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不再有,希望在臺灣!(圖)

2019-06-08 08:05 作者:曾節明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臺灣 習近平 川普
「六四」三十週年前夕,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打破顧忌高規格會見民運人士(中華民國總統府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6月8日訊】最近張傑博士在博訊推出大作,宏篇大論什麼「再發生八九民主運動,習近平是開槍還是開溜?」

余不禁慨嘆於張博士等大批異議人士孜孜不倦的「幻想」精神,浮想聯翩地沉湎於不可能再發生的事情,就好比以吸毒來獲取「幸福」感,如果中國反對派繼續沉湎於此,樂此不疲的話,那真是無望了!

為什麼「八九」式的民主運動不會再有?因為今天的中國社會,已經沒有了發生「八九」式民運的社會道德基礎,對於此因,余在拙作《「六四」不會再來,中共滅亡方式將出人意料》已經詳做分析。「六四」屠殺後三十年來,中國大陸為何再也沒有民主遊行示威?其主要原因有:

一,「六四」屠殺後中共重新大力加強愚民洗腦,從江澤民開始,中共以反美日、反西方的偽民族主義對民眾厲行洗腦,成效斐然,導致「八零後」、「九零後」群體腦殘憤青遍地……

二,從1992年開始,一定程度地開放民間市場化閘門,提高知識份子待遇,放縱色情業,以物慾腐蝕精英知識份子,「成效卓著」,導致中國知識份子群體喪失理想主義,整體墮落,八十年代那種有理想、有道義擔當的知識份子群體消亡;

三,中共成功地建立了「大維穩體系」,以龐大的人力、物力、財力(以不斷擴編的「國保」體系為代表),以高科技手段,對社會實行全方位、精緻化的監控,「將任何不穩定因素扼殺在萌芽狀態中」,使得國內反對派的組織和行動極為困難,基本陷入停滯;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因素,「六四」三十年來,中共已經摧毀了中國社會再次發生「六四」運動的社會道德基礎:

如今的中國大陸社會,人心冷漠,見死不救普遍成風,一盤散沙成粉末狀,人與人之間毫無共識,相互仇恨,像八十年代末那種追求自由民主的社會共識,早已蕩然無存;社會誠信淪喪,假鈔和假冒偽劣毒商品充斥,「人人害我,我害人人」之風興起,中國人之間以鄰為壑,幾乎每一個都是一臺個人利益最大化的計算機,而不再有絲毫的公義精神和社會擔當。

而自由民主事業,是一種需要公義精神和社會擔當的理想主義事業,個體利益最大化算計的結果,必然是:搞自由民主的是神經病!

試問今天的北京市民,還有1989年時那種傾城聲援學運(連小偷都罷偷參加)的道德激情嗎?還有冒著槍林彈雨救死扶傷的義氣嗎?早沒了,今天誰還上街為自由民主而遊行,必然被民眾視作神經病,甚至比維權上訪的訪民「冤民」還要不被人理解;對舉牌裹狀紙的「冤民」,旁觀者還會說:咳,這霉鬼真是可憐吶!被人搞慘了...說不定還會施舍幾塊錢;

而對穿著「六四」、「自由民主」T恤的遊街者,大多數人一定鼻子裡一哼說:神經病!真是吃飽了撐的,紛紛避之不及。

筆者嘗與一位著名的「南方街頭運動」流亡者交流,該兄坦誠:舉著「自由民主」的牌子站在國內街頭,的確沒有任何影響力,路人的眼光,基本上都當你是神經病...

社會道德基礎的因素,之所以比中共高壓監控的因素更重要,是因為:

再嚴厲的高壓監控,總有防不勝防的時刻,而社會道德基礎的喪失,則會導致有機會也鬧不成民主運動,甚至導致民眾無意追求自由民主。

高壓和監控並非萬能,2016年數千解放軍退伍老兵,成功突破戒備森嚴的北京維穩體系,包圍軍委大樓就是典型例子。然而可惜的是,包圍軍委大樓的老兵,是一群以擁護黨中央、擁戴習主席方式討要經濟待遇的維權者,這樣的人人數再多,對中共專制又有什麼觸動呢?

老兵沒有挑戰中共專制的覺悟和社會道德擔當。

「六四」後三十年來,中國國內的維權上訪運動風起雲湧,但卻一盤散沙,訪民們各維各的權,幾乎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精細的算盤,就是盡量不沾自由民主,以免觸犯中共,只要討還自己的經濟損失就OK,所以一個個都擁護黨中央、擁護習近平,甚至懷揣狀紙、毛主席像、習主席像,去跪國旗,被便衣武警打得哭爹喊媽,也不敢反對共產黨。而且,只要有兩塊豆腐吃,就做狗當線人,去監控其他訪民的訪民,也大有人在,只要自己個案能解決,什麼都干。

這種一盤散沙呈粉末狀的道德頹廢社會,能夠形成民主運動,太陽真可以從西邊出來了!

但Leebai網友不諳此理,迄今仍如《等待戈多》一樣苦盼「六四」運動再次來臨,其振振有詞曰:

之所以三十年來沒有民運,是因為經濟發展,而中國的經濟危機必然爆發,一旦中國老百姓經濟受到打擊,他們一定走上街頭,形成「二次」六四!別忘了,八九「六四」運動,不就是因為鄧小平「物價闖關」導致的通貨膨脹引發的麼?

這是典型的「經濟決定論」謬誤,試問:1989年「六四」運動的發生,黃金時段在央視播出的《河殤》起了什麼作用?胡耀邦、趙紫陽的政治改革精神引發的社會激情起了什麼作用?胡趙時期政治開明環境中,結社、沙龍、串聯、媒體刊物的49年後前所未有自由,起了什麼作用??

經濟破產就可以自動引發民主追求嗎?再試問:中國國內數以百萬計的訪民,基本上都是經濟破落戶,許多甚至完全破產,流落街頭,他們怎麼沒有自由民主的追求?三十年來中國大陸維權上訪運動不斷,為什麼沒有一次民主運動??

由於理想主義徹底泯滅,極端的個體中心,個體利益最大化的算計,成了中國社會的主流價值觀,所以三十年來中國大陸再無民主運動,照這樣的現狀,今後即便中共的專制失控,民間有的也只是大規模的無序暴亂,而決不會有「六四」式的民主運動——如今不時上演的打砸、哄搶超市、貨車的事件,已露出了這樣的端倪。

極端的個體中心,個體利益最大化的算計,在「八零後」、「九零後」群體中體現得異常明顯,2018年《紐約時報》刊登的調查文章說:中國年輕人大多數對「翻牆」不再感興趣,即使給他們翻牆軟體,他們也沒有興趣使用;令人震驚的是,主要原因倒不是恐懼(沒幾個知道「六四」屠殺),而是覺得與一己之利毫不相干(這就是追求自由民主在中國愈來愈被視作「神經病」的原因!)。

所有公道的人雖然痛心,但不能不承認:今天的中國社會,民眾空前不堪,承載民主運動的道德已經蕩然無存。

所以共特五毛嚷「民主化希望在八零後」,純屬睜著眼睛說瞎話,攪混水;而劉曉波生前高唱「希望在民間」純屬媚眾取寵。

現今的中國,已經不再有承載民主運動的道德基礎,這個重要的因素,迄今卻鮮有人看到;蘇曉康先生與筆者不謀而合地指出:「六四」運動不會再有,但他沒有看到這個原因,只是強調中共的高壓和監控,導致六四式的民運發生不了,但他不知道高壓監控也有防不勝防的時刻,老兵包圍「八一」大樓就是一例。

道德基礎因素更重要在於,它導致民眾自覺地不追求自由民主。

中國社會道德的崩壞,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君不見「六四」後,中共再未發起「學雷鋒」、「樹新風」、「五講四美」等道德運動,而是拚命鼓勵「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家瓦上霜」的極端個體自利冷漠價值觀,中共利用儒家的親孝道,精神綁架異議人士,以親人的受累迫使異議人士改弦更張;

中共故意不去修補「撞傷不如撞死」的法律漏洞,不去修改滋生「好人沒好報」式的反咬、碰瓷法律漏洞,王海式的「打假英雄」,中共很快就不再允許,任由打假者遭打殺報復...這一切,為的就是摧毀道德熱情、助長社會冷漠;

放縱聲色犬馬、利誘知識份子,挑動知識份子與勞工,貧者與富者的對立;大力散播殘酷勢利冷漠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所謂「狼性文化」)...都是摧毀社會道德的法術。

1989春夏之交,北京市民那種堵軍車、救死扶傷、連小偷都罷偷的眾志成城投身民運熱情,顯然令中共深感恐懼,中共就是要挖空心思地讓中國社會道德敗壞,讓中國人一盤散沙、以鄰為壑,以防止民眾再度匯聚成社會性的反抗;中共寧願要小偷、騙子,也不願人「關心政治」,這就是今天中國大陸假冒偽劣毒橫行的根本原因。

在中共的毒害和摧殘下,如今的中國大陸社會,扭曲如天津大麻花;中國民眾的道德素質,比八十年代大滑坡,他們不再為任何理想而奉獻,這樣的民眾怎麼可能為了自由民主而上街呢?

雖然民眾如此不堪,但作為中國反對派人士,不應該糾結於民眾的素質,只能面對現實。因為民眾如此愚民敗壞,是中共造成的,反對派即使不能寄望於民眾的反抗,也應該抱著拯救的態度。

那麼中國倒共變天的出路在哪裡呢?明眼人知道,中共一定會因為內訌而垮臺——鄧小平在「六四」後也說:中國要出問題,就出在共產黨內。

但是中共是不可能憑白內訌的,七十年來,中共內鬥不斷,為什麼沒有垮臺?就因為共犯「同船」效應,因為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內鬥的哪一方都不希望船沉;甚至連反毛的李銳,也不希望中共垮臺,因為中共一垮,自己的醫療費、養老金和高幹特供都沒有了…...所以何蘋和陳破空天天演繹中南海內鬥,時時發出「中共快完」了的驚乍聲,這完全是 幻想 + 相聲。

中共內鬥要發展到翻船的內訌地步,需要有強大的外因,這個外因就是臺灣問題。方今習近平躊躇滿志,立志建功立業做毛澤東第二,不拿下臺灣是不行的,這邊臺灣人眼見香港「一國兩制」淪喪的慘景,拒統的民意高漲,蔡英文民進黨迎來「法理台獨」前所未有的島內良機;

更主要的是,現今美國朝野內外已形成圍堵中共國共識,美中關係劇變,美國遏制中國大勢已成,因而必然轉向重新大力支援臺灣對抗中共,蔡英文民進黨迎來「法理台獨」前所未有的國際良機。

眼見時機成熟,蔡英文借「六四」三十週年之際,前所未有高調接見中國民運人士,對中共打出反制王牌。臺灣必成中國民運的中心,而中共為了消滅起著巨大示範作用的華人民主社會——臺灣,遲早會武力攻臺。

北京武力攻臺的慘敗日,就是中共內訌及政變的登場時。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