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碰枪手抖啥原因?江泽民被一句问话气炸(图)

2022-03-05 08:00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当年在邓家无论见到谁都不得罪的“江牛皮”,掌权以后,谁见到他都不能得罪!
当年在邓家无论见到谁都不得罪的“江牛皮”,掌权以后,谁见到他都不能得罪!(网络图片)

按:据武汉冷水机厂的人说,江泽民在武汉某研究所工作时,他们经常要去该研究所搞业务,他们说看不出江戏子有什么大能耐,他最大的特点就是……

听常去邓家的太子党们说,江泽民真奇怪,一碰枪手就发抖,正因为拿这开玩笑,刘晓庆被搞得倾家荡产,在监狱里关了一年多。

当时有楞头青问江:“会不会你上辈子是被枪毙的,所以这么怕枪?”江脸红一阵白一阵,把火儿压进鼠肚鸡肠里。

要不是江“核心”在人大上出了经典名句:“我最怕毛主席!”谁知道他在武汉工作过啊。据武汉冷水机厂的人说,核心在武汉某研究所工作时,他们经常要去该研究所搞业务,他们说看不出江戏子有什么大能耐,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吹牛,所以所里所外凡是和他有接触的人都在背后叫他“江牛皮”,谁也没有料到这么个逗人开心的丑角后来居然能在上海发迹,直发到紫金城,成了“江核心”。那时候就是打死也没法相信。

记得江泽民初入邓府,人脉不熟,人事不清,对谁是邓老的秘书、护士,哪个是邓老的外孙、亲戚,甚至谁是勤杂人员、保安人员统统都搞不清爽。

江本着一个原则:在邓家无论见到谁都不能得罪!

来邓家的人太多了,像走马灯似的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这难不倒有丰富拍马实践经验的江泽民!

在走廊里院子里,无论见到谁,哪怕是个孩子,江都把大肚囊子收回去,微微侧着身,毕恭毕敬地说:“您先走!”这种过份的讨好让小孩子高兴,让警卫和烧锅炉的害怕,说这个人很有心计。

江泽民用了前半辈子的时间总和也没挤出这么深的抬头纹来,不但额头,连眼角上都堆挤出深沟般的皱折,那真像是唐山地震后扭曲的火车残轨。邓家看大门的都没有他笑得如此迷人!

见了刘晓庆聊电影艺术,见了伍绍祖侃体育新闻,什么拳击、勾拳、棋艺等等没有江不在行的。为了增加侃大山的资本,住在中央党校的江泽民整天正事不干专门就是关心这些新闻。想当年,老江对刘晓庆们、伍绍祖们多毕恭毕敬,多谦虚好学啊!

邓老爷子一死,伍绍祖因为同情法轮功被罢了官、刘晓庆因嘲笑江被关进了监,连邓小平的儿子邓质方也都给整了,邓夫人卓琳不得不违心地对媒体说:江主席很关心我们,过年过节还打电话过来。

没想到,当年在邓家无论见到谁都不得罪的“江牛皮”,掌权以后,谁见到他都不能得罪!

“江牛皮”最怕谁?

1966年,江泽民40岁,所谓不惑之年。五月,江泽民被任命为一机部在武汉新成立的武汉热工机械研究所所长,并代理党委书记。这个任命把江泽民提拔成了十三级干部,也即跨进了中共高干圈子。更让江泽民庆幸的是,从上海调到新单位武汉时,正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前夕,因为调来时间太短,人们提不出什么东西来批判,江因此在被中共称为“触及每个人灵魂”的浩劫中却没怎么被触及灵魂。不过江泽民到这个研究所当所长时间不长却有了一个绰号——“江牛皮”。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为的是在党内把丢失的独裁大权从刘少奇等人手中夺回来。他发动学生和基层工人起来“造反夺权”,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当权派”都被冲击、揪斗,甚至被关押、毒打。在上海,张春桥、王洪文组织的造反夺权尤为激烈。“轰轰烈烈”的文革过后,许多当年在上海的同事劫后余生,纷纷打听各自的下落,他们却惊讶地发现江泽民这个“牛皮”所长竟然躲到武汉,基本没受冲击,还在72年被派到罗马尼亚转了一圈。那些吃尽了文革苦头的同事不禁不平地感叹,“还是人家江牛皮牛呀,人人都得脱层皮的文革人家都能躲过去,这‘牛皮’不是白给的呀。”

其实江泽民在文革中也是吓得够呛。虽然武汉热机研究所新成立,上上下下都是从各地调来的新人员,不像老单位那样人与人之间积累了很多矛盾和冤仇,因而文革搞起来时没有太多私仇公报的残酷,但是毕竟所长江泽民是“当权派”,文革中的揭批调查很让江害怕,担心他那日伪时期的丑事被调查出来。1966年11月,江泽民借探亲和汇报工作为借口,先到北京探听了一下政治风情,紧接着赶快回上海住了几周听听风声,对依然在上海工作的王冶坪一再嘱咐,千万不要乱讲话,尤其是出身问题。

王冶坪自然不会怠慢,因为江泽民要是成了汉奸,她自己就成了汉奸家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王冶坪给江出了个主意,故意在一些小事上做得差一点,把造反派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些无关政治大局的小事上来。

回到武汉所以后,江泽民采用了小事全承认,大事不含糊的态度。群众批判他工作不踏实,只会吹牛皮,他就自我检讨“大家说的对,我是江牛皮”。江泽民从小受扬州戏子的熏陶,口袋里总装着把梳子,时不时地就拿出来梳梳头发,不管人前人后,女里女气的还自我感觉良好。在批判“走资派”时,群众指出江泽民是“小梳子,大脑袋”,“资产阶级作风”,江泽民也赶紧认了。

2003年江泽民在人大会议期间会见湖北代表团时说,“造反派问我最怕什么,我说最怕毛主席。就为了这句话,我被批斗了三天。”心里没鬼,怕毛主席干什么?当时的人们爱还爱不过来呢!那时候“政审”(政治审查)人员到处搞内查外调,许多人几十年前的陈年烂谷子的事都被翻出来了。江泽民始终没有被打倒的原因是他有金字招牌“革命烈士遗孤”——“烈士”已死,无从对证,调查的人也就到此为止。

責任编辑: 玉亮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