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诺贝尔奖已发了119年:为什么还没花完?(图)

2020-10-16 08:30 作者:佚名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20年10月16日讯】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获奖名单,已于日前全部公布。除了获奖者的成就,他们即将获得的丰厚奖金也引起不少人注意:每个奖项奖金高达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12万美元,759万元人民币),比去年的900万瑞典克朗增加了不少。

众所周知,诺贝尔奖根据“炸药大王”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嘱所设立,最初的奖金池也全部来源于他的遗产,总共3100万瑞典克朗。而诺贝尔奖自1901年第一次颁发至今,已经连续颁发了119年,发出去的奖金早就超过了诺贝尔留下的遗产数额。

为什么诺贝尔奖能保证高额奖金一直发下去,这笔 3100 万瑞典克朗的遗产,又是如何成为知识界“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火种的呢?

诺贝尔奖的辉煌百年历史,是以一场狗血遗产争夺案开始的。

1896年12月10日,诺贝尔病逝于意大利,根据他在前一年定下的遗嘱,他的绝大部分财产(3100万瑞典克朗)都将被交给信托人,用来成立一个基金会,只有100万瑞典克朗留给家人。诺贝尔一生未婚,无儿无女,但他留下的巨额遗产让亲戚们动心不已。他们坚称,诺贝尔和亲戚的关系很好,绝对不会只留这么一点钱给亲戚们,而那些他们连面都没见过的信托人,一定是串通律师,阴谋篡改了遗嘱。

事情越闹越大,最终,这笔遗产争夺案被送上瑞典国王的案头。诺贝尔生前名气很大,一代文豪雨果甚至称他为“欧洲最富有的人”,许多欧洲大报都在关注他的遗愿能否被忠实执行。瑞典国王权衡再三,最终还是相信诺贝尔的遗嘱是真实有效的,并亲自主持,于1900年成立了诺贝尔基金会,用来管理这笔庞大的遗产,支持诺贝尔奖的运转。

可以说,诺贝尔奖的地基,正是诺贝尔基金会,而百年来诺贝尔奖能坚持发放高额奖金,最大的功劳,也在于这个神秘低调的基金会。

诺贝尔基金会从诞生开始,就接下了来自委托人诺贝尔的艰难任务:做一个永续型基金会。

诺贝尔是一个天性悲观的人,他不相信会有人愿意为自己的基金会注资,所以他在遗嘱中写得明明白白,每年发出去的奖金,只能来自于遗产本金投资所得的利润,不得动用本金。换言之,他想设立一个永续型基金,让诺贝尔奖成为一个永恒的伟大事业。

一般来说,捐赠基金有两种模式,花费型和永续型。好比一池子水,花费型基金只有出水口,没有进水口,本金总有一天会被用尽,而永续型基金则希望以某种方式盈利,创造进水口,保持本金不动的同时,满足基金会的需求。为了满足诺贝尔的要求,诺贝尔基金会不得不绞尽脑汁,创造这个持续盈利的进水口。那是1900年,3100万瑞典克朗无疑是一笔巨款,但按照诺贝尔的想法,要设立物理、化学、生物或医学、和平、文学这5个奖项,还得每年给每个获奖人提供一笔“足以保证他20年不出研究成果也不会饿死”的钱,就是金山银山,也不够用。

诺贝尔基金会该怎么完成这项难以完成的任务?

成立之初,瑞典国王就按照诺贝尔的遗嘱,亲自为基金会制定了《诺贝尔基金会章程》,这相当于还没开始大展身手,一副重重的枷锁就架在了基金会身上。

诺贝尔本人是实干家,非常不喜欢利用金融手段揽财,为此他在遗嘱中特地嘱咐,基金会只能投资一些“安全项目”,不能主动投资股票等中高风险项目。于是在长达五十多年的时间,基金会一直按照《章程》行事,像一家古老死板的公司,只愿守成,不敢创新。在瑞典人眼中,“安全项目”就意味着银行存款、国债等旱涝保收的固定收益投资,然而诺贝尔奖诞生的年代,并不是一个可以安心吃利息的年代。

1914年,一战爆发,虽然早就宣布自己是“永久中立国”,但瑞典全国上下还是万分紧张。

作为一个黄金年代早就过去几百年的小国,面对欧洲大陆的强国争霸,瑞典只能一边忍让,一边做好战争准备。市场更糟,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各项投资基本赚不到钱了,银行存款利率一次又一次下调,国债延期兑付,政府还在加征“临时国防税”。

诺贝尔基金会属于私人基金会,不仅要交国防税,还得交缴纳高额投资税,再加上长期以来的“安全项目”投资收益不多,甚至跑不赢通货膨胀,尽管已经大幅削减了奖金,诺贝尔留下的本金还是越来越少。1922  年,诺贝尔基金会交给瑞典政府的税款,比 1923 年发出去的奖金还多。

类似的事情,在二战期间又发生了一遍。世界格局剧变,经济环境灰暗绝望,在《章程》的束缚下,基金会带着镣铐,怎么也完成不了诺贝尔“永续型基金”的遗愿。

1953年,诺贝尔奖只给每个奖项发出17.5万瑞典克朗的奖金,按照通货膨胀率换算之后,仅仅相当于1901年首次奖金15万瑞典克朗的30% (就购买力而言,当年的15万瑞典克朗,和如今的1000万瑞典克朗奖金也差不多),而诺贝尔留下的资产,只剩下三分之一。诺贝尔基金会濒临破产,诺贝尔想做一个永恒的伟大事业的愿望,也即将破灭。

就在这时,诺贝尔基金会竭力向瑞典政府证明,一个面向全世界、长期存在的高标准奖项,能成为瑞典的重要名片。如果瑞典想在战后两个超级大国争霸的背景下,打造些许影响力,诺贝尔奖是最佳选项。

瑞典政府动心了,虽然是中立国,但瑞典向来不掩饰自己渴望发展的雄心,与美国交好,主动参与欧洲自贸区建设,成为与欧洲共同体“内六国”对应的“外六国”之一,这些都是瑞典为增强影响力做出的尝试。如果诺贝尔奖有益于此,那为何不帮一把呢?于是,瑞典政府同意诺贝尔基金会打破《章程》,独立投资全球股票、房地产等高风险高收益项目,还说服美国政府一起为基金会免除了高额投资税。而诺贝尔基金会也抓住时机,在全球战后经济复苏的档口,果断押注美股,终于避免了破产的命运,诺贝尔奖也有惊无险地进行了下去。

诺贝尔奖章
诺贝尔奖章(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在诺贝尔基金会的投资历程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1980年代,基金会对斯德哥尔摩房产的投资。当时全球股市牛市盛行,热钱四处流动,瑞典房价应声而涨。诺贝尔基金会看准时机,在首都投资了大量房地产,仅仅几年时间,手头的房产市值就涨了4倍多。虽然雇了专业投资人士,但基金会对“热钱变快钱”的游戏并不热衷。1987年房价再创新高时,基金会果断全抛了出去。4年后,瑞典房地产泡沫破裂,基金会全身而退。

炒房、炒股、买债券、做对冲基金……冲破《章程》的束缚后,诺贝尔基金会仍然是个私人基金会,却以专业投资公司的逻辑运行着。只不过因为追求“安全”,基金会没有常规投资公司对利润的贪婪,反而更加清醒,追求有限的增长,诺贝尔奖能发出的奖金也因此一年比一年高。

2001年,诺贝尔奖颁发整整100周年,奖金首次达到1000万瑞典克朗,诺贝尔基金总额则增至46.3亿瑞典克朗。这个渴望创造永恒事业的基金会,完成了它的第一个百年计划,正向第二个百年出发。

正如诺贝尔基金会说服瑞典政府的那样,因为有了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瑞典从欧洲的边缘小国,成为全球每年都必须关注的国家。也正是因为诺贝尔奖设立了严格的评选机制,才让瑞典皇家科学院、瑞典卡洛琳医学院、瑞典学院成为科学界顶尖人才汇聚的地方。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阿尔弗雷德·诺贝尔。

受教科书影响,人们往往被他一次又一次尝试炸药实验的勇敢所震撼,叫他发明家、化学家、工程师,但事实上,这个身世复杂的瑞典人真正的底色,是商人。诺贝尔奖和诺贝尔基金会的存在,不仅证明了他生前从商是多么成功,更加证明了他对“财富传承”的认识有多么深刻。

由于发明炸药、锻造钢铁、贩卖军火,诺贝尔生前腰缠万贯,却一直被认为“发战争财”,名声不好。尽管他生活简朴低调,从不与人交恶,但在一次事故之后,还是被一家报纸恶意造谣,发布他的讣告,称他为“该死的商人”。诺贝尔气得跺脚,却对这种恶意毫无办法。最终,他决定把大部分遗产用作基金,支持“对人类作出卓越贡献的人”。

于是,诺贝尔奖见证了他的精神传承,诺贝尔基金会则成就了他的财富传承。

今年是诺贝尔基金会成立第120周年,年复一年,支持诺贝尔奖发出高额奖金的,其实是热钱涌动的投资市场,以及一群为了践行诺贝尔心愿努力着的金融专业人士。面对疫情冲击,即使是家大业大的诺贝尔基金会也必须谨慎行事,原本就不足50人的团队,又缩减到了30多人,连颁奖典礼后的晚宴预算也缩减了20% 。尽管如此,诺贝尔奖的奖金仍然较去年上涨了100万瑞典克朗。

纵观诺贝尔基金会的投资脉络,从固守诺贝尔的遗嘱,到勇敢自荐、打破枷锁,其投资理念不见得比其它投资公司更加高明,但却始终恪守信念,谨慎节制,追求安全而有限的利润。

如果非要说诺贝尔基金会有什么更胜一筹,那就是它发挥了财富最宝贵的作用:为人类真正的进步而喝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