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饥荒”中国饿殍遍野 日本战犯享受超国民待遇(图)

2020-08-30 07:32 作者:徐荣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大饥荒”中国人饿殍遍野,日本战犯享受超国民待遇。
“大饥荒”中国人饿殍遍野,日本战犯享受超国民待遇。(图片来源:Central Press/Getty Images)

中共党史、干部口中的大饥荒

三年大饥荒往事,是走过那个年代的中国普通民众心中不堪回首记忆。

原四川泸州中共地委书记邓自力说:“卖人肉吃人肉的可怕的事也发生了。宜宾市就发生了将小孩骗到家中,整死煮熟后作为兔肉到街上卖的事。长宁(县)是个烂摊子,20多万人口就饿死了7万多。肿病流行,省委调拨了些粮来,社员又无钱买。

其它在各种公开场合承认大规模饿死农民的中共高级干部还包括:胡耀邦、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出狱后的原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声称全国当时大致饿死500万人左右。

《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记载:“据正式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从1949年到1957年,每年都增加1000多万人;1960年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1000多万人。

日囚、汉奸、国军 日囚待遇最高

大饥荒时期,日本战犯的伙食怎么样?段克文在《战俘回忆录》中这样记载:

在辽宁队、北平队、武汉队和南京队的伙食降低不久,我发现一个秘密,除我之外,任何犯人都不知道,这可以称得上是“独家新闻”吧?因为当时四个队住的地方又缩紧了,每个号子要住12人。干部把辽宁队搬到了三所,在四所的监号就腾给了伪满队住。中间用两扇屏风挡起来做界限,但是照常走人,到开饭的时候,才不准通行,并有一个班长在那里巡视。

我们四个队的饭,是从三四所之间的大走廊送来,而伪满队的则从理发室那头另行送去,避免被我们看见。一天,我从理发室回队晚了,路过伪满队,正赶上厨房给那里送饭。那名班长马上怒颜恶语地喊叫我“快走!”我往菜桶里一看,和我们原来的伙食一模一样,有鱼、有肉。

这事我一直闷在心中不敢跟别人讲。若是一传出去,我就准要“沾包”。我们四个队始终以为伪满队的伙食是和我们同时变坏了,而伪满队也仍然以为我们吃的还是老样子。“一道屏风两不知”,共产党真是什么招儿都使。

我们八年血战打倒日寇和国贼,今日,在共产党心目中还不如日囚和汉奸,我也确实心怀不平。可是,直到两年后溥仪列为第一批特赦,我才大彻大悟道:尽管是“三朝皇帝”的大罪魁,但因他在“政治”上还有“使用价值”,所以整个伪满队跟着吃小灶;台湾问题暂时搁下不能谈了,所以我们就又被打入“偏宫”(如果台湾这个战斗堡垒不存在了。我们……我们至少要“上调”准备杀头)。

共产党的头脑永远是这么冷静的,绝不感情用事或者墨守成规。要用着你的时候,什么都不在乎。到用不着的时候,那……我还找不出这个字眼,请读者自己去安排吧!

啊,话还没有交待完,事到1959年溥仪被特赦之后,厨房师傅就被解雇(只留一名作监厨),伪满队也马上和我们“同吃(吃的一样)、同住(屏风撤除)、同劳动(溥仪去后他们就去包办大厨房)”了。这种无情的事情,足以说明问题的。

大饥荒中国人吃人 日囚吃小灶、各类罐头

日本队的情形我没有亲眼看见,但是,从伪满队的例子来看;从共产党对待日本队比伪满队还留心来看;从1956年伪满队参加厨房劳动,日本队忽然单独自立伙食,并从他们的厨房透出诱人香气来看,推知日本队的伙食始终是高标准。特别是1960年。

我们大厨房忽然摆起大块又肥又嫩的猪肉和成堆的水果、海鲜及肉类罐头,大家高兴的了不得,说共产党办事真叫你猜不透,现在竟然又要给我们这样的好东西吃了!

从那天起,日本队忽然连着两三天,水银灯照得耀眼生辉。原来是日共来此拍制日本战犯的生活实况电影,携回日本去宣传,附带的也把我们的大厨房拍了几个镜头,作为中共“革命人道主义”同等待遇的证据。

猪肉我们是吃到了一点,但是罐头没吃着也不见了。我曾向伪满犯人打听过,他们只是笑而不答。原来是从日本队那里搬来摆摆样子,拍完电影,又原封送回了。怪不得我们常在日本队所倒的垃圾里,看到上述各种罐头盒子。

一直到日本战犯全部释放后,我们到那里去收拾房间改建图书室,还曾在某些角落发现这类不曾打开的罐头,可见他们是吃得不爱吃了。这就不是我主观推侧,而是证据确凿了。

 

参考:《战俘回忆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