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党徒和家法(图)

2021-08-10 10:00 作者:吴侃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21年7月1日,中共建党庆祝活动
2021年7月1日,中共建党庆祝活动。(图片来源: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6月发文《重温经典砥砺前行|永不叛党不仅仅是一句誓言》,谈“永不叛党不仅仅是一句誓言”,文中提到顾顺章,人们对此时提顾顺章的解读是警告那些叛逃海外的官员,以及现在在党内失势而心怀二意者。中共虽然坚持这是它的“家法”,但之前还是在掩饰其血腥和残忍。中共过去在讲顾顺章叛变事件的处理时,总是半遮半掩。今天,在面对空前危机时也顾不得伪装,为了警告和恐吓变节者,更是撕下面具显出血腥残忍。

一个中共不得不提的话题

顾顺章的经历,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今天从提这个话题对一些人是个警醒。顾顺章是中共早年派到苏联去学特工的,按照后来媒体的宣传,顾顺章在苏联还学习过暗杀,这也揭示中共不仅是苏俄的间谍组织,而且在1927年成立特科之前,就已经做好暴乱准备。顾顺章除了做中央特科负责人,还直接兼任特科下面的红队(红色恐怖队)的科长,红队是中共用来锄奸、杀变节者的。顾顺章因手段残忍而出名,当时的同伙也很惧怕他。

1931年,顾顺章被国民政府逮捕后投降。中共知道后很恼火。中共为了威慑其他可能的投敌者,也为了自身安全,中共决定进行内部清理。所谓内部清理就是在自己党内制造恐怖,把顾顺章全家都杀掉,这个事由周恩来、康生带着红队去干。

后因一个曾参与那起谋杀的红队成员被逮捕,供出这个案情,并带人去现场勘测,挖出十几具尸体,才将这起谋杀案公诸于世,也是当年通缉伍豪(周恩来化名)的原因。

很多人知道这个故事,有一些却在替中共百般狡辩,对如此泯灭人性的手段,以斗争残酷作为借口,为中共开脱。

只是中共更不想让人知道的事实是,之前顾顺章家是共产党的一个联络点,顾顺章全家也都是共产党员。那时有很多一家都是共产党的家庭,今天的人误以为他们相信共产主义,他们中很多人根本没有读过马列的书,那些一家老小都是共产党,很多是因为经济考虑,可以多领取苏联的经费,苏联在给他们开工资。当时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共产国际是个情报机构,苏联提供钱,只是后来中共开始搞恐怖,进行暴乱,国民政府才开始清共,在那之前,共产党员是可以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在国民政府中任职,国民党中央委员就有中共党员,毛泽东在当时被汪精卫赏识,在国民党中央任委员和候补中央执行委员,1925年还被任命为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每月从国民党处领取120块大洋。

中共的上层领导人就是挥金如土,邓颖超讲,在1927年412之后,她跟周恩来在上海的浦江饭店住,浦江饭店当时叫礼查饭店,是上海豪华西式饭店,邓颖超讲:“那可是一个高级的饭店呐,当时住的都是外国人和‘高等华人’。”

共产党以内部清理的名义在杀自己党员,这跟中共打AB团、肃反等残害自己人的方式是一样的,有人统计,中共党员中非正常死亡的人里面,中共杀死的自己人比被敌人打死的中共人数还多。

中共杀手是六亲不认的,当时红队的副队长叫谭忠余,顾顺章很赏识他,把自己姨妹介绍给谭忠余,两个杀手成了连襟。得知顾顺章叛变之后,谭忠余立即跟妻子离了婚,另找了一个女人,表明跟顾顺章全家撇清关系。

当红队去顾顺章家行刑时,在顾顺章家里有一个人是到顾顺章家来玩的,这个人曾经救过周恩来的命,周恩来示意刽子手把这个人也杀了,尸体都被埋在屋子里。

中共一直把家庭作为控制和打击人的手段,但人们不知道的是,这种手段被用来对付自己人。早期在井冈山打AB团,把红军将领的妻子押去用刑,虽然中央特科在1935年就被解散,但这些手段却被中共保留下来,中共实在是爱不释手。

司法判案把家人作人质 用亲情作筹码胁迫逼供

如果把灭门用在“对敌斗争”的残酷做借口来掩饰,那么中共建政后,中共将这种把家庭、亲情作为人质,要挟打击异己的手段推广到社会上。这种以家庭的政治面貌来对待每个人,逼迫人们屈服,否则,全家都受牵连和影响,沦为贱民。在改革开放后是以法治的面目出现。

重庆唱红打黑时,那些被抓的人很多是跟重庆之前几任官员有各种关系。薄熙来以唱红打黑的名义打击异己,将这些人抓起来。

那些被抓的人如果不配合公检法的要求作伪证,不肯自证有罪,办案人员就会告诉被审者,再不配合,就把你老婆抓来,让他们尝尝在这的滋味。那些被抓的人一听,把自己家人也抓来如此折磨,吓坏了,乖乖就范,一个个的都配合,按照公安的要求招供。

不要以为远走他乡,就可以逃脱中共魔掌。周永康被抓后,他儿子在四川的马仔刘汉闻风躲到国外。但没多久就主动回国自首,被判了死刑,很多人认为刘汉傻。

专案组要给周永康定的罪,证据链是指向刘汉,刘汉不回来,案子结不了。专案组给刘汉带信,你不回来配合调查,你刘家可能就绝后了,你在大陆那几个儿子、孙子,包括你那只有几岁的小儿子,甚至你那离婚的前妻娘家也受牵连;你回来配合把周永康的案子结了,就给你刘家留后。此时,刘汉才明白,自己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双规——纪委的黑监狱

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赛事故后,景泰县委书记李作壁跳楼自杀,网上开始猜测县委书记李作壁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跟纪委谈了话之后就自杀了,纪委跟李作壁谈了什么不知道,纪委跟李作壁谈话是否涉及贪腐问题,但那些大贪官,动辄贪污数十亿、上百亿的官员都没有判死刑,李作壁怎么就自杀了呢?人们猜测李作壁跳楼自杀是为了保护同伙,让同伙能照顾自己家人。

当腐败是制度性的时候,一抓一个准,很难有抓错了的。至于景泰县委书记李作壁自杀的原因,是受纪委暗示,他的问题很严重,不可能走过场;还是李作壁感到罪责难逃,惧怕被双规,因此选择自杀。其用自杀来让其他官员逃脱被追责。

“双规”在中国大陆媒体中已经成为一个经常出现的词语,双规的执行机构是由共产党的纪委。纪委在中共党内是起一个监察作用,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纪委又赋予东场的权力,可以抓捕、关押党员,这是中共对党员的一套党内家法,名曰:双规——要求接受纪委审查的党员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对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

“双规”是一个先于司法程序的对人身自由进行限制的党内措施,在检察机关证据不充分或其它原因不能直接介入时,纪委出面执行“双规”。

按理不论中共赋予纪委什么权力,都不能作出与宪法相违背的规定。《宪法》第三十七条,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拘留人的时候,必须出示拘留证。”而且“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一般应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

作为党的一级组织,纪委代表党的意志。党领导一切,本来法律在中国大陆很多时候只是一个摆设,经常能听到律师讲案件程序不符,但法院仍然开庭宣判,因为公检法都是归党管。

纪委不仅把人抓了,还要在看守所之外,纪委的地盘进行审讯,不许律师介入。说这是“责令有关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对涉及的问题作出解释和说明。凌驾法律之上,不仅违背《宪法》、《立法法》、《刑事诉讼法》,还触犯《刑法》。

官方辩解,双规能防止被调查人拖延时间、逃避调查,隔离审查可防止互相串供,获得消息外逃。有时被双规就是官方没有拿到需要的足够证据,官方有时已掌握被双规者的违法证据,但还是将其双规,是官方利用这个机会敲出别的证据,或者挖出其他人的犯罪证据,利用双规给被审查官员一定心理压力,达到获取更多其他政敌的证据。

党媒在描述被双规的情形时,说被双规者在生活待遇上比办案人员高。生活待遇再好,也是被关押,更不能掩盖被非法关押的事实。此时,在一个阴森恐怖的氛围,待遇好更显得怪异、恐怖、促使人胡思乱想,是否是末日降临,对被关押者产生更大的精神压力。更何况还存在刑讯逼供,是要喂饱了再上刑。

双规属于法外之地,不受法律限制。一般外人很难知道被双规地点,更无法知道被纪委双规者的处境。因“双规”是党内私法,不是正式司法程序,表现出来也是五花八门,律师无法介入,被党内各派用来打击政敌。

不同案件,双规的情形也不一样。2010年,湖北一个官员被双规,精神压力大,承受不住,感到生不如死,在那里墙是软包,窗户也是封死的,房间内有摄像头,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有人监控,任何时候都有两个人陪护监视,想死都没办法死。实在熬不住,他告诉监视他的人,说他受贿多少钱,东西藏在家里什么地方,他愿意带调查的人去家里取。经过看押者向上请示,批准之后才能出去。车开到他家楼下,一群人围住他,一直到他们家,门口还安排了人把守,怕他遛跑。进了屋,他说藏在那个大沙发里面,他让那些人帮他把大沙发搬开,大家在那搬沙发,稍微没注意,他冲到凉台纵深跳下去,摔死。人死了,家属不依,因为还没有取得证据,最后还赔了一笔钱给家属。双规场所的严酷,承受的精神折磨和压力,让人生不如死。

被双规者的待遇要看其背景,只要不是高层刻意要治罪的,虽然被举报,双规也有走过场的,把人关一段时间,再放出来,发一个通告说问题查清楚了,官复原职或换个地方当领导。至于什么问题,查清楚了怎么,真是只有鬼知道。

还有一种是这个人拦住别人升迁的仕途,也会被政敌举报审查,查不出来,升迁的时机过了,再放出来;还有查不出问题,但事情闹大了,会出现相互商议一个方案。湖北省邮政的一个官员年轻有为,把省邮政从亏损做到盈利,仕途看好。被政敌举报,纪委查不出问题,就去查其妻子父母家的财产,是要栽在他头上一个罪名。后来他们家让美国国务院开了一个证明,证明钱来路是合法的海外汇款。到这个时候,纪委也弄得很被动,为了表明纪委这样查他不是陷害他,就让办事人员跟他商量,让他说一个不关紧要的问题,交代一定数额款项,并告知只要交待一笔小数额就行,不坐牢,而且马上结案放人。此人没有办法,只好承认一定数额的公款消费,才被“结案”,仕途从此终结。

被高层点名要查办的,情况就不一样。一个被关押的公安后来私下说,关押审讯他的那些人,有些是他认识的,还有以前的同事,“他们用对付法轮功的方法对付我,逼我交待,实在熬不住了,只好按照他们要求,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哪怕到监狱都是解脱。”一个用各种手段审讯别人的人,被双规后竟然也服服帖帖。

讽刺的是被双规的很多官员在国际上被列为有人权劣迹。武汉市前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杨世洪。被纪委带走时,杨世洪正在市委主持会议,他被叫出去的时候,没有意识到是被带走的,此时主持会议的另一个官员轻蔑地讲,这个人从此以后,再不会与我们共事。与会者大惊,刚才在台上跋扈的人,转身就成为过去。杨世洪在被叫出去之前,纪委已经给他定了调——有罪,此时配合调查就是做笔录,另一方面也显出其在官场被人厌恶的情形。

之前杨世洪没有在公安系统的经历,当时高层主张镇压的一派,不满武汉市公安局在迫害法轮功上不卖力,让杨世洪负责,委给杨世洪很大权力。2001年1月杨世洪升任武汉市委常委,5月开始在市委办公,从武汉市总工会主席,又加上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杨世洪被提拔在当时官场觉得来路不正,所以他的晋升履历是模糊不清的,没有列出他在政法委和武汉市公安局上任的时间,到9月杨世洪已经把政法大权握在手里,开始全面分管政法委和610。杨世洪没有辜负期望,但因把镇压中跋扈的那套作派拿到官场,他的话在公安局就是命令,周围的人也只好忍气不吭声。

杨世洪赶上机会,之前公安系统没有什么钱,所以公安人员都是想办法捞外快,而杨世洪上任时正是镇压法轮功最疯狂时期,上边为了尽快镇压下去,拨了很多钱。对于一个没见过这么多钱,也没有完善财务制度的公安系统,都是领导签字报销,所以,公安局中很多人还是要讨好杨世洪。

与杨世洪有瓜葛,最后导致杨世洪落马的那个女老板开了一个酒楼。当时出现一个景象,到吃饭的时候,酒楼边停的车很多是公安的牌照。车多到只有停在路边,交通高峰期,直接影响交通,每天要派一组交警负责疏通这个路段的车辆。因为杨世洪要求公安局在那个酒楼吃饭才能报销,所以不管是为了公款消费,还是为了讨好局长,公安请客都改去那家酒楼消费。

杨世洪发迹与倒台,竟都是出自江家帮,有人猜测是江派内斗把他拉下来。之前上海那个从中国银行贷款几百亿在香港闹得风生水起的周正毅被介绍到武汉,在后湖乡购置3000亩土地,因为后续资金不到位,杨世洪认为周正毅是个普通商人,就起了心吞并那块地。3000亩地实在太诱人,按当时市里规定,官员根本拿不到这么大块的地,一次最多能拿100亩。杨世洪把地皮转给自己的关系——那个开酒楼的女老板。周正毅不依,一直告到湖北省委,当时杨世洪正得势,纪委不敢直接查他,就迂回查有关的基层官员,为此省纪委先双规了一个村长,知道周正毅签的那3000亩地被杨局长变更手续转给别人。有人认为当时要查杨世洪的可能不是周正毅,因为那时周正毅自己已是官司缠身,要进监狱。

参与对杨世洪审讯是一种政治资本,一些人之后得以升迁,现在武汉市检察院政治部的左大文仍经常讲述审讯折磨杨世洪的往事。

一个破坏人权的恶棍自己也沦为没有人权的,是讽刺,是报应。能成为破坏人权的恶棍,必须要依靠党,否则,一个人不论有多坏,他没有能力干那么大的坏事。只是党要一贯正确,并习惯卸磨杀驴,说翻脸就翻脸。

作为党员享受了很多利益,甚至贪腐,那么党也要其党员付出个人权利,有得必有所失。但当人们开始惧怕,想脱离中共也很难。中共至今是一个能进不能出的组织,上了贼船就别想下来。特别是当中共感到危险时,又拿出顾顺章的往事,那是要党徒全家作人质,威胁党徒不得叛党,并要求党徒一遍遍重复入党誓词,记住为党献身的毒誓。

来源:看中国专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