听,就知道有问题,这是重大新闻线索。

我开始了暗访。

瘸子是这个职业乞丐团伙的帮主。他的手下除了那十几个残疾孩子,还有几名打手。

打手手脚健全。

每天天没亮,打手开着面包车,拉着这伙残疾孩子,一个街口放一个,让他们行乞。

打手在暗中窥视监视。

到了黄昏,打手又开着面包车,将这些残疾孩子一个个接回来。

那些孩子都手脚变异,他们甚至不能正常行走。这就是采生折割。

我掌握了证据后,立即前去报警。

采生折割写在当代题材的《暗访十年》中,出版的时候被删除;后来我写在民国题材的《江湖三十年》中,才得以顺便出版。

据说,中国每年丢失儿童20万,找回来的还不到200个。

千万千万要照看好你的孩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