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记协主席:香港需要真相 正义媒体需要支持(图)

2021-06-26 02:04 作者:李晴、何佳慧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接受《看中国》专访,谈到《苹果日报》被迫停刊和如何守护香港新闻自由。(图片来源:看中国视频截图)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接受《看中国》专访,谈到《苹果日报》被迫停刊和如何守护香港新闻自由。(图片来源:看中国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1年6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晴、何佳慧采访报导)《国安法》实施一年,港警上门拘捕壹传媒五名管理层及新闻工作者、警察查抄《苹果日报》并冻结资金,令这份26年历史的报纸难逃停刊命运。当政权屠刀对准传媒、记者处于风口浪尖,反送中知名前线记者“升哥”陈朗升临危受命,接过香港记者协会主席的大旗,为新闻工作者发声。他近日接受《看中国》专访时,谈到自己的心路历程。他强调香港需要真相,就算抓光所有人,记者还是会将消息传递出来,盼大家尽可能以各种方式支持正义媒体。

2019年反送中运动,《立场新闻》副采访主任陈朗升作为前线记者,走在催泪弹横飞的街头,为市民带来第一手直播报导。2021年,香港市面恢复平静,但记者的处境却比当年凶险得多,因政权已开了用《国安法》将新闻工作者拘捕、收监的先例。

抱最好的希望 做最坏的准备

陈朗升表示,竞选记协主席时已知前路困难,他入行当记者17年,自感要有所承担,为行业发声。做记协固然危险,他本身的公司也被视为政权下一个要清算的目标,“两个危险加在一起,就没这么危险吧。”他淡然说。

他很清楚记协未来一定会遭受打压,有行家前辈忧心地提醒他,未来四年情况会很夸张,“你要有心理准备被捕坐牢”。但他研判自己能够平安做下去,“我们合法注册,我们做的事符合法例要求,我们是为了行家发声争取,使用的全是合法手法,我们也不会带头去做任何违法的事,我看不到我们有什么危险。”但他补充一句,这是以“世界还是正常”为前提,很多人都已觉得香港不正常了,“如履薄冰,都是那个心态,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准备。”

“连坐法”对付苹果 传媒人心寒

6月24日,《苹果日报》出版最后一份报纸,正式停止营运。陈朗升以记协主席的身份发表回应,表示极度痛心,并向在各自岗位坚守到最后的同业致敬。他说:“今天《苹果》结束,不论对于业界,以至全香港,其损失均难以量度”。他强调,苹果的停运并非自身无法营运,或被读者放弃;因违法被捕的壹传媒人员,也全部未被定罪。《苹果》停运是“连坐法”,“一人犯错,全部遭殃”,传媒工作者“无不看在眼内,寒于心内”。记协严正呼吁特区政府信守保障新闻自由的承诺,让传媒工作者能免于恐惧地继续服务香港。

《苹果》在七一党庆前被取缔的预告最终成真,有人形容是港府讨好中央的“献礼”。陈朗升说,“割头诚献来表忠,有必要吗?”其实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中对社会、对人民所做过的事情,是功是过,人民自有公论。选在七一前处理《苹果》,可能是取其“里程碑”的意思,但《苹果》的结局已经写在墙上。

下一个被对付的是谁?

那么,未来仍有很多敏感日子,例如不久后的“十一”庆典,其它敢言传媒会否“人头落地”?不少人也担心《立场新闻》是下一家被对付的传媒。陈朗升表示,他没有收到很确切的消息,但香港已有一半市民觉得下个就轮到他的公司。他仍然看不到履行记者职责报导事件如何会惹来法律风险,“不过如果有一天他(国安警察)来到我们门口,要搜要抓,也不会觉得是很出其不意、很震惊、很晴天霹雳的事情。”

他说,当局以《国安法》打压媒体,有很多方法,包括停止公司注册、经营执照,甚而冻结户口,最终以这个办法将《苹果》“技术性击倒”。国安警察闯入苹果大楼,翻阅和抄走记者的新闻采访材料,对传媒人员的震撼和影响更是非常巨大,因为这严重破坏了采访者和被访者的互信和伦理,而且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对新闻自由的破坏很大。“我只能够说,只要有一天我们能够坚持下去的,那我们继续做”。

被捕当休息:仍然生存已经不错

假如有一天,国安警察真的来到门外,陈朗升说:“你问有没有心理准备,当然有。”他预计自己被捕后的处境:辛苦的是没汽水喝了,但可以多睡一些,因为平时工作都睡得很少,“没关系的,是心态而已。”

他面对被捕威胁的淡然,也许与做记者的经历有关。他说,其实当记者很简单,跟警察与消防员救急扶危一样,有事发生时一定是冲向现场,把讯息和画面带给大家,“其实我们通常是不怕危险的⋯⋯对危险的敏感度不会很高”。

有人形容当记者是“铁脚马眼神仙肚”,升哥经历过2019年反送中运动的枪林弹雨,笑练成了铁脚和神仙肚,“马眼”(不睡觉)则差一些,试过挺不住时把直播开着,自己在旁边打瞌睡。“我们这一行业,是比较没牵挂的⋯⋯有命坐在这就算了。经历了2019年的运动和疫情,大家还生存着,已经不错了。”

没空怀忧丧志 盼大众赞助正义媒体

陈朗升早前访问参与民主派初选的区诺轩,他当时说,一年后不知道大家是否还生存着,如今他已经身陷牢狱。陈朗升说:“没有人能说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有活在当下吧,可以做多少就做多少,努力做报道。”虽然传媒界都觉得环境很恶劣,但起码不是没事可做,“没有什么空间给我们去伤春悲秋,怀忧丧志,我们没有时间去这样做,反而每分钟在想,有什么要去做,希望能促成一些事情,能有好的报道,希望大家看了后,觉得有力量。”陈朗升说。

最后,对于“新闻自由”,陈朗升表示,社会对新闻自由的保障其实很空泛,《基本法》固然声明香港居民有新闻自由,但《基本法》颁布时的背景是中共很想香港回归,很想借助香港和世界接轨,当中承诺了民主普选时间表,也有新闻自由。但何谓“新闻自由”,从来没有在法律条文上、在判词案例上呈现,沦为一纸空文,保护其实很低。

他还是希望大家透过捐款、赞助等方式,去支持新闻媒体,“因为事实上好新闻是有价的,有价值的新闻是有价的,人要请、器材要买,查册也要钱,是需要一些资源的。香港无论如何都需要新闻,需要真相,你就算抓光所有人也好,不让任何东西出来,但是这个消息仍然存在,带出消息的记者都仍然在的,希望大家尽量帮忙支持。”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李晴、何佳慧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