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网红书记”扮演“包青天” 千人送行竟然都是假的(视频)

2022-06-30 21:28 作者:唐风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内幕节目,我是禹同。

江系大员苏荣被判无期徒刑,法院称其敛财超出1.16亿元。这里不谈苏荣实际敛财的数字到底有多少,也不谈他到底干了哪些坏事。今天主要是来跟大家聊聊苏荣的马仔、官至副省级的史文清这个人,他颇具戏剧性的官场经历和他敛财糜烂惊人的“飙戏”手法,从中可以看到用“腐败”一词来形容中共高官,似乎显得还是概念过于模糊和肤浅了。

史文清成为了苏荣马仔的由来

据资料介绍,史文清1954年出生于辽宁法库、蒙古族。17岁时在吉林省哲里木盟一个加工厂当普通工人。原本很质朴的他在8年后调派至哲里木盟委办公室调研室当干事之后,他的仕途就拉开了序幕。

他开始由干事经过拼搏,当上了哲里木盟共青团委书记,随后就是自治区监察厅人事处处长、办公室主任,再到自治区政府调研室副主任(副厅级)。显然史文清深谙中共官场游戏规则,每隔几年,史文清的官职就能“再上一层楼”。1994年,史文清还成了“中央干部”,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副局级秘书,这下可就有机会接触一些高官了。

在中共的阵营里要想升迁就是要靠“上边有人”、“拉关系走后门”,与领导搞好关系一切都好办。这样,他的副局级秘书在第二年就变成了人大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1996年10月正式升任为正局级)。

之后,从1998年到2007年,他在黑龙江政坛任职近10年;但他从不满足,2007年底,他又调任到了江西,并于次年初就升任为江西副省长,这下他的权力越来越大。

也就是到了江西,他开始攀上了苏荣的关系。有人说,在江西政坛,史文清和上下级之间的日常关系就是“飙戏”。怎么个“飙戏”法呢?

当时,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藉着江系势力,还是有一定的大权的。多年中,苏荣敛财术比较隐晦,主要是通过其家族式贪腐,通常都是其子苏铁志在运作一些事情。

史文清的视线总要搜索更大的官,他发现苏荣的儿子正在自己的管辖内做生意。这样他“抱大腿”的机会就来了。在2011年初至2012年期间,史文清帮苏铁志给一家公司在土地开发项目中“大开后门”。随后,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谢建国给苏铁志送上了1200万元“红包”。苏铁志对史文清的“捧场”表现十分满意,于是将过程告诉了苏荣。就这样,史文清得到了苏荣的青眼,与苏荣成了“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史文清当了一回包公!

史文清对上下的关系是分得非常清的。据《南方周末》报导,史文清在担任赣州市委书记时,给人留下了“包公”的印象。他曾不发通知突击到所辖于都县检查工作。到于都后,赶巧于都的县委书记不知去哪里鬼混了,办公室锁着门。史文清让秘书给时任县委书记胡健勇打电话问:你在哪里?也该着这个县委书记要出事。身在外地的县委书记胡健勇不知顶头上司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还在电话中回答谎称自己在办公室。

这下惹火了时任赣州市委书记史文清了,史说:“那好,你用你办公室的电话马上给我回个电话。”这下县委书记胡健勇的谎言当时就被戳穿了,两人从此心生罅隙,矛盾越来越大。

之后,胡健勇指使自己原来的司机等人,通过电子邮件、手机短信、匿名书信、知名网站发帖等方式,攻击史文清用人不公等。显然县委书记没斗过市委书记,胡健勇反而因此引火上身,被查出贪污受贿,2012年被判处无期徒刑。不管怎么样,老百姓在这件事情上是出了一口恶气,当然是高兴了。 

看来史文清确实有些文采,他专门撰写了长篇散文赞美赣南的风土人情,还声称赣南的穷困令他“寝食难安、夜不能寐”,“并指出有人不支持他说出实情,但他顶着压力”,“即使冒风险,也要说真话”,只为造福一方百姓。

2015年他从赣州离任时,居然出现了千人打着“文清书记辛苦了,瑞金华屋人民感谢您”的横幅相送的场面,“老太太送蛋、老汉敬酒、小女孩含泪送花生”,史文清眼含热泪,接过酒一饮而尽。场面“感人”。但是后来举报他的人们都称这是“闹剧”、官场“戏精”“飙戏”。

史文清胜过江洋大盗,还要雇凶灭口?

在史文清离开赣州到省里任闲职2年后,被称作是“踩着钢丝在上下级之间游走”“飙戏”的史文清,忐忑不安地终于等来了自己的退休年龄。2018年1月,史文清正式卸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一职。然而,还没过一年,2019年12月18日,就有3名来自不同地方的企业家,分别对史文清进行实名举报,称其在赣州主政期间索取贿赂,包括价值2000万元的黄金以及指定账户结汇的1.32亿元现金。

这下,一石激起千层浪。举报文章图文并茂,非常翔实的陈述了史文清将儿子作为敛财渠道和洗钱工具的细节。绘画水平并非很高的史文清的儿子史家昌举办一个作品拍卖会。史文清强硬要求一位企业家温和魁必须在拍卖会上“拿下家昌的画”。据知情人透露,当史家昌的画作《太平有象家昌》一亮相,就一直有人不断竞价,温和魁只能硬着头皮不断举牌加价,最终以人民币380万元的天价“一锤定音”。全算上加上拍品佣金51.3万元,共计431.3万元。温和魁不敢露出不悦的神情,当场全部支付完毕。

显然,史文清的胃口越来越大。史文清自称自己与儿子是“父子画家”,不久,史文清再提出要温和魁花一个亿购买自己的画作,温和魁哪敢不应,但胆胆突突地还价到1000万,史文清强硬地说:“不够,你可以不用一次付清,但最少先付3000万,余款7000万可后面付。”这真是狮子大开口。

这还不说,温和魁在江西赣州投资了一个省重点基建项目。史文清表示自己的儿子史家昌要参股40%。温和魁深知赣州那条“明规则”就是——“要想在赣州平平安安做生意,绝对不能得罪史文清;否则不仅生意做不成,还将面临牢狱之灾。”尽管温和魁极不情愿,但不敢拒绝。实际上史氏父子的“参股”并没出资。这等于是明抢啊。

又过了一段时间,史文清找到温和魁“谈工作”,盘问整个项目能获利多少。温和魁说不超过两亿。史文清马上说,“我最近要钱急用,你先预付我一个亿的分红款。”“正好我朋友有价值2000万的黄金需要处理,总共1.2亿。”......温无可奈何,只能勉强答应。

温和魁同时透露,史文清还要对其搭档市长下手:“2012年10月份左右,史文清要我取50万现金,用矿泉水纸箱装好送到时任赣州市长冷新生的住处,想下个套对付冷新生。”不过,温和魁没答应。

之后,温和魁从北京到广东惠州谈项目时,发现被人跟踪,便临时开车从惠州转到厦门。到厦门后发现住处仍被人监控,温和魁随即去厦门纪委举报,要求人身保护,这才得以安全回到北京。

更令人震惊的是2019年10月初,温和魁获悉有人出价1000万元,已联系台湾黑社会竹联帮买其性命。

温和魁觉察到被跟踪时,通过检测发现几辆车都已安装了定位器。

后来,温和魁举报说,我没有利用史文清的权力赚一分钱,就被敲诈了一个多亿,而跟着他的利益集团至少有100人,赣州那些土地在史文清任内,基本都是以几十万一亩廉价卖给他的利益集团,加上大大小小的工程,保守估计,史文清敛财有几百个亿。

另一名举报者叫曾义平,他的父亲名叫曾照财,自2002年开始在赣州做稀土贸易生意。2011年3月,曾照财在南康龙回仓库清理稀土存货时,突然被南康市公安局以非法经营为由查扣,并在4月初被正式拘留,曾义平也被网上通缉。过了4个多月时,南康市公安局主动找到曾的家人要其投案自首,并承诺对其取保候审。于是曾家即依此行事。

显然曾家被密切关注了。一个月后,有人电话联系曾义平,声称有人能办好其父亲的事情,约曾义平在北京见面。看来是“异地办案”了。

约会地点是北京东直门外大街的奥加饭店,曾义平没想到这位神秘人物竟然是时任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赣州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的史文清本人。

两人见面,史文清抛出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爸出了这么大事情,需要5000万才能摆平。”1988年出生的曾义平表示,自己刚出社会没有那么多钱,需要等父亲出来才能筹集资金,但也很难筹到5000万。

举报文章详细描述了这一细节:史文清沉默一会说:“那就先放你爸出来,但至少需要2000万。”曾回应道:“但那钱给你后,你要把扣押的稀土退还回来。还有,如果钱筹齐了怎么交给你呢?”史文清马上回答说:“去买等值的黄金,然后等我通知。”

果然,在2011年12月31日,曾照财非法经营一案在南康市法院一审开庭审理,史文清兑现诺言,通过权力干预司法,曾照财当天获释回家了。

曾照财回家后,不敢怠慢,倾家荡产最后勉强筹齐了2000万元。并在2012年2月23日,在位于北京柳荫公园南街的中国黄金旗舰店,曾义平通过曾红文的农行账户购买了价值2000.15万元的黄金。这金店凭空发了一笔横财。因子额巨大,金店没有足够的“现货”,ㄧ直等了半个月后金店才将黄金凑齐交货,这些黄金足足塞满了两个旅行箱。据说曾义平费了好大劲一路颠簸才到了奥加饭店。见面后,史文清直奔主题:“东西提到我车上,你就可以走了。”曾于是将两个重重的旅行箱搬进史文清坐驾的后备箱后走人。

大家看,中共的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比江洋大盗还厉害,不用抢、不用炮,一个电话2000万就到手了。

曾家钱花了,但曾照财还是被判了缓刑。显然,史文清说的5000万才能摆平,而2000万按照讨价还价只能做到缓刑。史文清曾许诺,把扣押仓库的稀土全部退回,但实际只退了一半,另一半价值3000万的稀土不知去向。

后来经曾义平多方了解,得知这一切是史文清自导自演的绑架案。

更惊悚的是,该举报文章还称史文清强暴过胞兄之女,还将自己夫人的两个亲侄女发展为情妇,扶持她们名下的公司敛财。该文刷屏轰动的第二天下午,史文清向澎湃新闻独家回应否定上述指控。他表示,“也是昨天晚上(看到举报文章),在这里我不多说了,所有的都是诽谤造谣,我现在正在给组织作(写)一个说明。”看来,史文清准备的“说明”并没有能向组织“澄清事实”。就如同当时薄熙来面对指控时难掩内心空虚的回应说“一派胡言”。但结果被查证是事实。

引人深思的是,史文清是近年已来赣州市落马的第二个市委书记。之前的赣州市委书记潘逸阳曾向令计划行贿东窗事发。史文清巴结苏荣也遭连累。他的“靠山”苏荣落马后,江西反腐如多米诺骨牌效应,后续又有许爱民、莫建成等多位副省级干部被查。如今史文清的落马自然是罪有应得报应临头了。

好,“网红书记”扮演“包青天”,千人送行竟然都是假的,就跟大家说到这了。以上是今天的中国内幕节目,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来源:看中国视频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