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十月惊奇与硬盘门 洗钱才是暗黑主线(视频)

2020-11-02 16:44 作者:天钧政经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美国《纽约邮报》曝光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及其家族“硬盘门”丑闻之后,美国总统大选传统的“十月惊奇”又再现令外界惊叹事件!由于武汉肺炎疫情重创美国经济,以及美国社会目前普遍反感中共的情况下,曝光的“硬盘门”资料显示江泽民、曾庆红派系白手套叶简明的名字赫然在列,中共权贵家族打通美国政商界关系进行“闷声大发财”和洗钱的秘密通道也逐渐大白于天下。

中共为何偏爱与美国民主党打交道?

历来无论是共和党或民主党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也无论中美关系是友好还是紧张,中共都利用白手套或代理人,使用金钱和美色来打通美国政商高层的关系。不过,为何中共比较偏爱与美国民主党打交道?

前苏联克格勃出身的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评论应该最具有说服力,他说:“美国民主党传统上更接近所谓的自由主义价值观,更接近社会民主主义的思想。而共产党则是从社会民主主义环境中演变而来的。”

面对中国金融业总资产逾340万亿元人民币(约合51万亿美元)的商机,华尔街的金融投资家坐不住了;中国庞大的市场潜力,美国商界和科技界巨头无不渴望有朝一日进入中国市场。拜登从政47年,与中共领导人有交情,这也是今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谷歌、脸书和华尔街投行等踊跃捐款给拜登和民主党的主要原因之一。

公平交易,多劳多得,本无可厚非。然而中共权贵的财富都是通过贪腐、偷窃和掠夺等非法途径获取的,加上贪婪成性及避免遭政治清算等因素,他们要想转移资产,洗钱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

美国《福克斯新闻》的独家报导也显示,拜登儿子亨特・拜登的电脑与2019年底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洗钱调查行动有关。

十月惊奇 硬盘门 洗钱 拜登
拜登从政47年,与中共领导人有交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拜登家族的合作伙伴叶简明是中共白手套

对媒体和大众来说,叶简明为人低调,公开露面机会很少。2002年,年仅25岁的叶简明创立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而在短短12年后的2014年,华信能源就首次进入《财富》杂志评选的世界500强公司榜单。该公司最为轰动一时的交易是在2017年9月,收购了当时全球大型上市石油公司之一的俄罗斯石油公司14.16%股份(价值91亿美元),成为第三大股东。

在中共权贵垄断的石油化工行业中,华信能源作为民营公司能在短时间内取得如此成就,可谓蹊跷离奇。随后叶简明在2018年3月遭到北京当局调查,据报是习近平亲自过问此事,这种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是中共白手套普遍下场。

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也是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的全球第三大产油国。美国成为叶简明建立政商界人脉关系的目标,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硬盘门”曝光了叶简明和拜登儿子亨特・拜登的关系,以及他们之间商业交易活动,为了获得通往白宫的门票,华信能源每年需要支付1000万美元的“咨询费”。另外,叶简明还赠送给亨特・拜登一家公司的部分股份,还委讬他代为一个“大人物”持有10%股份。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的报导,这个“大人物”就是前美国副总统拜登。

10月22日,负责亨特在中国事业的首席执行官、亨特的合伙人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召开新闻发布会,证实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对家族生意高度知情。波布林斯基指出,拜登家族愿意与华信能源组建一个新的公司,该公司在美国和世界各地投资基础设施、房地产和科技产业。

十月惊奇 硬盘门 洗钱 拜登
洗钱的秘密通道也逐渐大白于天下。(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拜登家族和叶简明共同搭建资金流通的桥梁

有粗略计算结果显示,中共权贵们在过去的20年里,向海外洗钱达10万亿美元。

仅举一例,2014年至2016年期间,中国依靠对外货物贸易赚取了14853.6亿美元。中国外汇储备在2014年6月达到历史高点的近4万亿美元之后,到2016年12月,官方数据减少了近1万亿美元。外贸赚取的14853.6亿美元并没有令官方外汇储备数据增加,这意味着中国外汇储备至少流失了2万亿美元。

拜登家族和叶简明的合作,使得不明资金有了畅通流动的渠道,而且并非在中美之间直接划转,而是借道欧洲。

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利斯玛股份有限公司(Burisma Holdings)董事会的顾问珀扎哈瑞斯基(Vadym Pozharskyi)曾在2015年4月17日发邮件给亨特・拜登,感谢其帮助他在华盛顿引荐了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拜登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负责奥巴马政府对该国问题的接洽。亨特・拜登曾于2014年4月至2019年4月期间担任布利斯玛公司董事会成员。

2015年至2016年,中国几个管理资金各超千亿美元的知名基金公司,纷纷在欧洲开设分支机构,并且进行金融运作。上面也提到了,叶简明也拥有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股份。

因此,拜登家族和叶简明的合作,无论是金融方面,还是贸易方面都有了成熟的条件。

在金融方面,合作双方可以把资金以投资的方式在全世界流转,一些欧洲和南美洲的小国主权财富基金也参与其中,并且利用可以避税的离岸空壳公司拆分资金,几经流转之后洗白。有些资金的拥有人甚至成为境外投资者,大摇大摆的进入中国大陆,享受外资才拥有的一些政策和信贷资源等方面的特殊待遇。

习近平当局也发现了这个情况,怎奈错综复杂的金融结构令其哀叹,近年来只好不断发声,要求各部委“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美国财政部8月7日宣布制裁11名对侵蚀香港自治负有责任的中共官员,被制裁的中港高官在美资产,无论直接或间接持有,只要超过一半权益就会被冻结,以及需向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申报。

川普政府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中共官员的资产都由合作方和代理人持有,如果不全面清理在美国的中共代理人,日后的更多制裁措施实施起来面临一定的难度。

在贸易方面,最典型的方式是Trade Misinvoicing。美国华盛顿DC的研究机构全球金融诚信(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GFI)指出,贸易虚开发票(Trade Misinvoicing)是一种非法跨境转移资金的方法,该方法涉及交易的至少一方在国际商品或服务交易中故意伪造商品的价值、数量和类型。以GFI标准衡量,贸易虚开发票是非法金融流转的最大组成部分。

此外,香港和澳门也是资金流转的重要节点和跳板。利用赌场、地下钱庄等做掩护,资金也在快速的流转到世界各地和进入中国大陆,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十月惊奇 硬盘门 洗钱 拜登
拜登家族和叶简明共同搭建资金流通的桥梁。(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全面清理中共代理人迫在眉睫

北京当局推出“港版国安法”之前,由于香港与中国大陆暂无引渡协议,并且香港仍然沿用英国法系,遭当局调查或通缉的多名富豪曾藏匿于香港四季酒店,他们将该酒店称为“望北楼”,取“望着北方,等待归期”之意。当时在中共政商圈中,香港这家酒店是一个重要的社交场所和暂时的“避风港”。当然,酒店租客也有很多跨国公司、金融机构驻香港的高级职员和香港名人。

香港四季酒店常驻的房客曾有擅长资本运作的明天系控制人肖建华、数字王国隐形大股东车峰、塞班岛博彩大亨纪晓波、华信能源董事长叶简明以及乐视创始人贾跃亭等等,据称他们互相见面打招呼的常用语是:“你的事怎么样了?”

如今,作为江泽民、曾庆红派系的三大白手套,肖建华、车峰和叶简明,他们的公司或是遭拆解,或是被接管,或是破产,但他们三人依然下落不明。

车峰身为前中共央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在中国大陆股权投资界和香港资本市场知名度很高。车峰与肖建华、郭文贵关系密切,与曾庆红儿子曾伟也有交集。郭文贵及其媒体也披露,车峰与拜登儿子亨特・拜登关系很好,并在北京盘古七星酒店吃过饭。

在美国塞班岛开设赌场和度假村的博华太平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如今深陷财务危机。当初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2014年8月一举拿下塞班岛独家博彩经营权,的确出人意料。该公司的主要控制人是纪晓波,纪晓波早年随母亲前往澳门闯荡,以在赌场做“叠码仔”为生,也就是向赌场介绍客人的中介。

而纪晓波只是车峰的一个马仔,车峰与亨特・拜登关系密切,那么博华太平洋能取得塞班岛独家博彩牌照就在情理之中了。在2015年,博华太平洋一年营业额竟高达320亿美元,资金流转的又一个重要节点浮出水面。

从上面的实例和数据可以看到,在2014年至2017年间,这些人的活动最为频繁,而恰恰也是在那个时间段,中国的外汇储备至少流失了2万亿美元。

结语

对权力与金钱有着超乎寻常占有欲的中共,为了达到目的,其手段之卑鄙,只有人想不到,没有它们做不到的。

拜登家族没有完全否认“硬盘门”的真实性,亨特・拜登的律师也拒绝置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拜登当选美国总统的话,任期内必定遭受中共的要挟,就像川普所说的那样:中共将统治美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