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充满窒息感的领角鸮(组图)

2021-04-04 08:00 作者:张易书(文/摄影)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领角鸮 凤头苍鹰 张易书
(文/摄影:张易书)

领角鸮,新光国中。

一阵群鸟的喧嚣与驱赶,我猜想应该又是猛禽来了,“提枪前进!快跑!”我学着夸父逐日的精神,从一处黑板树跑到另一处,我从来没有准备好这样的心情----我会在新光校园中遇到领角鸮,所以当以寻找凤头苍鹰的默认期待,镜头扫到的领角鸮时,那种窒息性的缺氧感,那种不可置信的惊奇感,天啊!是领角鸮!

领角鸮 凤头苍鹰 张易书

旁边聚集了两只树鹊,三四只红嘴黑鹎喜鹊也来凑热闹,白头翁跳来跳去,这些小辈完全影响不了我,此时此刻的心中,我只想按耐好悸动,想办法平顺喘息的胸膛,“不要抖啊!右手!”我这样默默的叮咛我的右手。

领角鸮 凤头苍鹰 张易书

中午背景是天光、横生乱长的树枝太多、高仰角……,不利拍照的因素太多太多了,“唯二”最棒的地方,就是这是我在新光首度纪录的领角鸮,还有,他正看着我!

一旦与领角鸮的眼神有对视到,我就理解了,为何这么多的摄影人,会追逐鸱鸮类的飞羽,因为这黝黑深邃的眼神,是有夺摄人类灵魂的魔力的。

领角鸮 凤头苍鹰 张易书

领角鸮是台湾角鸮属中最大的鸮,属于中小型猫头鹰,眼睛外框有橙红色的细圈,体灰褐色,有一对竖立如耳朵的角羽,据说因为他的不挑食,食物选择多,老鼠、鸽子、蜥蜴皆可,所以变成台湾都会区最可亲的猫头鹰了,这种二级保育类的猫头鹰,不是我第一次看见,但是这是我在新光国中首度的纪录,新光的飞羽,今日又新添一笔了!

领角鸮 凤头苍鹰 张易书

褐头鹪莺捕食豆娘,旱溪。

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声音,有些分贝异常的高,但我知道那不重要;有些频率异常的出现,但我知道那是马耳东风;唯有一些声音,虽然不是顶大声,但绝对会让我竖起耳朵,探寻风中的滴滴滴;有种身影,体型娇娇小小的,但我知道在我的镜头里,他值得巨大;有种不是瞵视昂藏的眼神,但对惨遭掠食的豆娘来说,这是堪比翱翔天际的雄鹰,这不是蓝天的展翅,而是草丛间灵跳的飞羽,也是“莺”,褐头鹪莺

领角鸮 凤头苍鹰 张易书

能够在还没有繁殖期的时候,拍到捕食豆娘的画面,是很大的福气,因为若到了育雏期时,有幸能守着一窝家宅,那想要拍多少次的捕食画面,都不是难事,因为亲鸟总是舍不得吞下捕获的食物,很容易就捕捉到口中有食物的鹪莺,但是现在才繁殖季的前期,任何一只捕到食物的鹪莺,都是狼吞虎咽的样貌,像这一天,能够刚好让镜头留下捕捉画面,真是滔天之幸了。

领角鸮 凤头苍鹰 张易书

責任编辑: 朱泥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