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有哪三层不同的境界?(图)

2019-05-10 07:52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立学以读书为本。
立学以读书为本。(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pxhere)

袁枚曾说:“读书不知味,不如束高阁,蠹鱼尔何如,终日食糟粕。”读书的人和不读书的是不一样的。而会读书的人和不会读书的人也是不一样的。

清代文学家张潮在《幽梦影》中将读书分为了三个境界

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

一本书,就像一轮月亮。站在窗户的后面,只能从缝隙里见到月亮的一部分。年少时读书也是如此,因为自身阅历有限,读书并不能一探全貌,如同管中窥豹。

厚厚的一本书读完,也只是一知半解。

苏东坡年轻时读了一些书,同辈的人无人能及。他有些自得地在家门口贴了一幅对联“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一位年过70的老者上门拜访。他随手递出一本书,苏东坡却一字不识。苏东坡窘迫得满脸通红,赶忙将门口的对联改成了“发愤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

学海无涯,年轻时却容易骄傲自满,闹出纸上谈兵的笑话。年少时读书的最好方法,是意识到世界的广大,克制住自得意满,然后带着好奇去窥见书中的世界。

虽然一时无法深刻理解,但你读过的书会沉淀在血肉中,成为一个人的底气。

北宋大诗人欧阳修有一句名言: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书读得多了,自然就能走得更远、站得更高。学如弓弩,才如箭簇,识以领之,方能中鹄。

年少时的读书,虽然如同隙中窥月,并不能享受完整的月亮。但是读书是一生的修行,只有从小根基扎实,才能撑开缝隙,见识到广阔的世界。

范仲淹在南郡求学苦读五年,每日靠稀粥餬口,没有脱衣服睡过一个安稳觉。苏东坡读经典总是边抄边背,直到烂熟于心,无一字差失。汉代大儒董仲舒一生埋头苦读,三载不窥园,十年磨一剑。

读书的第一个阶段,最重要的是莫自负,扎根基。如此才能开阔眼界,才会对世界充满敬畏。

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

人到中年,走出房门,站在庭中;抬头仰望,明月当空,一览无遗。月亮虽然遥远,却让人无比向往。

走出了房门后,外面的世界增长了我们的阅历,对书本的理解才能愈发深刻。元朝画家王冕少时总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苦读科举文章,然而参加科举,却屡试不第。

在最后一次落榜后,他终于大彻大悟,明白关在屋子里是做不出学问的。他回到家里,一把火烧光了自己所有的举业文章。然后穿着木屐蓑衣,骑着黄牛,诵读《汉书》,一路高歌而去。

他走过大漠孤烟,遇见山川湖海。笑过王侯将相,尝过悲欢离合。书本在边走边读中,变得越发厚重。

黄河决堤时,黎民四散,《蒿里行》中“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突然从心底浮现。在“人四等分”的元大都,六月飞雪的窦娥冤仿佛就在眼前。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人总是走着走着,突然就读懂了某个句子。

当你放下对过往的执念的时候,你突然就懂了“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当你在他乡漂泊,你忽然就明白了“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山川是不卷收的文章,日月为你掌灯伴读。

读书就是带着自己的阅历,去欣赏别人的文字。夏虫不可语于冰,你有多少深浅,就能在书里碰撞出多少火花。读书的第二个阶段,是经世致用,是边走边读,将知识刻入生活里,让生活散发出书香。

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

人生行至暮年,一切都变得通透。能够以释怀的心态把玩书本,以我观书,以书观我,方能得书中三味。

陶渊明在《五柳先生传》中说自己:“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常着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

人至黄昏,已经少了争名逐利的心,大多带着一些玩味的心态。读书切戒在慌忙,涵泳功夫兴味长。这份通透往往只有遍历一生,才能在最后拾得。

马未都曾经说过:“人活著有三重追求,第一重是趋利,第二重是趋名,第三重是趋静。”当你真正爱上了读书,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光,便达到了读书的最高境界。

文天祥在遗言中说:“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我们读的所有的书,最终的目的都是读到自己。

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人生匆匆,我们的人生书已经通透。我们在书里欣赏了大千世界,万般人生,才能选出我们最喜欢的那种。而不读书的人,只能活出无法选择的一种。读书读到最后,都读懂了自己。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爱上书的人,往往都能欣赏上自己。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