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在长春的血债有几人知道?(图)

2021-05-29 09:16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长春
2020年12月,长春冰雪世界里的冰雕(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5月29日讯】长春在国际上的名气地位是被严重低估的。这里发生过两起骇人听闻的事件,这也是中共极力想隐瞒的,有兴趣的朋友去查实一下:

1.苏联红军在长春的暴行,强奸妇女、烧杀抢掠,倒逼市民向刽子手致敬,惨绝人寰。

2.中共军队围困长春半年,利用城内百姓及逃难者消耗国军食物,削弱国军战力,饿死30万平民。

zfedit001:长春围城一事我听家里老人详细说过当时的事实,我爷爷是长沙人,13岁拾荒时被红军带走,后来参加抗日和内战,积功做到连长,围困长春时属于六纵,围困长春最前沿的部队。

我母亲家是长春人,家里有个舅太爷当时在长春当教育局长,48年开春后就知道可能要围长春,所以把我姥姥等女眷亲属送到九台和德惠,把我姥爷介绍给当时的长春守将郑洞国将军当伙夫还负责送饭,认为这样能保证有吃的。

我父母结婚时俩位老人坐在一个桌上说起当年一个在外面围,一个在里面被围,都很感慨,所以讲过很多当年围困长春的事情。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几件事,第一就是我姥姥亲眼见过德惠有人吃别人的呕吐物,而长春市内有人吃死尸。我姥爷真切的回忆,快投降时郑洞国本人饿的脸颊两侧都是深坑,38师有一个参谋来郑洞国那汇报小合隆和机场的情况,郑让我姥爷拿给他几个馒头和一瓶没剩多少的酱油,那参谋当场吃了一点,因为肠胃饿萎缩了,当场吐了会议桌一桌子。守军将领都这样更别提普通市民得饿啥样了。

还有家里老人提到过,刚开始的时候不光是围,还无差别炮轰,每天炮击的时间都是上下学,上下班的时间,专门选你出行时间,照着中央大街北侧(现在叫人民大街)到现在的绿园区南侧轰,因为那人最多。

至于双方争议推诿的“设卡子”一事,按照老人回忆的确是4月份国民党设卡子,防止渗透,但是到了5月就是共产党设卡子了,围住不许出来,有开枪打死的,还有用铁丝穿在脸上送回去的说是奸细。中间有一段的确允许人出来,但是必须证明自己是技工,有一技之长才能收容。有人把小孩、老病、妇女丢在卡子,共产党就给送到周边的九台、德惠、伊通、双阳,满街爬的小孩老人和病人给守军和民众很恐怖的冲击,当时流行一句玩笑话,谁要是被送到桦甸,那是祖上积德,因为桦甸有能食用的树皮。

我姥姥家当时在德惠有铺子,生产豆腐、大酱、干货一些东西,因为有关系没有被强行征收,5月份开始就拿这些东西充饥或者换薯、栗、玉米等抗饱的东西,结果8月份连同房屋一起被“解放”了,她说那时候已经3个多月都没有留在长春家人的消息了,每个主路和乡道都是卡子,不知亲人生死存亡,各个县城是围死,林彪和罗荣桓拟的,带有那句“让长春变为一座死城”的通告,他们都亲眼看过,是史实,同时那个通告上的确有“禁止粮食、燃料进城”“禁止城内百姓出城”这俩句。

长春围困到底死了多少百姓其实没啥好掩盖的,46年的人口统计是40多万,10月份第一任市长给共产党的报告是17万人。所以当时日本给出的“超过20”万人死亡是比较合理的数字。

其实长春的故事远远没结束在48年,无论是对普通百姓,还是高层大员。文革时期,因为给郑洞国做过饭,当过跑腿,我姥爷被打成右派,多亏跑到乡下留得一命;而我爷爷后来因渡江战役等有功,战后驻守长沙,在文革时期,负责他家门口站岗的哨兵,黑夜间被红卫兵勒死后挂在大门上,我爷爷召集部队上街去抓红卫兵,结果被打成“极右”,几近被殴打虐待致死,我爷爷是黑山阻击战5个幸存者之一,那一役左腿有贯穿伤,红卫兵当时拿木炭烧红了就戳他那个伤,实在顶不住了,只能给周恩来写信,周恩来念在当年下属之情,有解救之意,但是当时“极右”是很大的事情,在长沙甚至南方没有活路了,最后辗转改判“支左不坚定”发配到长春,当年围困过的地方。无独有偶,当年长春一役的大员们,人生也有极大的戏剧性起伏。当年共产党具体主持长春围城的有“五虎”分别是萧劲光大将,副司令陈伯钧,政委肖华,参谋长解方,六纵司令黄永胜,五个人无一例外在文革中或文革后清算受到迫害,7-18年不等的牢狱之灾,首虎萧劲光更是恶搞,最开始因为得罪林彪被整,被排挤,文革时却被打成林彪一党,罪名就是“上了林彪的贼船”,黄永胜更搞,他是我爷爷老上级,我爷说其实他不算林彪嫡系,就因为文革时说了句“大家要听毛主席的,尤其江青同志要听毛主席的”瞎参合,最后死在狱中。相对的倒是国军守将郑洞国,投降后居然躲过了文革一线冲击,一直活到90年代才寿终正寝。

畅所欲言: 长春人均收入解放前是南京、上海的10倍。被中国“解放”后的今天是上海的1/10。很讽刺吧。

江之岛盾子超高校级の绝望:知乎说因为国民党不迅速投降才导致长春人饿死震撼我妈

巴巴罗萨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可以看知乎,基本都扔在国民党头上了,为啥国军不投降,其实日本人也可以说,你们不抵抗,我们不就不搞屠杀了

陈子忠:作为东三省而言,如果苏联真的割走了,独立建国加盟苏维埃了,反而好很多,因为随着冷战的结束,他们也会独立出来,有大概一亿人,老龄化不会那么严重,凭借早期的工业,到达大概波兰或者匈牙利的高度不是太大问题,而且作为更重要的亚洲桥头堡,上线应该是日本,最少也是韩国。

grantyang:网上很多关于共产党围困长春故意饿死三十万人的文章,还有日本学者远藤誉1984年在日本出版的《卡子-没有出口的大地》一书回顾1948年她在中国长春遭遇共军围城苦难(Japanese Girl at the Siege of Changchun)等等,大家都知道林彪共产党军队饿死中国人的罪恶

闪烁的星群:哈哈,记得第一次了解长春围城是三四年前在知乎上搜的,依稀记得当时那个问题下面有很多问答,还算是较为客观吧,没有一味甩锅洗白中共之类的。当然现在再去搜,那个问题应该是已经被删了。

flanker64:以后共产党亡后应该在长春设立共军围城遇难同胞纪念馆

玉泉凝:朋友在长春上学,有一年赶上围城纪念日还是什么时候,身边的本地同学都在转一篇文章《我有寻常梦未醒,城头已换大王旗》。推文里主要是围城前的结婚照、全家福、证件照。

freedemo:有本书名叫做《血红雪白》,对此事有最为详尽的叙述

史蒂芬喜欢中国现代史:我看完张正隆的雪白血红,太惨了!春天雪化了,远远望去像酱油一样!

quark13:《血红雪白》,80~90年代出版的书。长春围城,不是什么罕见知识点。苏军暴行,以前《读者》都登过文章。

不要光靠网络获取信息,干货还是在书里。网上的免费信息往往意味着劣质信息,中文世界还要加上一键删除的选项。更不要把YouTube播主之类当自己的主要信息来源。何清琏、长平那类的专业人士,还要很久才能写一篇文章出来。单枪匹马,日日出视频,怎么可能保证质量?

北海鲑新:推荐看看王鼎钧的自传前三部,写国共战争那段历史。文学性也很高。

讲到长春围城那段我原本是不太相信的,因为太过残酷,觉得不可能是全然的事实。人类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更何况是对自己同胞。直到在柏杨的一篇旧文里看到类似的叙述。

从此明白了,中共很恐怖,对同胞的手段尤其恐怖。

种花家的包子店:知乎上连文革冤死的人都可以说是时代发展的代价,何况长春围城这种站错边的,在他们眼中更加不是人了

Auschwitz:中共对搞饥荒这行真是全世界第一,甚至全太阳系第一

长春围城,这还没窃取政权,就已经活活饿死十万了

窃取政权之后,搞出个三年大饥荒,直接饿死几千万,这还能洗成“自然灾害”,真是世界奇观

新手上路:看大江大河这本书就知道了。

匿名:作为东北人,这两点都是老一辈几乎人人皆知,00后几乎毫无耳闻的事情

yxy7788:我是南方人,从小从课本电视都没有接触到这件事的一丁点消息。六四也不知道。大饥荒也不了解。不过文化大革命批斗地主这种全国大规模事件这些事家里老人倒是会提起。共产党消息封锁真的很成功,毕竟中国很大,以前一个省发生大灾难,只要切断交通要道就能封闭消息了,现在互联网资讯发达,维稳就升级了,不过共产党的假讯息战也升级了。半真半假,真真假假的新闻真的很难分辨其中哪句是真哪段都是假的。

上善若水:几年在电台上听说过,零海的摩星岭4号有一集专讲长春围城,也算是比较公正

pc6650:知道的人还是不少吧,我很早以前就多次在墙内看到过相关内容。不过对于这几年刚上网的人来说恐怕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浅茉:.....怪不得大江大海被禁……我没听过这事,也不知道当时的东北是什么经济条件

印象里就两件事,满州国和日本弄了个奇怪的实验室在东北

共产党这个天杀的邪恶政权到底为什么在中国能活到现在?

黑社会社会黑:墙外的表示很多墙外人都知道。

Pinchia:我是看大江大海1949知道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品葱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