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官场大换血 20名地方正部级大员易人(图)

2021-02-26 10:09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在2020年两会上鼓掌的中共人大代表。
在2020年两会上鼓掌的中共人大代表。(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

【看中国2021年2月26日讯】自2020年地方“两会”以来,中国地方党政一把手多人调整,按照法定程序,7名新任省委书记履新后当选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而10名新任政府“一把手”则照例经过地方人大表决程序或“去代转正”或直接当选。此外,3省区地方政协主席一职也一并换人。

在这20名地方正部级大员变动中,多数为早前地方“两会”前夕便已敲定的,但亦有数人的调整不在人们的意料之中。当然,这种“意外”自然有赢家,也有“输家”。

黑龙江省长胡昌升和安徽省长王清宪直线升正职

不同于新任地方政府一把手往往经历数月甚至一年的“代理”期,新任黑龙江省长胡昌升(1963年)和安徽省长王清宪(1963年)几乎没有经历任何过渡期,直接从原职务无缝衔接新职务。

胡昌升2021年1月突然从福建省委副书记兼厦门市委书记任上突然北上黑龙江,2月2日代理黑龙江省长,22日即在黑龙江“两会”上去代转正。

与之相近,同龄人王清宪的上位也基本如此。王清宪2021年1月份从青岛市委书记调任安徽省委副书记,2月1日即在安徽省“两会”上当选安徽省长。尽管二人履新并未打破常规,在此之前二人均主政副省级城市,且胡昌升还兼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但是,与之资历相当甚至更甚者比比皆是,二人能够在众多副部级官员中冲出重围,甚至大大短于一般副部级到正部级的晋升时间,确属于令人意外的超跑者。

胡昌升在主政黑龙江之前曾在高校任教,在四川成都从政期间于山东大学攻读中国古代史并取得博士学位。胡昌升之经历特殊之处在于他早年在四川从政,累任甘孜州委书记。而后,他于2015年才转战青海“入常”,跻身副部级。此后,胡昌升几乎每一两年便转岗一次,从青海到福建,再到此次履新黑龙江,在短短6年时间内完成了其他官员大约需要10年方可完成的仕途进步。实际上,直到北上黑龙江主政,胡昌升履新福建省委副书记不过3个月,而主政厦门也仅不到两年而已。

王清宪则是媒体人出身,早年在黑龙江日报以及人民日报等中央级媒体工作,2004年从政于山西省政府办公厅,此后辗转于山西多个地级市主政。中共十八大后,山西腐败窝案尤其是吕梁窝案案发,王清宪摆脱这种不利影响,于2017年从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任上调任山东,从此仕途豁然开朗。此后,王清宪在短短三年多时间内辗转多个岗位,直到此次再度跨省任职主政安徽,其主政青岛时间与胡昌升相若,而从副部级到正部级的晋级则用时更短(不到4年半时间)。

这种超快拔擢虽非孤例,在放眼中共整个官场,二人无疑是众多佼佼者中的大赢家。

出身政治高地上海 周波意外明升暗降

与之相比,早早占据有利位置的辽宁省专职副书记周波(1962年)在这番地方“两会”中的调动却令人大跌眼镜。

1月30日,北上辽宁两年的周波以令人意外的方式实现了从副部级到正部级的跃升。在当天的辽宁政协会议上,周波当选为辽宁省政协主席。这也意味着,周波提前退居二线,基本告别了地方大员的权力角逐----当然,翻盘的机会并不是完全没有,比如现任广西自治区主席蓝天立(壮族,1962年)即是在2020年从广西政协主席的位置上重回权力地位的,但这种例子可谓凤毛麟角。

事实上,2019年初,当周波北上时,外界舆论对其仕途前景的预期完全不是这样。周波为上海本地人,早年被分配到上海本地国有企业上海氯碱化工股份有限公司PVC厂当技术员,后历任上海天原(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华谊(集团)公司要职,转入上海政坛后,周波又历任上海外经贸委主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发改委主任等,其岗位几乎全与发展和经济有关。

2013年周波升任上海市副市长,跻身副部级。2015年年底,周波栽了一个“跟头”,因为违规接受公款宴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不过,周波经此挫败并没有放弃,反而凭借其在分管经济成绩突出而快速迎来转机,于一年后不仅“入常”,而且跻身常务副市长,兼掌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等。2017年中共十九大,周波顺利当选中央候补委员。

不过,作为传统的政治高地,上海政坛卡位激烈,舆论普遍认为,以周波当时的资历来看,原地上位可能性微乎其微。在上升通道难以打开的背景下,跨省历练被认为是一个不错的“曲线”进阶机会。

但是,短短两年时间内,周波当时的同僚:原上海市委专职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尹弘2019年跨省主政河南,时任上海市纪委书记的廖国勋也在2020年短暂接任上海专职副书记后转战天津主政,而原上海市长应勇则在2020年湖北疫情期间升任湖北省委书记,市长一职则由原山东省长龚正接棒。

身为同僚,周波最后以辽宁省政协主席“收场”,最终未能更进一步,跻身一方大员,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事实上,辽宁政坛两年,周波离开其熟悉的经济金融领域,似乎确实不复往日那般活跃。

責任编辑: 徐云枫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