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统治群体权势滔天 红二代却悄然裂变(图)

2020-10-01 05:36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据说邓朴方当年是支持习近平上台的,图为习近平和邓朴方
据说邓朴方当年是支持习近平上台的,图为习近平和邓朴方(图片来源: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0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共红二代近来屡出事端。任志强被重判18年,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前不久也因为直言批评习近平而被取消退休待遇,个人账户被封。这是否说明中共红二代分裂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在9月22日任志强被判刑之后,蔡霞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在北京的时候,她身边有不少红二代的朋友。他们私下里比较活跃,对中国的时政变迁非常敏感。他们非常反对目前的状况,他们要努力地推进这个国家的民主和法治,他们并不在意这个政权是谁的。在北京能看到很多这样的人。

中共专制体制到了今天,红二代的身份并没有让他们免于因为直言批评习近平而遭到的严酷处罚。任志强事件成为最有代表性的一例。

中共十八大之后,习近平、俞正声、王岐山等中共所谓红色后代进入政治权力核心层,加之习近平在中共内部反腐得到部分中共红色后代的站台与支持,红二代成了一个吃香的政治名词。但坊间更愿意称之为太子党。

自由亚洲报导指出,和通常认为的中共统治群体权势滔天不同,红二代内部不同群体的遭遇千差万别。

比如李锐之女李南央本人工科出生,1990年代初辗转欧洲,最后定居美国,曾在美国国家实验室从事核能研究多年。

而同属红二代的薄熙来,曾担任直辖市重庆市委书记,目前已经在政治性的秦城监狱被关押超过6年。薄熙来的政治对手习近平现在是中共最高领导人。

原中共国家副主席、上将王震之子王军则曾是香港上市公司金榜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主席,他去年刚刚去世。

习近平反腐并没有对红后代过多触动,除了在权斗中扯下一个薄一波之子薄熙来落马,尚未有中共红二代因贪腐身陷囹圄。但红色后代的特权奢侈和腐败,其实也是中共官场的一部分。比如也是红二代的前中共常委曾庆红家族,腐败、洗黑钱等丑闻早已曝光,但至今与当局相安无事。

不过中共体制内,也有一些政见温和,倾向自由派观点的红二代,反而因为父辈在中共政治斗争中落败而受到排挤。

其中胡耀邦被视为中共改革派旗帜,其后人如胡德平、胡德华禀承父意,近年力主政改,推崇普世价值,不时遭保守派借题发挥,警告报复。

近两年中美贸易战中,也有消息指习近平与邓小平后代为首的另一帮红后代之间裂痕增大。2018年10月习近平完成了广东考察之行,在讲话中罕见不提邓小平,被认为是中共内部异议浮现的表现。而网络上流传着一份邓小平长子邓朴方的讲话稿,则点名地提醒当权者要“实事求是”、“保持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的份量”。其讲话中力挺“邓小平理论”,但没有提“习近平思想”。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指出,“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国最具权势的两大家族之间的意识形态和个人分歧显现了出来。”

美国之音9月12日发表的蔡霞专访,则谈到几年前的一个红二代饭局中,各种对中国变革的理解:

有人说应该反思到1989年天安门六四事件。有人质疑应该从1978年后改革开放这条路重新反思。有人认为要从1966年“十年浩劫”开始反思。有人说应该从1956年反思,反对个人崇拜的“八大”。会场里没有毛像,没有党徽,没有红旗。更有人说,应该从1949年反思,反思共产党在中国建立的这套体制究竟对不对。

最后一位红二代发话了:真正的反思必须始自1920年——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和中华民族这百年来走过的路,其间有怎样的历史逻辑、历史联系值得好好反思。

蔡霞当时坐在他们中间,这一番讨论让她很是吃惊。她说:“其实‘红二’内部的人,他们的反思深度,远远超过外面人的想像。”

不过蔡霞说他们只是红二代中层的孩子,无论是军队的孩子还是地方干部的孩子,这群人是自己的父母在1949年以后,50年代到60年代处在军、师两级,就是军级到正师以上这两级中层的红二代。但再高层一点的,她对他们整体的情况了解不多。

蔡霞还说,她知道顶层红二代当中,所谓“太子党”那一类中有反思很深刻的,如前中国劳动部部长马文瑞之女马晓力,还有前总参谋长罗瑞卿之女罗点点。

蔡霞没有提到罗瑞卿的二儿子罗宇,事实上,红二代中,罗宇是最先与中共决裂的。中共1989年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民众的当年,时任空军大校的罗宇就愤而辞职流亡海外。

罗宇在中共十九大前曾连续发公开信,呼吁习近平抛弃中共,全面否定邓小平六四开枪镇压学生,全面否定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抓捕江泽民;并呼吁习近平走民主道路。但罗宇并未如愿。

网络还曾曝光一则红二代左右冲突的故事,是在2013年7月一次红二代聚会中,左派代表孔丹(中信集团前董事长)与改革派代表秦晓(招商银行董事长)当场爆粗差点打起来,事件被在现场的胡耀邦儿子胡德华曝光。

时评人长平此前在德国之声撰文引述一位知情者披露,红二代并非整齐划一的群体,而是大体分为三类:一类作为特权阶层分得大块领地,埋头各自经营;一类对习近平执政强烈不满,但是乐见江山回到自己人手里;还有一类,则深刻反思父辈革命道路,痛惜今日中国变成与他们追求的民主自由相反的专制政治,悲愤不已。而任志强经过多年思考,正在成为红二代中的第三类。

时评人陈破空则表示,据他所了解的体制内情况,红二代、太子党并不是铁板一块,并不见得都要捍卫他们父辈的红色江山。其实很多太子党、红二代对现在习近平的做法看不惯,他们做好了把红色江山交还人民的准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