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美国外交官:俄军应对乌的“种族灭绝”付出代价(图)

2022-04-04 22:19 作者:高美丽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乌克兰人
英美人民与乌克兰人民一起反抗战争。(图片来源:Tedeytan from The Quad/CC BY-SA 2.0)

【看中国2022年4月4日讯】(看中国记者高美丽编译报导)一名退休的美国外交官辛德勒(Richard Sindelar)对于这次俄国入侵乌克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乌克兰急需一个战争罪法庭,由此西方民主国家可以对俄罗斯国家及其战争罪犯施加更多的“惩罚结果”、更多令人震惊的声明以及更多的经济制裁。但如果只是为了迅速结束暴行的话,那其意义不大。

根据军事网站“1945”报导,辛德勒曾在国务院情报研究局工作过三次,现在担任休斯顿圣托马斯大学(Houston’s University of St)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美国外交政策和国际法等课程。在他的外交生涯中,曾在以色列时与国际机构合作,建立针对纳粹集中营当局和看守的证据,后来在华盛顿担任了两年的协调主任。其他职责包括与美国司法特别调查办公室(Office of Special Investigations,简称OSI)合作,在美国追捕纳粹战犯。

辛德勒教授认为,这只是一种政治谴责。民主领导人在安全的环境中愉快地用餐,而马里乌波尔和其他地方的平民却在挨饿、忍受可怕的炮击并冒着危险在开放的道路上逃亡,到头来却依然很容易被俄军当做“靶子”。虽然国际媒体在有限的范围内尽力揭露布恰和其他地方的恐怖场景,然而除了声明之外,西方政府的反应一直是喧嚣但冰冷的。也许他们害怕激怒普京,但仔细阅读情报界的评估可以发现,普京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愤怒。

此外,间接证据表明,如果世界开始认真努力追究他和俄罗斯军方的责任,他就不会采取公开的轻率行动,战争罪法庭对俄罗斯来说不是一个存在的军事威胁。当拜登(Joe Biden)总统和其他人宣布他为“战犯”时,他没有对此做出什么“处理”。如果这种个人侮辱没有激发反击行动,那么他就不太可能因为西方开始对俄罗斯的人道主义罪行亮起绿灯而采取进一步的重大行动。

不得不说。制裁确实对俄罗斯造成了伤害,但这是个长期计划,而且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正在制定变通办法。与此同时,俄罗斯军队继续进行当下的相当于故意和有计划的屠杀平民的行为,达成种族灭绝,这也是国际法眼中的普遍罪行,所有这些在俄罗斯的战争模式中都是为了像在叙利亚和车臣那样打击敌人的士气。

除了更多的制裁,民主国家还可以采取两个更重要的、更严峻的、更紧迫的应对措施,这对俄罗斯的战争具有更直接的意义。

首先,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公开表示,为什么可能具有进攻能力的武器却不能在乌克兰自己的主权领土上提供并用于防御性保护?对于这点要加快讨论和进程,紧急交付进攻性武器给乌克兰军队用于防御。

一些苏联时代的坦克可能很快就会运来,但要加上喷气式飞机和更多的防空炮台,如俄罗斯自己的S-300,一种针对俄罗斯飞机的远程地对空导弹系统,这可以由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和希腊提供。反炮台武器系统可以加强对俄罗斯炮兵和其他武器的反击。更长距离的火炮,如几个国家库存的老式M270多管火箭炮系统,也将大大增强乌克兰攻击俄罗斯火炮和GRAD导弹电池的能力。泽伦斯基总统还要求获得反舰导弹,以帮助打破俄罗斯在黑海的海军封锁。随着基辅地区的收复,所有这些武器和其他武器都可以被转用于帮助解除对马里乌波尔和其他城市的围困,并支持在俄罗斯军队仍在的任何乌克兰地区的反击行动。

第二,迅速召开紧急峰会,辩论并建立一个特别国际法庭,以调查和起诉俄罗斯的战争罪行。同样紧急的是,使这些广泛的战争罪行成为西方政策未来的核心,就像在经济制裁中所做的那样。明确法庭的工作将在任何时候都是公开和透明的,因此世界将了解俄罗斯罪行的全部内容。

特别是纽伦堡法庭,以及为南斯拉夫和卢旺达种族灭绝事件召开的特别法庭提供了一个模板:一个定制的特别国际法庭,也许由联合国大会召集(代替俄罗斯和中国拥有否决权的安理会),或者更有可能像纽伦堡法庭那样由一个志同道合的国家组成的财团或联盟发起。国际刑事法院已经进行了调查,但它是一个行动缓慢且越来越不可信的组织。2005年的联合国保护责任(R2P)理论要求采取行动,但没有执行机制。个别国家正在进行小规模的调查,但一个中央法庭将更好地召集这些努力。

在布鲁塞尔建立一个中央数据库,也许在欧盟下,收集,整理和分析所有证据。同样,公开所有收集的证据。显然还没有以一致的方式完成任务,美国和欧洲的情报和警察机构通过执行任务,使战争罪情报和分析成为最高优先级。

在美国,对于军士,美国司法部寻找纳粹罪犯的团队OSI,即现在的人权和特别起诉科(Human Rights and Special Prosecutions,简称HRSP)应该被重新激活和扩大,以便对直接参与这些以平民为目标的暴行的各种形式的俄罗斯军官和士兵进行立案的重工作。在这里,德米扬尤克案和其他案件是一个模板,可以在任何能够抓到这些战犯并对其进行审判的国家的法庭上追捕这些战犯,无论其级别有多低。

同样,为了紧急加强这些调查和司法程序,国会和欧洲议会应该为乌克兰问题提供慷慨的资金。这种资金应确保对各种形式的俄罗斯罪犯采取一切可能的法律途径的意志力不会减弱。西方在达尔富尔和卢旺达发生种族灭绝时软弱无力地袖手旁观,在前南斯拉夫也只是迟迟没有采取行动。欧洲和美国领导人是否应该再做一次同样的事情,或者冒一个很小的风险,即俄罗斯不会突然采取断然行动。到目前为止,当选的民主国家派出的领导人似乎更倾向于胆怯、先发制人的投降,以及在涉及乌克兰问题时的零风险。

最后,辛德勒教授直言,一个新的战争罪法庭,以及众多国家和法庭本身的相应调查,都是非暴力政策,不涉及任何种类的武器,这符合西方自由主义的观点,即避免对俄罗斯进行攻击。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