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儿时奇妙经历 看见异空间的小矮人(组图)

2020-11-27 07:0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曾经在很小的时候,看过小矮人。
我曾经在很小的时候,看过小矮人。(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我曾经在很小的时候,在家里的老木柜上,看过小矮人。虽然看起来像幻影,但是他们千真万确的曾经出现,陪伴我度过约莫五岁到六岁的时光。

小时候的我,看什么东西都感觉巨大无比,并且或许小时候听多了鬼故事,心中怀有无端的恐惧。那时爸爸常因为工作不回家,夜晚仅剩母亲与家中三个年幼的姊妹。而家中有两间卧房,一间是爸妈卧室,一间是我们三姊妹的房间。

不论爸爸回不回来的夜晚,每当到了晚上临睡前,是我最难过的时候。因为记得小时候常做噩梦,梦里追逐人的妖魔鬼怪使人害怕不说,当我睡不着、觑着天花板时,便会见到原来日常平坦无奇的天花板,阴影处开始蠕动起来,像有千万只虫子一样的起伏移动。而身边黑暗的地方凝视久了,竟也如此!整个房间像是有妖魅隐隐变化一般,吓得我不敢看又要偷看,弄得一两个小时也睡不着。另外两个姊妹早已安安稳稳的睡了,独剩我难过不已。如果偶尔我早早入睡,一旦半夜醒来,望见夜里变化的景色,又会僵在那儿惊惧不能成眠了。

虽然父母一再叮嘱我们要习惯待在自己的房间睡,但我真的怕到极点的时候,也只好爬下床,跑到妈妈房间去。初时妈妈问我为何不睡时,我仅能以有限的语言能力说:“有虫!”妈妈耐心问我:“哪里有虫?”我回答:“很多地方,到处都是。”指给她眼前那些翻腾的天花板,妈妈看了半天也不知所以然。后来的结果,便是只要我说有虫,妈妈就拎着我去洗澡,一天晚上不厌其烦的洗好几次。结果我干脆不说了,硬生生忍着,到了很晚的时候也还睡不着的话,就蹑手蹑脚的爬到爸爸妈妈的中间挤着睡。

虽然看起来像幻影,但是他们千真万确的曾经出现。
虽然看起来像幻影,但是他们千真万确的曾经出现。(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那个时候就算是挤在爸妈中间,也还不能安心,眼睛溜溜的瞪着房里的天花板与一间大壁橱。那是阿嬷给妈妈的嫁妆,用沉重的樟木打造。当时造价不斐。小时候看那木柜是巨大无比得像山一般,如今看仅觉普通。

当我瞪眼看着那木柜久了以后,奇妙的事发生了,灰蒙蒙光线下,从右边阴影的地方跑出来许多小矮人。因为太暗了,看不出衣服、颜色,也看不清面貌,就是灰白灰白的,但隐约觉得那打扮,就像白雪公主故事里描述的小矮人一般,他们一个个仅有手掌大,戴着尖帽子。

这些小矮人从阴影中一个个现身后,就在柜子上最右方排着队,一个个往左边移动。当走到最左边,柜子边缘的地方,就一跃而下,消失在接近地面的阴影中,不一会儿,就又出现在最左方。

好玩的是,这些小矮人还会变着花样。当他们跳下来的时候,有的还是小矮人的形状,但有的在掉下的半途中就变成大象,有的变成长颈鹿,有的变成骆驼……。总之就像变把戏一样,似乎彼此在较劲,也或者就是单纯的像小孩排队跳水,不断重复。

我就这样瞪着眼看,常常就这样看到睡着。只要我偷偷爬上爸妈床上,就等着小矮人出现表演。那小矮人似乎也心有灵犀的等着我一般。记得我心里曾经疑惑过:是不是我的幻觉呀?如果是我的幻觉,是不是我怎么想就怎么变呢?那就试试看吧。我想着:好,接下来这个跳下来的,半空中就变成一只斑马吧。咦,变成猴子了。下一只变成犀牛吧,咦,没有变……。所以,大概不是我脑子里的幻影吧。

或许是由于打从心底排斥惊扰我的画面,也或许是年纪渐大,心灵闭塞了,在读小学一年级左右,家人搬离那个旧居,此后我再没有看过翻腾的墙的画面,也再没有看过黑暗现身的小矮人。

如今我虽然看不到小矮人,但是家中珍藏的木柜,还提醒着我这件确曾发生的奇妙回忆。

(作者:陈郁琪)

責任编辑: 文星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