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一日千里的神足通竟发生在当今的社会(上)(图)

2021-02-26 05:3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两个警察给了他一张南京到上海的火车票并将他送到站台。
两个警察给了他一张南京到上海的火车票并将他送到站台。(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故事的主人翁叫黄延秋,1957年出生,家住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旧店乡东北高村,他有一女一子,皆已成家,有了孙女,当了爷爷。就是这样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在1977年7月27日至1977年9月28日的11天之间,先后瞬移了三次。他的故事是中国三大奇异事件之一。

第一次瞬移1977年7月27日

当时20岁的黄延秋正准备结婚,开心的他每天都哼着小曲,27日晚上10点左右,他在还没来得及装门的新房里睡下。不多时,他被喧闹声惊醒,睁开双眼时看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而又繁华的大城市街头。一打听,这里是南京。他正困惑之际,两个警察出现在他面前,给了他一张南京到上海的火车票并将他送到站台,还声称他们随后会赶到上海火车站的派出所。到达上海后,他发现那两个警察竟在火车站派出所门口等他呢,然后直接将他送到遣送站。

遣送站给东北高村发了一封电报,让村里来接人,但却把电报错发到邻近的辛寨村。电文中写道:“辛寨村黄延秋在上海蒙自路遣送站收留望认领”,日期标注的是7月28日,也就是黄延秋失踪的第二天。10天后,这封电报才辗转送到了东北高村。

令人不解的是,上海遣送站发报的时间竟是在黄延秋失踪后仅10小时。东北高村离上海市1140公里,当时乘直快车也需22小时到达,而且还必须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才能搭上火车。

村里收到消息后,委派黄延秋的堂哥黄延明和邻居吕秀香去接人,因为吕秀香哥哥吕庆堂在上海的部队,还有一定的官职,黄延明和吕秀香到上海后先去军营找吕庆堂再委讬部队联络遣送站找到了黄延秋。吕庆堂很热情,还招待他们吃了一顿饭。

第二次瞬移9月8日

时隔一个多月后的9月8日晚上,村委会在黄延秋家南院召开“大搞生产”羣众会,黄宗善等几位村干部都在场。大会开到一半,队长让黄延秋等青年人早点睡,明天一早往地里送粪施肥。村长等人亲眼看到他回房睡觉了,可就在当晚,他再次失踪。村里人在他家的南墙上1.5米处,发现了一行好像是用镰刀刻的文字:“山东省高登民、高延津,放心”。

据黄延秋回忆,当他半夜醒来时,发现自己又躺在一千一百多公里以外的上海火车站(北站)广场!惊恐诧异的黄延秋环视四周,他看到车站的时钟上的时间是午夜一点多钟。在他惊魂未定时,忽然来了两个人,自称是部队的人,说受首长委讬在此专门等候,然后就带他去部队。过黄浦江时那人给了他4分钱,让他买票。又换乘了几路公共汽车,来到郊外营房驻地。

奇异的是,部队门口,有持枪站岗的士兵,可这三人进去时。站岗的毫无反应,对他们视而不见,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充耳不闻的样子。营房内,一队战士正在操练,也无人发现他们。拐了两道弯进了一间军官的办公室,在场的军官十分惊愕。而这时那俩人已不见踪影。部队的人把黄延秋送到吕庆堂的住处,此时,吕庆堂在外开会还未回来,其家属李玉英和儿子吕海山接待了他。

部队负责人去找门岗询问情况,门岗和传达室都说没见外人进来和出去。士兵们也为此证明。难道他自天而降?难道他会隐身术?

黄延秋来历不明,突然出现在军营,惊动了整个营区,因为这是一个高炮师的师部,负责上海市的空防任务,是重要的军事驻地。次日一早,部队就向肥乡县旧店乡东北高村发了电报,是直接发给黄宗善的,查问黄延秋是什么人?怀疑他是特务。村委会当即回电诚告:黄延秋不是坏人。负责接待的副部长卢俊喜等人一时也无可奈何,让士兵们将他吓了一顿:“再来就把你抓起来!”第三天李玉英让其子吕海山用吉普车把黄延秋送到上海火车站,为他买了回家的车票,给了他几块零花钱,他于9月11日回到了村里。

这还只是个开头,后面的事情更加离奇、玄幻、匪夷所思。

(未完待续)

責任编辑: 岳尔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