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国农村社会溃败的一个视窗(图)

2022-03-08 11:24 作者:何清涟 桌面版 正體 19
    小字

拐卖
徐州农村出卖被拐女性(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2年3月8日讯】徐州铁链女事件成了民怨集结的最大公约数,激起海外一场舆论大波。除了中文媒体之外,用xuzhou chained woman搜索,共有192000条资讯。在排山倒海的舆论压力下,2月17日,江苏成立“丰县生育八孩女子调查组”。但是,海内外舆论还在继续沸腾,中共方面的处理将视舆论风潮的大小,而决定处理范围的大小,包括对董某等施害者的量刑轻重。

徐州成为拐卖人口的犯罪共同体

徐州各县拐卖人口堪称历史悠久。这次铁链女不仅让国内外华人重温了1989年以前,几年之间共拐卖将近5万妇女这段秽史,还发现了董集镇早就形成了拐卖人口的犯罪共同体——该村还有一位也拴着链子长年趴在地上的被拐妇女。买媳妇是当地习俗而且得不到善待,村民们对此不觉有异,习以为常。

一位网名为“赫兹”的国内人士在网上使用“徐州”、“判决”、“拐卖”、“公安”等关键字抓取相关新闻共4000余条,阅读了所有与“徐州拐卖”有关的百度百科达75页,以及徐州乃至苏北的县志,阅读相关资料共计近40万字,写了一篇《被拴狗链的八孩母亲与徐州人口拐卖史》的调查手记,证明徐州确实是拐卖人口犯罪重地,有许多与“八子铁链女”不幸遭遇相同的女子。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根据国内资讯写成的《法院拒绝多名被拐卖妇女离婚申诉丰县经常发现女性尸体》(2022年2月16日),引述《中国经济周刊》报导指出,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徐州丰县人民法院判决的数起被拐卖妇女离婚案,法官均不支持原告人离婚诉讼。许多女子走投无路,最后只能自杀。

我读到类似相关资讯之时,认为徐州法官群体中有不少无视被拐妇女的悲惨处境,硬性维持拐卖人口的结果。这条资讯表明,徐州市及下属各县的党政系统其实已经预设当地这种拐卖婚姻的合法化,甚至默认了农村男子“家暴”的普遍存在。徐州有份《徐州日报》,是中共徐州市委机关报,1948年12月10日创刊,日发行量12万份。徐州拐卖妇女在中国曾被多方报导,我用“拐卖妇女”四字在《徐州日报》网页上搜索历年资讯,共获70条;今年三条,竟无一条涉及丰县铁链女,全是表扬当地政府关心打拐、协助被拐儿童寻找家人的报导。

所有这些,都说明江苏省徐州市这个地区在拐卖人口方面,存在一个涉及地方政府直至基层的党政系统、警方、法律共同体的犯罪共同体共犯结构。否则无法解释当地为什么存在持续几十年、涉及范围甚广的拐卖人口犯罪。

中央政府的利害考量

在舆论的巨大压力下,徐州丰县连续放出四份通告,铁链女送往精神病院就诊,长年虐待铁链女的“丈夫”董某及两位涉及拐卖铁链女的人贩子被抓。但是,事情远未结束,很多网友希望当局就此追下去,在全国范围内开始打拐。国外推特则有人认为,习近平将竭力掩盖事实,因为人口贩卖黑幕揭开,让中国丢了大脸。

习近平当然非常恼火,在京奥召开期间出这么一档事,确实有损脸面。但要说他认为世界不知道中国是贩卖人口大国,那倒不至于。联合国每年出版的《世界人口贩卖报告》(UN Human Trafficking Report)列在第一的就是东亚地区,偶尔也会点名说中国是人口贩卖大国。这里仅举几例:比如2007年美国国务院的报告认为,中国的人口贩卖问题以境内拐卖为主,中国外交部反击。2017年美国国务院再度在报告中指称,中国是贩卖人口最严重国家之一,中国当然也没那么听话,每次都予以反击,比如新华社发专文《罄竹难书!美国人口贩运罪行史话》。中国出于邻国关系,也会抓捕一些涉外人贩子,比如2019年,中国公安部与缅甸、柬埔寨、老挝、越南、泰国警方合作,六国警方联合开展打击拐卖人口行动,破获拐卖案件和婚姻诈骗案件76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332名,解救被拐外籍妇女1130名,儿童17名。

鉴于以上事实为国际社会熟知,中国人口拐卖也不是习近平任期内才发生的新事,习近平无论是出于国内民意还是本身利害权衡,都不会去遮掩,而是会要求江苏省彻查丰县铁链女事件。这种传播全球的恶性事件,如果遮掩,反而对他不利,容易给党内反对势力以口实。

江苏省已经放出准备收场的信号

徐州官方曾公开放话,希望网友给他们一点时间。意思就是,让他们有时间摸清相关情况,确定如何处理这事。就算是内部追责,最后要确定一个盘子:抓到哪一层?抓哪些人?人贩子动什么角?徐州这地方拐卖人口是积年犯罪,没有官方默许不可能延续至今,但抓谁惩罚谁,需要官场各方势力内部平衡。当然,他们也明白这不是处理村支书能够糊弄过去的。

2月16日,国内微博上有人释放出《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江苏省贯彻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21-2030年)实施意见的通知》,正式发布日期标识为2021年12月11日,文号:苏政办发〔2021〕99号。该通知是为了回应中国国务院2021年4月28日颁布的《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21—2030年)》。这样的档,一般网友不会去查,当然是政府方面安排人将此档资讯释放到微博上。看到这条资讯,我就发表推文,认为江苏省委、省政府已经开始在摘清自己的责任了。接下来,江苏省地方大员们对此各要负什么责任,与他们任职主管范围、任期时间都有关系。

我上网查了一下,现任省委书记吴正隆是江苏人,多年在外地任官,于2016年从山西调江苏任南京市委书记,先后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政府党组书记,省长;从2021年10月调任省委书记;2022年1月正式任江苏省委书记。从日期来看,上述打拐通知是他正式任省委书记后发的一份档。有了这份档,他可以向上级说明,他接任后江苏省委、省政府其实很重视打击拐卖人口活动。领导责任当然不能推,但已经先摘掉了怠忽职守、懒政之类的帽子——如今中国官场,“懒政”这顶帽子扣在头上,乌纱帽就不稳了。

现任徐州市委书记与市长都是江苏省本地人,在徐州任官多年。徐州市委书记周铁根于2018年4月就任;代市长王剑锋2021年7月就职。但从2016年王剑锋任常务副市长开始,先后任徐州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党组书记。如果市一级需要有人担责,这两人无处卸责,不能说是地方势力作祟,更不能说自己不了解徐州贩卖人口严重的情况。

丰县一级直到乡镇,大小乌纱帽肯定要摘掉一些,只是董集村的村长撤换比较麻烦。以该村村民素质来说,选出的村长肯定与他们是同类而且绝对是护短之人。

至于全国性的打拐,本来就是国务院发文布置要办的事情,徐州官场掉了乌纱帽一多,其他地方也至少会做做样子,尤其是广西涉及拐卖越南女子、东北涉及拐卖朝鲜女子、广东、云南等省涉及东南亚国家女子,打拐都会做得比别处深入一些。

但要做更多的期望,比如尽数解救历年被拐卖女子,从此让拐卖人口罪恶绝迹,恐怕就不现实了。据我始自1990年代的观察,全国性的打拐行动几年一轮,但中国农村与基层早就形成了拐卖人口的共犯机制,尤其是村镇一级基层,认为解决本地光棍问题是要务,哪管他人家破人亡之痛?基本上是敷衍了事。

如果非要说这次徐州铁链女事件对中国公众有什么影响,我觉得就在于说明他们认识了底层之恶以及中国农村的溃败,知道中国“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成绩,主要体现在让丰县董某这类乡村恶棍生八孩还能全家领社保,但人却离文明标准很远很远。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上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