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美國外交官:俄軍應對烏的「種族滅絕」付出代價(圖)

2022-04-04 22:19 作者:高美麗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乌克兰人
英美人民與烏克蘭人民一起反抗戰爭。(圖片來源:Tedeytan from The Quad/CC BY-SA 2.0)

【看中国2022年4月4日讯】(看中國記者高美麗編譯報導)一名退休的美國外交官辛德勒(Richard Sindelar)對於這次俄國入侵烏克蘭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烏克蘭急需一個戰爭罪法庭,由此西方民主國家可以對俄羅斯國家及其戰爭罪犯施加更多的「懲罰結果」、更多令人震驚的聲明以及更多的經濟制裁。但如果只是為了迅速結束暴行的話,那其意義不大。

根據軍事網站「1945」報導,辛德勒曾在國務院情報研究局工作過三次,現在擔任休斯頓聖托馬斯大學(Houston』s University of St)國際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美國外交政策和國際法等課程。在他的外交生涯中,曾在以色列時與國際機構合作,建立針對納粹集中營當局和看守的證據,後來在華盛頓擔任了兩年的協調主任。其他職責包括與美國司法特別調查辦公室(Office of Special Investigations,簡稱OSI)合作,在美國追捕納粹戰犯。

辛德勒教授認為,這只是一種政治譴責。民主領導人在安全的環境中愉快地用餐,而馬里烏波爾和其他地方的平民卻在挨餓、忍受可怕的炮擊並冒著危險在開放的道路上逃亡,到頭來卻依然很容易被俄軍當做「靶子」。雖然國際媒體在有限的範圍內盡力揭露布恰和其他地方的恐怖場景,然而除了聲明之外,西方政府的反應一直是喧囂但冰冷的。也許他們害怕激怒普京,但仔細閱讀情報界的評估可以發現,普京在任何情況下都會憤怒。

此外,間接證據表明,如果世界開始認真努力追究他和俄羅斯軍方的責任,他就不會採取公開的輕率行動,戰爭罪法庭對俄羅斯來說不是一個存在的軍事威脅。當拜登(Joe Biden)總統和其他人宣布他為「戰犯」時,他沒有對此做出什麼「處理」。如果這種個人侮辱沒有激發反擊行動,那麼他就不太可能因為西方開始對俄羅斯的人道主義罪行亮起綠燈而採取進一步的重大行動。

不得不說。制裁確實對俄羅斯造成了傷害,但這是個長期計畫,而且越來越多的俄羅斯人正在制定變通辦法。與此同時,俄羅斯軍隊繼續進行當下的相當於故意和有計畫的屠殺平民的行為,達成種族滅絕,這也是國際法眼中的普遍罪行,所有這些在俄羅斯的戰爭模式中都是為了像在敘利亞和車臣那樣打擊敵人的士氣。

除了更多的制裁,民主國家還可以採取兩個更重要的、更嚴峻的、更緊迫的應對措施,這對俄羅斯的戰爭具有更直接的意義。

首先,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公開表示,為什麼可能具有進攻能力的武器卻不能在烏克蘭自己的主權領土上提供並用於防禦性保護?對於這點要加快討論和進程,緊急交付進攻性武器給烏克蘭軍隊用於防禦。

一些蘇聯時代的坦克可能很快就會運來,但要加上噴氣式飛機和更多的防空炮臺,如俄羅斯自己的S-300,一種針對俄羅斯飛機的遠程地對空導彈系統,這可以由斯洛伐克、保加利亞和希臘提供。反炮臺武器系統可以加強對俄羅斯炮兵和其他武器的反擊。更長距離的火炮,如幾個國家庫存的老式M270多管火箭炮系統,也將大大增強烏克蘭攻擊俄羅斯火炮和GRAD導彈電池的能力。澤倫斯基總統還要求獲得反艦導彈,以幫助打破俄羅斯在黑海的海軍封鎖。隨著基輔地區的收復,所有這些武器和其他武器都可以被轉用於幫助解除對馬里烏波爾和其他城市的圍困,並支持在俄羅斯軍隊仍在的任何烏克蘭地區的反擊行動。

第二,迅速召開緊急峰會,辯論並建立一個特別國際法庭,以調查和起訴俄羅斯的戰爭罪行。同樣緊急的是,使這些廣泛的戰爭罪行成為西方政策未來的核心,就像在經濟制裁中所做的那樣。明確法庭的工作將在任何時候都是公開和透明的,因此世界將瞭解俄羅斯罪行的全部內容。

特別是紐倫堡法庭,以及為南斯拉夫和盧安達種族滅絕事件召開的特別法庭提供了一個模板:一個定制的特別國際法庭,也許由聯合國大會召集(代替俄羅斯和中國擁有否決權的安理會),或者更有可能像紐倫堡法庭那樣由一個志同道合的國家組成的財團或聯盟發起。國際刑事法院已經進行了調查,但它是一個行動緩慢且越來越不可信的組織。2005年的聯合國保護責任(R2P)理論要求採取行動,但沒有執行機制。個別國家正在進行小規模的調查,但一個中央法庭將更好地召集這些努力。

在布魯塞爾建立一個中央資料庫,也許在歐盟下,收集,整理和分析所有證據。同樣,公開所有收集的證據。顯然還沒有以一致的方式完成任務,美國和歐洲的情報和警察機構通過執行任務,使戰爭罪情報和分析成為最高優先級。

在美國,對於軍士,美國司法部尋找納粹罪犯的團隊OSI,即現在的人權和特別起訴科(Human Rights and Special Prosecutions,簡稱HRSP)應該被重新激活和擴大,以便對直接參與這些以平民為目標的暴行的各種形式的俄羅斯軍官和士兵進行立案的重工作。在這裡,德米揚尤克案和其他案件是一個模板,可以在任何能夠抓到這些戰犯並對其進行審判的國家的法庭上追捕這些戰犯,無論其級別有多低。

同樣,為了緊急加強這些調查和司法程序,國會和歐洲議會應該為烏克蘭問題提供慷慨的資金。這種資金應確保對各種形式的俄羅斯罪犯採取一切可能的法律途徑的意志力不會減弱。西方在達爾富爾和盧安達發生種族滅絕時軟弱無力地袖手旁觀,在前南斯拉夫也只是遲遲沒有採取行動。歐洲和美國領導人是否應該再做一次同樣的事情,或者冒一個很小的風險,即俄羅斯不會突然採取斷然行動。到目前為止,當選的民主國家派出的領導人似乎更傾向於膽怯、先發制人的投降,以及在涉及烏克蘭問題時的零風險。

最後,辛德勒教授直言,一個新的戰爭罪法庭,以及眾多國家和法庭本身的相應調查,都是非暴力政策,不涉及任何種類的武器,這符合西方自由主義的觀點,即避免對俄羅斯進行攻擊。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