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谈谈大陆华人的负面心态(图)

2022-02-12 07:04 作者:辛迪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华人
纽约法拉盛街头(图片来源:ED JONES/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2月12日讯】我来了加拿大就努力学习本地文化,力求融入社会。我学了加拿大的历史、地理、民政、文学等中学课程,又在读研究生时学了很多门城市和园林的历史理论课,都跟哲学课、神学课差不多,在意识形态上,我自认为很接近西方了。在准备注册规划师考试时又要从柏拉图开始学很多西方伦理,理解如果判断好坏对错。我觉得我的价值观也已经非常接近西方人了。可是我工作中,不管是香港老板还是非华人老板,都曾提醒过我,不要说“No”。在华人中,我绝对得算是性格开朗、积极向上的人,在中国时大家都因为我是个阳光的人而喜爱我。我自己以前从来没意识到自己有时会先说No。进入加拿大社会工作中,才暴露了这个问题。西方社会非常讲究positive(正面\积极)心态,非常反对negative(负面\消极)心态,所以只要流露出一点负面的意思,别人都会非常敏锐的感觉到,因为你和这个社会反差会呈现出来。negative(阴性)只有在瘟疫中才变成了一个好词。

在我通过工作进一步去除了自己残存的负面心态后,我遇到一些中国大陆的华人,他们强烈的负面心态真真让我难受。我才更深切的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只说一个No就会让老板提意见。人家没在大陆华人圈子里呆过,这一点负面的东西就跟我看到那些大陆华人毎件事都负面的去想去说一样的难受了。

既然这个负面心态只在大陆华人身上特别突出,台湾、香港、新加坡的华人不是这样,这就说明这种心态不是华人与生俱来的,也不来自中华传统文化,而只来自党文化。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分析一下这些心态的表现,来源和目的。以下举例都确有其事,不只发生在我认识的一个人身上。我的阐述都是对事不对人,因此省略人物的名称与性别,都用他代替。

一,总干涉别人的个人事务,而且第一句话一定否定别人的做法

西方社会,人与人之间讲究personal space(个人空间),大家清楚什么事是自己的事,什么事是别人的事。大家见面会开诚布公的分享生活中各自发生的事,但这只是信息分享和增进彼此了解,绝对不等于要你给他做指导,如果人家真的需要一些建议,会问你意见。听到别人的分享,听众应该表示理解,才是有同理心的表现,这样会使大家关系更融洽。很多事不需要别人来帮助解决,只要有听众,让人能把心里的情绪泄掉就没事了。如果别人没问你意见,你就对人指手画脚,那是对人太不尊重了。

同样的情形发生在大陆华人之间,有些听者会马上说:“你做的不对,你应该那样做……”第一句话就先否定别人,因为他们总是把自己摆在一个比别人聪明或级别高的地位,用否定别人的方式来抬高自己。不管别人是为大家共同做的事提一个建议,还是讲人家自己的事,都先冷冷地否定掉再说。

接下来他们对别人的指导就更是不着调,如果按他们的方式做,当事人不但不能达到更好效果,还会更加花钱费力等等。因为他们不了解当事人的处境或者不能设身处地地为人家着想,只是把自己的经验生搬硬套到别人身上,口气又是强加于人,要当事人非得听从自己不可,如果不听从,他们就要说当事人爱控制别人或欺压别人。明明是他们在强行干涉别人的事务,当事人不接受,他们却打倒一筢。

如果指出这些人对人不尊重,思想太多自我,他们马上又转移话题说:“我是为你好才跟你建议的。”于是自以为是的控制欲被变成的大公无私的精神而狡猾的掩盖起来。请大家想想共产党是不是就是这样打着大公无私的旗号控制命令中国人的?

二,满眼都是别人的缺点,看不到别人的优点

在西方,大家见面的话题不是象中国的英语教育里教的那样只有天气。很多时候大家见面问好后,往往会说:“我喜欢你的新衬衫!”“你的新发型让你更年轻!”等等让对方高兴的话,这样可以表达自己对对方的关注,让对方知道你很注意他的变化,说明心里有他,也让对话气氛活跃。即使是我工作中的正式会议,比如市政府召集某项目的规划师、建筑师和业主开会,会前等大家到齐的过程中的几分钟,规划师也会和市政府规划师这样东拉西扯,沟通感情。加拿大的规划局绝对不会象中国那样行贿受贿,但人是有情感的生物,不是外星人,这种正面的情感交流对于项目的推动很有帮助。

而大陆华人,对别人视而不见已经算好的了,一些人对别人的反应往往是批判。赞美别人对他们来说太难了。看见别人穿漂亮衣服,做漂亮发型,会说人家臭美。因为他们从共产党教育里学到的是批判别人和艰苦朴素才好。

拉关系一定是在酒桌上,只有巴结和虚意奉承,也没有真心赞美。正式会议上各个都象机器人,拘谨而难以相处。起来发言一定是立正站好,义正词严,一点不自然。很多人在海外生活多年这些习惯都不能改变,因为他们人在海外,却只跟中国人打交道,也不去了解西方文化,一味赚钱,本地著名的公园、博物馆等也都不去看,更没接受过西方教育,所以表现的还和共产党死板的课堂教育一样。

三,贬损攻击别人不叫幽默

西方人的幽默感是出了名的。他们的幽默往往是对客观事物做一些逻辑游戏,或对自己的自嘲,放下身段表现一种轻松的气氛。华人也可以很幽默,比如香港华人说西方圣诞节习俗时说:“我们过节都是kill(杀)猪羊,你们kill(砍)小树。”这个笑话可以让大家都笑,因为有逻辑错误,就是树不能吃。我在华人里也是很有幽默感的,比如一次同事们说起年龄,他们很惊讶我已经50岁了,一位女同事惊讶地说:“你看着顶多38!”一个男同事阿里故意开玩笑说:“你看着比较年轻,看着只有49。”女同事急着要纠正他,我却抱着拳扭一扭,愉快地说:“真高兴阿里说我只有49。”大家都能听懂我们在互相开玩笑。阿里在用明显不符合事实的事来开玩笑,逻辑又说得通,因为还是说我年轻。而我在自嘲,大家都已经认可我的年轻了,实在没必要再争我就是显得年轻,退一步夸一下拿我开善意的玩笑的同事,反而更好玩,也让人觉得你更好相处。

可是很多大陆来的人,没有幽默感还算好的,把贬损别人、刺激别人、中伤别人当成笑话,达到抬高自己贬低别人的目的,实在是太缺德了。

中国大陆的相声等喜剧界普遍有这样的问题,外国的脱口秀往往拿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开玩笑,而说相声的人往往是在攻击搭档。脸书上也有一些中国大陆人上传的视频小品,内容我觉得不堪入目,粗俗暴力野蛮,女人都是悍妇在骂男人,孩子都是黑社会在整家长,家长见老师第一句话就是嚷嚷,而且第一句话几乎全是否定词。很多在海外多年的大陆华人还看得乐此不疲,长此以往,从中共国带出来的毒如何能被清除?有些人还把这样的视频转给我看,我不但不会开心还会觉得恶心。

这些人骨子里融入的都是整人为乐、损人为荣,自己都意识不到了。

最极端的情况是办丧事,这可以说是一个家庭最大的伤痛。加拿大那么多族裔的人,遇到此事都会对死者家属表达最诚挚的问候,给予宽慰,香港台湾人也做的不错。而中国大陆来的一些华人,竟然可以随便编排别人家的死者,或者调侃死者与家属的关系。让本来已经非常伤痛的家属更加痛心,死者家属指责他们的做法,他们却满不在乎地说自己是在开玩笑。

人死为大是基本人伦,任何人去世后,家属的悼词都是尽量讲述死者生前的可贵,不会公开讲他任何短处。只有文革才让人夫妻相斗,父子相残。所有挑动死者家人说这样话的人的思想都是文革余孽。

别人家的重要一员去世,竟然能成为开玩笑的题目?这种人只是因为是第一个问题里那样的人,对人指手画脚,看到他那套东西不好使,别人不会在个人事务上受他摆布,就用这样人家最伤心的话来刺激人。喝狼奶长大果然人性缺失。

喝狼奶长大,如果不去主动去除,无论在海外生活多少年毒也去不掉。为私为我的心还用各种理由掩盖。大疫之中,保存正面的心态有助于保持阴性。为了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以前华人觉得无所谓的一些事该改改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