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官方宣传中国2亿人灵活就业 真“灵活”吗?(图)

2022-04-16 19:40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灵活就业 失业 就业 经济 外卖
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达2亿人左右。(图片来源: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4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丁晓雨综合报导)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剧,各大企业倒闭裁员、民众失业等问题日趋突出,而当局宣传有2亿人“灵活就业”,真的“灵活”吗?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导,从二本建筑类大学毕业的小张,因不愿去工地常驻,创过业、送过快递,最后选择了当外卖骑手。他曾有朋友到工厂打工,虽有社保,但小张觉得“那像牲口”。“没有休息的机会,没有尊严,上厕所都要打报告,而且每天只能上一两次。” “进厂像坐牢一样,即使我再落魄可能都不会考虑。”

90后的小张即将年满30岁,稍有门槛的技术工种已不好找,外卖则相对门槛更低。在有过随意罚款、单价压得极低的送快递经历后,他选择了外卖这份“当时单价比较高、相对灵活自由”的工作。

小张的选择并非个例。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与人力资源学院院长闻效仪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零工经济已经不是过去边缘的二级劳动力市场,它已经变成一级劳动力市场,甚至成为一种主要的就业方式。”

中国国家统计局近年来公布的《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农民工从事第二产业的比例,从2013年56.8%降至2020年的48.1%;而从事第三产业的比例,从2013年的42.6%增至2020年的51.5%,形成了“剪刀差”效应。

然而,灵活就业,真的“灵活”吗?

小张表示,“我所在的站点,骑手职业周期通常只有4个月”,这导致管理者会在用工期内尽量多派订单。

小张是专送骑手,每个月只能休两天。因为要“抢单”,即使在没有单子的时间也不能休息。一旦下线,就意味着将失去被系统派单的机会,而仅靠高峰期的单量只能勉强饱腹,所以小张不得不一直在路上保持“随叫随到”的上线状态。

新人保护期过后,骑手就会面临订单下降的困境,被迫用熬时间来换单量。但小张所在的城市每年单量旺季仅三、四个月,疫情冲击下的订单量减少、骑手数量增加也加剧了内卷,挣钱更加困难。失望下,小张经常在工作三、四个月后匆匆告别这份风险高又不稳定的工作。

闻效仪认为,零工经济实并非像其宣称的那样“高薪”、“自由”。“高薪”来自于逃避的社保成本,“自由”仅有“抢单自由”,而骑手并没有“工作自由”。“对于骑手、家政等低技能劳动力来说,他们需要每周至少工作6天来保证收入,实际上是一种被动自由。”

此外,小张还提到,目前骑手最迫切的是工伤保障。小张所在的站点每周都会出一两场车祸,但是一旦发生严重事故,骑手能得到报销的医疗费用比例却很有限。

今年初,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达到2亿人左右。“灵活就业”不仅涵盖家政工、餐饮服务员等传统服务行业的零工,还包括新业态工种,例如,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网络主播、游戏代练等平台零工。

这一名词见于中国官方文件,实际就是自由职业者或半失业的代名词。近两年来,中国受COVID-19疫情影响,众多企业倒闭、裁员,不少人因就业困难,不得不投入网约车、外送等自由职业,使得“灵活就业”一词被普遍视为当局粉饰老百姓真实失业情况的美化用词。

有网友评论说:“大部分处于失业吧,还有几亿农民。”

 “要是能找到稳定工作,朝九晚五双休,谁愿意灵活就业啊呀!” 

“灵活是真灵活,就是没就业。”

“待岗青年,下岗职工,无业游民,灵活就业,名称的变化描绘了时代的变迁。”

“全民做主播。”

“能拿失业保险金吗?”

还有网友讽刺说:“失业的,可以把多余的房子出租!把多余的车用来跑网约车!”

責任编辑: 静馨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