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去年拼了命回国的留学党 今年挤破头也要出来(图)

2021-09-01 09:2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戴着口罩的乘客在北京机场
图为8月10日,戴着口罩的乘客在北京机场。(示意图/非本文图片/图片来源: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9月1日讯】疫情下,留学生可谓“关关难过,还是关关过。”去年他们拼了命也要回中国,今年却挤破头也要出来。一个字:“难!”

临近9月,开学季即将到来,上了一年网课的海外留学生们,陆续接到了学校线下开学的通知。那些去年花好几万抢机票回国的留学生们,如今又挤破头出国。

看看这些留学生的返校之路:

Lee在登上返校飞机的前一天,发现自己的健康码变黄了,原因是他前两天开车路过的地方变成了中风险地区。他和家人跑遍了社区、防疫站、公安局,一天测了三次核酸,才终于在上飞机前换来了绿码。

原以为和同学包机返校可以少点麻烦,但南京突如其来的疫情,将小马的计划全部打乱。新航班赶不上开学时间,他不得已退掉直飞的包机,换成了飞行时间长达35小时的转机航班。延长的飞行时间,意味着旅途风险的增加,小马又开始新的烦恼。

昂贵的机票、长途飞行的疲惫、疫情的风险、父母的担心,每一件事都让留学生们返校路变得漫长又艰难。

一 为了赶飞机,机场坐一夜算什么?

加拿大某大学大二学生@默笙自述:和众多留学生一样,因为疫情,我去年没法如期到加拿大上课,而是在中国上了整整一年网课。即将升入大二的我,连学校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12小时的时差,让我不得不“阴间作息”,通宵上课,白天补觉,让我的心灵、身体受到双重打击。

在国内过北美时间,是一种怎样的煎熬呢?

简单来说,晚上一边听课,一边断断续续打盹睡;白天小鸡啄米打瞌睡,怎么睡也睡不醒。

因为不是所有课都会录播,基本上从晚上八九点开始,我就得守在电脑前,一直到天亮。假如两节课之间有两个小时的空当,我可以眯一会儿;没有的话,就只能熬着。

白天,不出门的日子里都在写作业;而需要出门的时候,电脑也不能离身。

一次朋友生日,十几个人中有一半是留学生。大家原本都在KTV愉快玩耍,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八点了”,瞬间齐刷刷的,一排电脑摆在桌子上。上一秒还在唱歌,下一秒KTV变教室。

这种“吃不好、睡不好、玩不好”的感觉,让人抑郁。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煎熬,我在接到学校开始线下授课的通知后,兴奋地开始准备返校。

尽管父母很担心,但没过多地干涉我的决定。考虑到国外的疫情,我不想转机增加感染风险,于是买了从上海经停首尔飞加拿大的航班。

“16个小时,人民币3万元,首尔不用下飞机。”这已经算是返校的最优解。一瞬间,我以为时光倒流,像极了我去年加拿大高中毕业研究回国机票的时候。

去年如何回国的难题,今年变成了如何安全地出去。

万万没想到,国内多地疫情突然暴发,家在山东的我如何从济南去上海成了新的难题。

看到网上各种关于“上海出境飞机的排队候机时间长”的新闻,当初预留的4个小时值机时间怕是远远不够。

为了能不出意外地顺利上飞机,我选择了前一晚从济南到上海的高铁,提前到达上海。

怕自己睡过头,我不敢出机场找酒店,想着在机场找个连排凳子躺一下也行。结果是我太天真,偌大的机场连个能躺下的凳子都找不到。拖着两个大箱子的我,只能蜷缩在机场的角落凑合一宿。那一刻,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孤独和无助。

原以为上了飞机就万事大吉,谁成想,煎熬才刚刚开始。

放眼望去满满当当的人,大多像是和我一样返校的留学生。为了防疫,大多数人和我一样都穿了防护服,但看到这样人员密集的环境,多少还是有点心慌。

我安慰自己,大不了16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卫生间,看看视频,睡睡觉,忍一忍就过去了。

没想到,我的平板电脑不支持飞机上的屏幕充电,而我提前下载的视频和单机游戏都在里面。座位下方的插座早就被同排的人用了,无奈之下我只能把飞机自带的电影再看一遍。

因为无聊,这趟旅程显得格外漫长。

好在最后一切顺利,现在的我已经成功入境加拿大,开始为期14天的居家隔离。看着窗外异国的街道,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二 每天刷一遍机票价格,成了刻在DNA里的事

英国某大学大一学生小安(化名)自述:我高考失利了,妈妈决定送我出国念书。经过了一年多的准备,今年6月份,我终于拿到了一所非常不错的英国大学offer,一切似乎都走上了正轨。

可我没想到拿到offer只是漫漫出国路的开始,更不会想到之后竟有那么多麻烦与曲折。

第一次出国留学毫无经验,听信了留学中介“统一办理签证”的说辞。可中介却不肯腾出人手专门办理我这一单,一拖再拖,迟迟没有进展。直到现在,我的签证还没有结果,其他事项也一起被迫延后。

最糟糕的是,中介告诉我要等签证过了才能买机票。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机票的价格像股票一样飞涨,从几千块涨到了现在的3万。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会随手点开购票软件,刷一遍机票的价格,这好像已经变成了刻在我DNA里的事情。

也是在这段时间,我在搜索学校相关信息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名为“2020s艰苦留学党”的论坛,里面都是些和我同届的留学党,大家各有各的困难。

论坛的氛围很好,一群抱团取暖的人集合在一起,分享自己找到的留学资讯,倾诉独自在外的烦恼。

妈妈不太理解我对机票价格的担忧,她说:“实在不行就买贵的呗。”她的包容反而给了我更多压力,担心高昂的留学费用会增添家庭的负担。

这些焦虑与烦恼,更适合在论坛里和同龄人交流。反正在网上,没人知道我是谁。

看着机票价格水涨船高,我越来越心焦,有一天在日常浏览机票价格时,我突然发现了一班只要8000元的飞往伦敦的航班,我飞速下单!

之后,我赶紧发了个帖子,和论坛里的姐妹分享这个消息。

然而,我后来才知道,我买的航班需要转机,而且两次行程分别由两个航空公司承包。这就意味着只要其中一个航班出现变动,就有可能对整个行程产生影响。

但这么便宜的机票,我又有什么好挑拣的呢?

留学这件事情,虽然还未启程,但我已然感受到了它的艰难之处。学费、旅途的费用、未知的环境和陌生的语言,每一项都是挑战。

我却仍然忍不住在心里对之抱有期待,就像留学论坛里大家总在说的一句话:“关关难过,还是关关过。”

对于未来,有期待、有担忧,但起起落落的,不就是生活吗?

三、边打工边上学,我已经快顶不住了

澳大利亚某大学大二学生惠鸽(化名)自述:当欧美的大学逐渐回归线下授课的时候,土澳的留学生依旧在上“家里蹲”大学,我便是其中之一。

返校上课遥遥无期,我干脆在北京找了一家大厂实习,开始了上学与打工并行的双线生活。然而,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充实有趣,倒是满满当当的日程快要把我的身体和精神拖垮了。

在大厂搬砖的日子,每晚11点才能回家,学校的课程因此落下好多。

今年是未能返校的第二年,上着网课的我,感觉与地球另一半的那个城市越来越远。眼下的计划是好好实习,享受国内的生活,随遇而安。

每当有关留学生的词条登上热搜榜单,评论的两极分化总是异常严重。吃瓜网民觉得:“疫情那么严重,干吗非得去国外上学,去不了也是活该。”

家里有留学生的人,则会因为这些负面消息徒增烦恼,将不安传递给孩子。

卡布达所在的北美学校家长群,这两天因为一场直播换了画风。上周还要联名写信、让学校增添网课选项的家长,这周变成了“看起来没那么糟糕,一片祥和,我也想去看看”。

“太阳会照常升起,阳光会扫去阴霾。”/一位留学生家长写给陷入焦虑的孩子们的一封信

其实所有的焦虑不安,都来自于对未知的恐惧。能不能安全返校、能不能如期上课,这样的焦虑,也许真的要到尘埃落定的那一天,才能消除。

責任编辑: 菲菲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