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元节 武汉路边随处可见祭奠的人(组图)

2020-09-04 09:45 作者:中国数字时代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武汉肺炎
9月2日中元节,武汉街头祭奠的市民(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4日讯】临近中元节时,一则感慨武汉街边随处可见烧纸祭奠亲人的微博下面,激起了网友的重重悲哀,纷纷在评论中表达对武汉疫情中的死难者的哀悼。

以下为网友评论:

胃口好真是极大的罪恶:之前一直疑惑,为什么从下午六点多天还没黑就开始祭奠,后来才发现,小区里同样的地方,火光从六点多能断断续续亮到十点,只是烧纸的人和祭奠的人不一样了

武汉肺炎

NightTide精神粗糙患者:这段时间烧纸的时候连坑位都占不到,楼下人行道全部密密麻麻的圈圈。上半年武汉走了多少人,谁也统计不出来,我只看到到处都开满了红色的花朵而已,烟熏火燎的烟子可能才能熏出眼泪吧,人人戴着口罩也不能看出是不是难过的表情。大家都很平静~

绝世可爱棠敏敏:有人跌跌撞撞走到了九月,也有人无声无息留在了那年冬天。

被慌乱了年华:明天妈妈走了一个月不知道怎样排解难过

视知TV:那个追着殡葬车喊妈妈的女孩,那个哭爸爸没有了的女孩,希望她们安好。李文亮、夏思思医生的家人,导演常凯的家人,小卖部林老板的家人,希望他们安好。伤痛是真实的,哀哭是真实的。凉风起天末,别忘了那个春天。

NeoKerouac:还记得前些日子武汉殡仪馆门口安静排队的人特别是一个小男孩只由志愿者牵着..去领..唉..无声无息离开的人们啊除了亲人们又能有多少被这个盛世记住呢

我在东北捡矿泉水瓶:之前看到一个武汉的美食攻略,下面的一些留言说自己一直吃的哪家哪家小店关了,不再开了,因为老板疫情期间走了,就觉得好难过啊

小色大色老色:我是湖南人,在武汉工作。因工作关系在疫情爆发前就回湖南。上个月得知来武汉吃的第一家烧烤店,疫情期间家人走了4个,包括老板本人。唉。

窗透初晓、云自摇:现在回想起来,前半年感觉像做梦一样,都只有模模糊糊的记忆了,可能大脑会自动封印不好的记忆吧万幸家人都平平安安的,也是运气。

今天喝了口甜酒:坐标武汉在阳台上就能闻到烟灰味以前从来没这样过逝者安息

错的:愿天堂没有苦难分别的人们总会用其他方式相遇

STOPWATCHINGMEYOUFUCKER:下一世去一个幸福的地方吧

谬里加爱:唉,胸口堵着一口气,喊不出来也咽不下去。今年度过的那些日子对我们这些仅仅是站在一旁看到听到的人来说都久久没能走出来,时至今日也常常在某些时刻回到噩梦里,更何况那些正处中心、历经一切的人们呢?只能将永不遗忘作为我们仅有的哀悼。

wydhsdbsjd:是真的今天穿过小巷,发现路边上布满了白色的圆圈

dinorunner:晚上回家看到路边角落躲着一个男的跪在那边烧纸,边上立着一瓶二锅头,一下子就想我爸了,可我一家子都不会喝酒,他在的时候我连啤的都没跟他喝过一杯

大杯牛奶冰:晚上绕着小区散步旁边都是烧过的痕迹突然觉得原来这场疫情并不是没有留下痕迹

这个昵称要用到天荒地老:疫情不是一串数字,是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

媛纸想要当学霸:昨天晚上和爸爸去烧纸,看到桥上一堆一堆的灰烬,也是整整齐齐的,想到每一堆烟灰都是一个家庭心碎的故事和思念,就很感慨。我和爸爸是去给爷爷奶奶和我年初去世的妈妈烧纸的,这五年时间,从五口之家变成只剩我和爸爸两个人。。难过和想念只能自己消化。人生无常,来世上一趟,多做些让自己高兴的事吧

华尔街日豹:很多人甚至不能成为数字被公布出来

笑一个吧豆花:那些还未发芽的持续性痛苦开始舒展,会疼很长一段时间吧,但没关系,想念这件事,就交给我们活着的人吧。

忍冬-Zora:要是学校安排的核酸检测能留给那个时候、武汉没等到盒子做检测的感染者医生、多好。

奋斗中的ET最近鸭梨大:只要转发太多就会不见的。不许大众提,连小区拉小提琴那段视频也会被删

xiaorizi:我的爸爸从正月初十病情渐重,我亲手把他送进医院治疗。疫情开始了,我在医院24小时陪护他一个月,工作关系,轮到我去封闭执勤了,就离开了他。当轮换到第二次时候,刚好在我结束封闭执勤的那一天早上,2020年5月13日,早上8:30我爸爸没能等到我从那个狗屁不通的单位里出来,没能看到最后一眼就走了。

ophelierrr:是这样的,晚上我家门口那条马路边,整整齐齐的码着十来个圈,里面堆满了烧完的纸钱,看得出是用不同的人画的,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我家楼下倒闭了好几家各种各样的店铺,买衣服的、卖花的、买锅盔的。但是那家办白事的小店子还重新装潢了一下。

喜鹏啊:没有身处过疫情地区的人真的无法感受过那种绝望恐慌有时候真的是一眨眼的事

永恒组成:妈妈三月份离开了我。我很难过。心痛得要死掉了。

南十字星_Crux:后来那里的树变得更绿,有些人再没见过春风

宙斯传奇11282013:具体走了多少人,可能真的只有天知道。很多人连个数字都不是

易辉天:掩盖的事实总会由其他的方式表现出来。

xiaorizi:昨晚上我和孩子他妈一块儿去给我爸爸烧纸烧金元宝,希望爸爸在天上好好的,儿子想你了

chiobird:因为疫情四月清明没有去给爷爷扫墓,到了八月忌日的时候才去,去年的时候很多墓都是空的,今年去的时候都满满当当了,看着就觉得挺难受的

一头super糖蒜:姥爷在正月十六走了,因为封城,半个多月没见他,再见已经再也不能见到

大黄在这里2019:之前呼吁过给武汉人民立碑,怎么没动静了。

阿哇阿瓦君的ID里面不让用日语啊:其实最难过的不一定是清明或中元这种用来祭奠的日子,可能在下一个中秋下一个除夕意识到饭桌上有个位子以后会永远空落落的时候才会爆发感伤。

春风是蓝色的吗:我是个傻子吧!十三十四的晚上遛弯满城飘散的烟味不散每条街每条道都是如此白天路过的街道也是满地的白色圈圈还在感叹好多只是在心里觉得比去年多但好像完完全全没有想到冬天里早春里发生的事情一样。这下子才被击中。怎么可以没想到呢!哎!深深的罪恶感。希望它们安息保佑活着的人平安健康

Louyongm:WH究竟死了多少人?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历史不会缺席:和三年饥荒一样,很多不明白,但永远不会忘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