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香港民主已死 下一个是澳门?(图)

2021-10-27 08:37 作者:高锋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澳门
澳门(图片来源:免费图片)

【看中国2021年10月27日讯】成立超过十五年,在澳门具有一定影响力的非建制网络媒体《爱瞒日报》10月20日起停止运作。外界相信,有关决定与民主派政治团体“新澳门学社”的议员被撤销参选立法会资格有关,有熟悉“爱瞒”运作的人士不排除另有内情。“爱瞒”突然销声匿迹也使人担心香港的异议网媒会步其后尘。

爱瞒日报》停业的消息来得很突然。10月19日,“爱瞒”在社交平台上表示,“由于前所未有的环境变迁,资源短缺,‘爱瞒’社交平台从20日凌晨零时起停止运作”,但“爱瞒”没有进一步解释“环境变迁”和“资源短缺”指的是什么。

上世纪60年代,澳门的左派组织趁着“文化大革命”在中国如火如荼,引入“文革”斗争手段。1966年12月3日,群众在市中心聚集,冲击市政厅和警察局。澳葡政府宣布戒严。其后澳门总督签署“认罪答复书”,历时两个多月的冲突事件才划上句号。

一二三事件”巩固了左派势力在澳门的影响力。无论回归前后,亲北京媒体一直垄断当地传媒行业。事实上,澳门的主流媒体长期受政府资助,无法独立监督政府,直到《爱瞒日报》等独立媒体出现,才打破这个格局。

由澳门民主派政党“新澳门学社”创立,2005年11月创刊的《爱瞒日报》名称来自澳门主要报纸《澳门日报》的谐音,最初是附属“新澳门学社”的宣传刊物,2010年独立出刊,其后更发展为网媒。

民主派丧失议席影响“爱瞒”资源

在创办初期“爱瞒”内容以讽刺时弊为主,近年来则集中报道澳门主流媒体所忽略的政治事件,包括澳门六四烛光晚会,以及澳门民主派人士,包括“新澳门学社”成员被撤销参选立法会资格。

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爱瞒日报》前社长周庭希表示,“爱瞒”的主要运作开支与“新澳门学社”共享。他说,自从澳门选管会7月裁定21名候选人,包括“新澳门学社”成员,不拥护基本法及效忠澳门特区政府,不具备参选立法会选举资格,“爱瞒”的运作就已进入倒计时。

周庭希说:“新澳门学社的主要经费来源是议员的薪金上缴和议员办事处津贴。当候选人被撤销参选资格,议员薪水没有了,议员办事处的津贴也没有了,等同断了经费来源,直接导致学社没有钱招人,所以‘爱瞒’停止运作从撤销参选资格那天开始,已经是可以预期的。”

众筹是香港部分网媒筹集资金的主要方式,但周庭希认为这个方法未必适用于挽救《爱瞒日报》。

周庭希说:“虽然反送中浪潮后,香港公民社会已被严重打压,但香港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公民社会,也有不少人愿意捐款支持不同的项目。香港的人口是澳门的十几倍,也因此足以支援很多这样的(网媒)项目,但是澳门的公民社会相对薄弱,很多人都不敢发声,也不敢公开支持网媒的项目。基本上澳门只有两大类型的雇主,第一是政府,第二是赌场。大部分中产阶层都走不出这个经济圈。”

香港《苹果日报》多名高层和编采人员早前因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被捕,营运资金遭当局冻结。今年6月,“苹果”以员工安全和人手考虑为由决定停刊。

“爱瞒”网站脸书专页一度遭屏蔽

在澳门非建制派人士心目中,“爱瞒”的影响力足以和香港早前停刊的《苹果日报》相提并论。

虽然“爱瞒”停运在周庭希预料之中,但10月20日负责人把网站和脸书专页也一起屏蔽,把所有新闻资料非公开化,使他感到震惊。

周庭希说:“《苹果日报》当时面对超级巨大的压力,但是《爱瞒日报》并未遇到这样的情况。它们纯粹就是缺钱。据我所了解,没有人下令要他们关这关那的。其实中止营运的话,停止更新内容已经足够,但是当你把它‘斩掉’(屏蔽网站),日后公众就很难寻找这些历史纪录。其中一个可能,他们在结束运作后,不希望以前的材料给他们带来麻烦,所以干脆把以前的材料处理掉,那就没有后顾之忧了。我猜测是这样的一个原因。”

10月22日,也就是两天之后,事情出现戏剧性发展。

周庭希说:“‘爱瞒’内部开了个会议。消息人士透露,没想到关闭网站和脸书专页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决定重开网站和脸书专页。近年来,无论港澳政治上都有翻天覆地的改变。最近十年,澳门官方一些低调处理的事件都是由‘爱瞒’所揭发或者重点报道。‘爱瞒’保存了很多不同的声音,也是官方版本以外论述的主要载体。”

《爱瞒日报》原副社长崔子钊向美国之音表示,不排除“爱瞒”停运有经济以外的原因。

崔子钊说:“不一定是官方渠道直接跟他们联系。据我所知道,澳门的民主派团体经常会有一些‘线’,这些‘线’可能来自中国大陆,他们会到澳门跟民主派接触,中国大陆当局是透过这些‘线’去了解澳门民主派的动态。不排除有人透过这些‘线’传达信息,也就是‘爱瞒’不能搞下去了,要停了。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但这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因为我以前负责过‘爱瞒’的编采和营运。我知道有这些渠道。”

当年崔子钊带领《爱瞒日报》进入网络时代,也见证了“爱瞒”的全盛时期。停运前夕“爱瞒”脸书专业的粉丝数接近12万人,超越主流的《澳门日报》。

崔子钊说:“其实很多读者他们都是透过网络来看的。网络媒体的传播率不比主流媒体少,而且像《苹果日报》等主流媒体被打压导致解散之后,很多他们的专业记者现在都是在网络媒体工作,所以网媒的新闻质量是一点都不比传统媒体差的。当然,主流媒体不管规模还是资源都比独立的网络媒体大很多,但是独立的网络媒体有更多发挥空间,有自由去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在网络世界是比较讲究互动性的,像《爱瞒日报》规模很小的独立网媒,但是它的影响力可能比电视台或者传统报纸要大很多。”

“爱瞒”深入报道社会运动

2014年,澳门政府向立法会提交高官保障制度法案,又称“高官离补法”。法案容许行政长官和问责官员卸任后,取得多项现金补偿。行政长官任内会获得豁免刑事诉讼。这项法案引发澳门自主权归还中国后最大型的抗争。有人发起游行和包围立法会,有数以千计澳门市民响应参与。最终澳门政府在压力下撤回法案。

崔子钊说,澳门主流媒体包括报纸和电视台一向极少报道关于政府的负面消息。当年“反离补”事件震动澳门社会,“爱瞒”的深入报道功不可没。

崔子钊说:“‘反离补’社会运动事件是一个转折点。澳门政府意识到网络媒体的影响力,开始关注网媒的动态。澳门中联办曾邀请当地主流媒体会面,敦促它们大力发展网络新媒体。《爱瞒日报》在‘反离补’事件后开始受到官方的打压。我本人在当年8月在一个民间公投的宣传活动当中被警察抓走。”

崔子钊担心,“爱瞒”在一夜之间消失只是港澳两地非建制网媒受到打压的序幕。

崔子钊说:“以澳门来讲,每个媒体都要向新闻局登记,但是到现在是没有网络媒体这一块的登记,只有报纸和电视台的登记。以后澳门也好,香港也好,可能会对媒体登记制度下重手。譬如网络媒体可能不获得批准到某些场合采访。这将影响到网媒获取新闻的途径。当局也可能从立法入手去限制网媒。将来网媒在发布关于中共的负面新闻时,会否受到审查呢?澳门比较常见的是私下的打压,给你提个醒。不排除香港也会跟着这个方向走。”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向美国之音表示,基于历史背景,港澳两地政府对于非建制网媒的看法不尽相同。

陈朗升说:“澳门民间社会在‘一二三事件’之后已全面向北京靠拢。中央对澳门比较放心。当地政府官员和亲北京团体不必刻意寻找打击目标;反而在香港,无论政府官员还是亲北京团体对于寻找打击目标不遗余力。”

林郑“施政报告”提出打击假新闻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早前在“施政报告”提出由政务司司长统筹打击假新闻。林郑月娥表示,目前实体报章和媒体有本身机制,却没有法例规管网上发布假消息,海外其他地方都有法律打击散播仇恨,她认为社交媒体效力非常大,不可轻看,如散播仇恨会出现极端恐怖主义,会让社会安全响起警号。

陈朗升说:“目前看来,假新闻法和基本法23条应该‘跑不掉’,总有一天会出现的。尤其假新闻法的影响会比较明显。一般来说,网媒处理新闻的手法比较任意,核实的工夫未必抓的那么紧。‘中招’的机会也因此相对较大。”

香港两家非建制中文网媒近日先后被当局或亲北京人士点名批评。其中,“众新闻”一篇以“(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拒保证(基本法)23条不以言入罪”为题的的报道被保安局批评误导市民。

“立场新闻”日前披露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于出任特首期间,兼任物业顾问“戴德梁行”日本公司董事逾一个月,但其利益申报未有提及。其后梁振英批评“立场”别有用心,指责“立场”是美国代理人,要求“立场”公开与美国政府、政界人物和非政府组织的关系。

(原题目:澳门《爱瞒日报》突然停运 港澳异议网媒生存空间亮红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美国之音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