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之江新军”连折三将 中共高官已成高危职业(图)

2022-02-03 12:08 作者:李林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1月20日,黑龙江省人大通过任免名单,决定免去王永康的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职务。
1月20日,黑龙江省人大通过任免名单,决定免去王永康的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职务。(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2年2月3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林综合报导)从中共浙江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被双开,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的被问责,到黑龙江副省长王永康的“失势”、赋闲,习近平的“之江新军”已经连折三将。中共政坛近年最受瞩目的所谓“之江新军”新生代力量陆续折戟,这说明“之江新军”虽受习近平重视,但已经不是一个安全的护身符,整个中共官场在二十大之前硝烟弥漫,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高危职业。

王永康受挫于“秦岭别墅事件” 外放黑龙江下野

上周三(1月26日),之江新军“昨日之星”、原黑龙江省委常委兼副省长王永康被任命为黑龙江省人大常务副主任,彻底退居“二线”。

王永康出生于1963年11月,早年被分配到中国兵器工业五二研究所宁波分所工作,直到2001年脱离军工系彻底转入地方政坛,先后主政过余姚市、丽水市。2016年,王永康由丽水市委书记升任浙江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跻身副部级,时年53岁。同年年底,王永康首次跨省任职,主政副省级城市西安,俨然成为“之江系”冉冉升起的新星。

王永康主政西安,成就斐然,西安市的竞争力大幅提升。然而,此时也正是“秦岭别墅事件”导致西安政坛地动山摇的多事之秋。此事牵连甚广,前后多名陕西省、西安市官员牵扯其中,既有参与其中者,更有对习近平指示阴奉阳违者。尽管王永康主政西安仅两年多,但此事定然对其未来仕途造成不利影响。2019年2月,王永康离开西安,被外放到黑龙江,仅以一名普通的副省长身份列坐省委常委班子,其地位甚至更在兼任省政府党组副书记的李海涛之后。自从北上黑龙江,王永康这一昔日政治明星逐渐淡出公众视野,“泯然众人”。

周江勇涉嫌与蚂蚁科技公司官商勾结被“双开”

与王永康赋闲几乎同时,中纪委公布原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被“双开”的消息。2021年8月份落马的周江勇(1967年9月出生)为十九大以来浙江“首虎”,早年在家乡宁波从政,参与杭州湾新区开发,此后主政舟山等,中共十九大前夕主政地级市温州,并跻身省委常委,转年2018年又升任浙江省会杭州市委书记。

此次周江勇被“双开”,中纪委指其背离两个维护以及与资本勾连,支持资本无序扩张,搞迷信活动,对抗组织审查。其中“与资本勾连,支持资本无序扩张”的表述为首次出现,“应私营企业主请托违规选拔任用干部”的表述也十分少见。

作为浙江本地人,周江勇在当地的社会关系要比其他之江官员复杂得多,这为他的仕途埋下了巨大的隐患。事实上,周江勇落马后,其复杂的政商关系网披露,包括姐姐、弟弟和一名族弟在当地经商,不少人涉足石化能源、地铁支付系统等敏感项目的消息也被曝光。

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导致徐立毅落马

而在王永康赋闲、周江勇被“双开”前夕,中国官方也公布了郑州“7·20”暴雨灾害调查的结果,另一位浙江政坛崛起的官员、原河南省委常委兼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1964年8月)被严厉问责。早前河南省委常委换届,退出河南省委常委梯队的徐立毅被立案调查,接受行政降级和免职处分,仕途就此终结。

1月21日,中国官方发布措辞极为严厉的通稿,称徐立毅“作为时任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不力,对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风险认识不足、警惕性不高、防范组织不力,灾害发生后统筹领导和应急处置不当,督导检查和履职尽责不到位,造成严重后果和不良影响。徐立毅同志对郑州市在灾害中暴露出来的相关问题,负有重要领导责任,应予严肃问责。”

这三人原本有“之江新军”后起之秀的光环,可能受到更多的关注,但是最终未能一一通过考验。如今,他们的仕途突然遭遇不利,从表面看原因不同,有的是自身贪腐,有的是意外状况的发生,还有可能在外界看来都不甚了了,但是回溯问题的发生,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仕途经历,那就是曾经主政过一个庞大的省会甚至副省级城市。

所谓之江新军新生代,一旦被委以重任,又要面对十倍百倍于他人的诱惑,必然高危。对于那些还身居高位者,也不妨从中看到所谓“之江新军”也只是外界的一种想像,不仅不会因此有了保护伞,一旦犯有过失危险性更大。

之江新军是怎样异军突起的?

之江新军,一般而言是指与习近平主政浙江期间有过颇多交集的地方官员,尤其指近年崭露头角的高级官员,如中央政治局委员陈敏尔、蔡奇、李强,全国政协副主席兼港澳办主任夏宝龙,陕西省长赵一德等等(近年其外延已经泛化)。

必须承认,其一,造成这一局面的,有其客观因素,那就是当用人之际,发掘和培养人才是需要时间的。因为习近平既往的从政经历,个人经验和好恶会在选人用人初期发挥更大的作用,故旧官员群体的大量涌现难以避免。

其二,“故旧”标签不是免死金牌,其本身也并非安全的铁板一块。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并没有回避习近平主政时期的闽浙沪地方官场,其中甚至不乏服务其多年的秘书张志南、徐钢等人,显然不能认为这是单纯的选择性反腐。

其三,它是历史性的出现,也必然随着官场的新陈代谢而消失。随着习近平执政日久,其用人早已不限于既往的熟人圈层。在中共高层的内斗之时,丢卒保车、丢车保帅的事情时有发生,为中共卖命的人,最终都难以善终。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