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奉阴违 周恩来是怎样出卖贺龙的?(图)

2019-06-25 00:30 作者:刘大风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贺龙跟随周恩来一起会见外国来宾。(网络图片)
贺龙跟随周恩来一起会见外国来宾。(网络图片)

中共元帅贺龙文革中死得非常凄惨,只是他在临死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被谁出卖了?历史的真相是周恩来不仅出卖了贺龙,而且还奉命向贺龙谈话。然后亲自派人将贺龙夫妇送到西山隔离审查,而不是中央军委工作人员趁周恩来不在家时带走的。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文革开始,以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党集团祭旗,矛头直指“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同时,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副总理兼体委主任贺龙元帅,遭到揭发诬陷,指其配合彭真企图搞“二月兵变”。康生等人乘机借题发挥,组成专案调查组,贺龙遂被中央军委隔离审查,囚禁在北京西山(香山)。囚禁期间,贺龙遭到非人待遇,残酷折磨,于一九六九年六月九日含恨死去。

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林彪等人乘机出逃,在温都尔汗机毁人亡。这一震撼事件,令毛对老帅、老干部的态度有所改变,区别对待。同年十一月,亲自为“二月逆流”事件平反。出席陈毅元帅追悼会,周恩来总理才派人寻回贺龙夫人薛明,交待她将贺龙受迫害至死的详细情况写成材料,向中央申诉。周恩来看了薛明的材料,才知道贺龙受折磨之惨死状,非常震惊和难过,不禁老泪纵横。

周恩来向贺龙遗像七鞠躬

毛泽东看过薛明材料后,表示:“我看贺龙搞错了,我要负责。”随后在周、邓一再督促之下,贺龙获得了平反昭雪,于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九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为贺龙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在贺龙追悼会上,出席者面对贺龙骨灰盒三鞠躬,惟独周恩来一反常态,一连鞠了七个躬,悲痛不已。为什么?因为贺龙受迫害惨死与周是有一些关系的,周恩来是在赎罪,悔恨交加。请求死者的原谅。

关于文革中贺龙受诬陷、迫害的情况,中共中央《关于为贺龙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中说:有一次贺龙去中南海游泳,碰见毛泽东,毛对贺龙说,现在外面有一些传言(指二月兵变事),对你非常不利。贺对毛云,“主席啊,你看我该怎么办才好呢?”毛说:“我看你还是先躲避一下,过了风头再说。”贺听了毛的话,考虑再三,决定去周恩来家躲避。贺龙夫妻二人到达周家,周恩来知其来意后,对贺说,“那就先在我家暂时住下吧。”后来林彪派中央军委人员,手持公函,趁周不在家之时,将贺龙夫妻带走,从此下落不明。

毛泽东害怕贺龙的土匪脾气起来造反

按中共媒体的宣传,好像贺龙受迫害仅是林彪所为,毛不知道,周也无关。但这纯属掩饰之辞。广州《南方周末》2009年10月1日载《贺龙:国安定,家就安定》一文指出,毛在一九七三年末中央军委会上说过一句话:我听了林彪一面之辞,所以我犯了错误。这说明林彪诬陷迫害贺龙,是毛批准同意的。林彪也心知肚明,知道自己是毛手中的枪杆子。林彪曾经在读书杂记中告诫自己:主先臣后,切勿臣先抢先。也就是决不先出头,毛泽东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因此,若不是毛的意旨,林彪就不可能擅自对同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贺龙施以诬陷迫害。

毛泽东为什么要迫害贺龙呢?

原来毛贺关系不错,毛非常喜欢他、信任他,他也敬佩毛,对毛言听计从。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会之后,毛泽东开始对刘少奇等人不满,六四年“四清运动”,他与刘少奇之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撕破了脸面,他有了除掉刘少奇等人的念头。林彪早就察觉到毛的心思,在军队大讲突出政治,树立毛泽东的绝对权威。总参谋长罗瑞卿却大搞军事比武活动,对林彪的突出政治有所冲击。毛要发动文革,依靠枪杆子,必然要首先拔掉罗瑞卿这面“白旗”。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八日,毛泽东在上海主持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对罗瑞卿进行突然袭击,林彪、叶群、吴法宪、李作鹏等人诬陷罗瑞卿反对突出政治,篡权反党,将其踢出中央军委,由杨成武代理总参谋长。但刘少奇、贺龙和罗瑞卿等人,会前均不知道会议内容与议题。刘少奇还向贺龙打听,贺说:“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晓得。”可见毛泽东当时对贺龙已经有戒心了,失去了往日的信任。当然,贺龙与罗瑞卿共事多年,关系良好,要打倒罗瑞卿,也自然有些不同的看法,但因跟随周恩来多年,学会了隐忍不发。打罗不积极,必引起毛泽东对他的疑虑。

随着文革深入发展,毛泽东抛出“炮打司令部”大字报,斗争目标直指刘少奇、邓小平等人,引起中共老帅和老干部的议论与不满。毛知其他人掀不起大浪,惟独对贺龙这个草莽英雄不放心,怕他土匪脾气上来后会造反。因为他在军中有势力。毛也没有他的什么把柄,公开打倒他不行,不如跟他玩阴的,让他神秘消失。然后将不被信任的军队干部通通诛连,一网打尽,扫除军中阻力与障碍。于是乎就叫他暂时躲一下。毛心里很清楚,贺龙肯定会去找周恩来拿主意。没想到周前脚让他避难,后脚马上告诉了毛泽东,于是,贺龙被周出卖,在劫难逃。

周出卖证据:亲送贺龙隔离审查

周向毛出卖贺龙,是有根据的。薛庆超《从文化大革命爆发到林彪事件》一书中云:贺龙在中南海周恩来家中暂避时。周和李富春奉命于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九日正式与贺龙谈了一次话,周说本来这次谈话的还有江青同志,但她临时说有事不来了。周恩来告诉贺龙:林彪说你在背后散布他历史上有问题,说你在总参、海军、空军、装甲兵、通信兵到处伸手,不宣传毛泽东思想,毛主席百年之后他不放心。还有,关于洪湖肃反扩大化问题,你、夏曦、关向应都有责任。贺龙想向周恩来说明:这些都是林彪对自己的陷害。但周紧接着:说你不要再说了。毛主席不是保你嘛,我也是保你的。给你找个地方,先去休息一下,等秋天我去接你回来。最后,周对贺龙说:要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第二天凌晨四时,周恩来亲自派人将贺龙夫妇送到京郊香山附近象鼻沟的一个地方。

这与为贺龙恢复名誉的通知中的说法完全两样。显而易见,周恩来不仅出卖了贺龙,而且还奉命向贺龙谈话。然后亲自派人将贺龙夫妇送到西山隔离审查,而不是中央军委工作人员趁周恩来不在家时带走的。

周恩来紧随毛林,排名第三。为什么不能够保护贺龙这位莫逆之交呢?这是因为毛泽东刚愎自用,又记恨心极强,谁反对过他,一辈子都记得。早在江西时期,周恩来曾反对过他,他记住了几十年。1949年后,他曾在高层会议上当面指着旁边的周恩来不留情面地说:他反对过我。周与知识份子关系密切,也引起毛的嫉妒和不满,他发牢骚说:什么都是西花厅(周办公处),哪有颐年堂(毛办公处)。西花厅车水马龙,颐年堂门可罗雀。(赵家梁、张晓霁:《高岗在北京》香港大风出版社2008年版)

一九五七年反右,不少知识份子右派,是周交谊深厚的老朋友,对周打击甚大。五八年一月南宁会议上,毛清算周五六年以来的反冒进错误。当众斥责周恩来离右派只差五十步,整得周恩来灰头土脸。

从此以后,周恩来对毛泽东俯首贴耳、言听计从,不敢再有半点违拗和隐瞒,像一个透明的玻璃人,“无限忠于”毛泽东。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也看出毛周的关系:在毛泽东面前,周恩来好似一位笨拙的秘书,正在服侍一位出名的国会议员。

如果不是周恩来如此惧怕毛泽东,像一只绵羊那样温顺,恐怕毛也不敢悍然发动文革。中共党内早就有人非议过周恩来在文革时的作为,甚至认为他是毛泽东的帮凶。他连自己的弟弟都没有加以保护,怎么可能去保护贺龙呢。他出卖朋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李志绥在《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中披露,他就出卖过李志绥,向江青告密,还美其名曰:对党组织要忠诚坦白。

假如贺龙不去周恩来家躲避,或者是被周恩来拒之门外,能不能逃过一劫?当然,也很难说。刘少奇都在劫难逃,谁能保住贺龙?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