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郑州小哥遇险:车厢传窒息哭喊声,我不想死(组图)

2021-08-02 00:45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郑州 暴雨 地铁
郑州市突如其来的泄洪加剧了当地灾情。(图片来源:微博合成)

【看中国2021年8月2日讯】7月20日傍晚6时左右,郑州市持续暴雨令洪水倒灌涌入地铁5号线,列车在沙口路站至海滩寺站区间内迫停,至少500多名乘客受困车厢。受困者在久久等不来救援人员后,展开自救行动。王洋洋就是其中一人,7月22日他在郑州地铁5号线砸窗救人后发出网文,诉说了他在地铁内的惊险遭遇。

以下为他的亲述:

只几分钟,洪水开始往车厢里灌

这是一个大雨淅沥的下午,4点,我和媳妇骑着电动车去健康路摊客烧烤店查看情况。

回来的时候发现电动车被大水淹没了。无奈步行至地铁口。 5点进了地铁站,一站都没坐到头,车子往前走了大概1、2分钟,列车就这么停了。

往窗外看,铁轨上全是水。刚开始是清水,迅速变成浑浊的黄色水。而且水位上升特别迅速。

我迅速报警,但是占线一直拨不出去,往车里一看,车里人开始慌了,只几分钟的时间,洪水已经开始往车厢里灌。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外面的水位已经没过一大半车窗玻璃,车内已经过了膝盖,列车司机急匆匆从车头跑到车尾的驾驶室,他在里面一通电话求助之后,迅速启动车子往反方向冲,只是水位太高,没冲出去几米,上面高压线劈里啪啦火光四射。

整个车厢貌似也脱轨了。这时候我是真的慌了。

郑州 地铁 淹水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快走啊,再不走要死啦!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列车长跟一个随车指挥俩人决定不能再等,抓住时间往外冲,然后强壮的人在前面,手拉着手往外冲,但是当大家都准备好之后,舱门打开的一瞬间,洪水直接顺着门往里灌。

不知道是水流太大还是带头的人犹豫要不要往洪水里跳,就这样,洪水一直倒灌,车厢里的水位极速上升,最后几节车厢的人已经没有生存空间了,我只听到后面人大喊:快走啊,再不走要死啦!

但是前面丝毫没有冲出去的迹象,我彻底绝望了,此刻我媳妇还在一根立柱后面,洪水已经到脖子了,完了,我大声喊道,要是不准备走,就赶紧关门。

然后驾驶室的门被洪水啪的扣上,一个顾客的手指被夹住了,看着他嚎啕大叫,我们没一点办法。好的是,洪水暂时挡住了,水位上升慢了下来。

郑州地铁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空气越来越少,大家都大口的喘着粗气

大概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车内气氛异常凝重,有的女孩已经几近崩溃。

有的已经开始录制最后一条视频。

车内水位还在上升,上部分的空气越来越少,大家都在大口的喘着粗气,那种压抑感,窒息感让人绝望。

看见满脸泪痕的媳妇,想着家里的两个闺女,我不想就这么放弃,我不想死。

我安抚好媳妇,开始来回游动,寻找出口,窒息,胸闷我几近沉下去。

我去后面拉紧急开门,拉了两个完全没有反应,氧气已经消耗完了,后面车厢传来有人窒息的哭喊声。我知道,再不抓紧,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砸了,能活命

我来到一个没有被水淹没的玻璃旁,我蹲下去从车坐里摸灭火器,但是没摸到,然后我就开始用尽最后力气用钥匙砸窗户,一次两次,无数次,握着钥匙的右手手心全是血,我想活,我想呼吸一口外面的空气。

这时一个大爷在鼓动乘客看着我,不让我再砸下去。他说再砸下去,水倒灌进来全死了。我说这个窗户没有在水下面,砸了,能活命。

在我这一吼中,旁边一个大哥支持了起来,他说:砸,再不砸要被憋死了。他递给我一把钥匙,于是我更加疯狂的砸,在我用尽全力之后,玻璃没有丝毫损伤,我彻底绝望了,为什么让我和媳妇赶上这趟列车,也许吧,这是命,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活着,只是苦了我俩孩子成了孤儿。

一阵发力之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和氧气,我意识开始模糊,毫不夸张的说,真的是跟演电影一模一样,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窗户被一大哥用灭火器砸开了。

我听到砰地一声,随后是玻璃刺啦碎裂的声音,这砰地一声绝对是我王洋洋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声音。我是华北水利水电大学的,我会水,只要能出来,我知道,活了,我活了。

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一股劲,貌似是副油箱开启了。我冲到碎窗户前,跟着那个砸窗的大哥钻了出来,然后我把媳妇拽出来,我和另一大哥一起把她扛到车顶。我哭着只说了一句:你老老实实在上面呆着,别担心我。

安顿好妻子后,我沿着车外墙上的电缆架子往车头走,她说:你咋不上来?我说:你听话,我去救人。

郑州地铁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绝望的人喊我英雄时,我哭了

两个先前出来的大哥抱着仨灭火器和一盘消防带沿着隧道往这边跑.

那个大哥给我一个灭火器,俺俩绑好消防带后,我抱着灭火器沿着电缆架往后面去,第一个玻璃,咚,一次,两次,三次,不知道用了多少次,我砸开了第一个玻璃,我知道里面的人分秒必争,我拖着身子挪到第二个窗户,一下,两下,又破开了一个窗户。

当我看见里面绝望的人对着我喊英雄的时候,我哭了,我不想当英雄,我只是知道被憋死淹死是多么的痛苦,我只想砸个窟窿让你们好受些。

到了第三个窗户,不知道是体力不支,还是这个玻璃结实的要命,我尽力了,我没砸开那个玻璃,我对不起那个窗户后面的人。

没敢停歇,我从刚才砸烂的窗户里喊出来一个哥们,我说你快出来,来,砸!只可惜那哥们也许缺氧过度,力气不足,砸了两下,灭火器掉洪水里冲走了。

我实在没办法,我大概想,三个窗户,外面空气流速这么大,里面的废气很快就能抽出来,应该不会再闷死人了。

然后我最后一点力气爬上了车顶,跟媳妇碰了面。

四目相对,泪千行。

我尽了一个爷们儿该尽的责任了。

玻璃碴子扎得太深,后来到医院打了一破伤风。

郑州 地铁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再后来回到烧烤店,里面东西全坏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感觉要面临倒闭啦,生活嘛,就是这样。

責任编辑: 天平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