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程翔:中共对港人资料虎视眈眈 全民检测必有政治目的(视频)

2020-08-24 21:06 作者:梁路思、李怀橘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程翔表示林郑强推全民检测计划后必有政治目的,中共一直以来都试图掌握港人的个人资料。
程翔表示林郑强推全民检测计划后必有政治目的,一直以来中共都试图掌握港人的个人资料。(图片来源:看中国采访截图)

【看中国2020年8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梁路思、李怀橘采访报导)香港武汉肺炎疫情日趋缓和,今日仅录得9例确诊个案。但港府仍旧推行全民检测计划,9月1日开始实施,计划一直备受争议,市民忧虑个人资料包括DNA样本被送去大陆,更担心香港步大陆后尘,实施社会信用系统,甚至健康码等全民监控系统。《看中国》采访著名时事评论人程翔先生,他表示林郑强推计划漠视民意,并且违反《纽伦堡守则》,而且一直以来中共都试图掌握香港人的个人资料。

程翔表示,行政层面上,林郑月娥做事有个特点,即先斩后奏,以回避立法会监察。另外,林郑也无视民意,从来不把香港人之忧虑放在眼里,“只要和北京商量好,就可以强推,这是林郑的施政特点”。今次全民检测也一样,完全没有聆听民意。

那么,全民检测是否必要?程翔笑称暂不引述外国专家意见,否则又被批判成勾结外国势力;但就连中国专家都不认同全民检测。他引述大陆《健康报》4月22日报导,指4月19日中国医院协会举办抗疫专家论坛,上海市新冠肺炎(武汉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医生表示:“全民筛查核酸不可行!”程翔指,“这是医生斩钉截铁的发言”,反对理由是,“就技术本身而言,单次检测会存在30%假阴性率,二次检测假阴性率下降至20%”,因此,将所有感染者筛查出来是不可能的。另外,在发病率比较高时,筛查才有价值,反之,则无必要全民筛查。

全面检测和健康码违法《纽伦堡守则》

既然没有必要做全民检测,为何林郑还要强推计划呢?“这很自然就会令人怀疑林郑有背后的动机”,程翔引用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的言论:利用健康码的操作,限制市民的基本活动和自由,存在不少道德问题,为何市民要自己主动证明并公开自己的身体状况才能在社会生活呢?

程翔亦引述《纽伦堡守则》,即人体试验之准则,当时纳粹对犹太人实施不人道的人体试验,故此订立该守则以规范人体试验;《纽伦堡守则》第一条已列明,任何试验或筛查,受体必须自愿、同意的,不可用任何压力、引诱,令人接受检测,“受试验的人有同意的合法权力;应处于有选择自由的地位,不受任何势力的干涉、欺瞒、蒙蔽、挟持,哄骗或者其他某种隐蔽形式的压制或强迫”。

建制派宣传拥有健康码可以进入商场、餐厅、戏院等场所,没有健康码则会被拒之门外,程翔认为,这是一种变相压制,“违背了《纽伦堡守则》第一条”,另外守则第二条列明,试验或检测应收到对社会有利的、富有成效的结果,而该结果是用其它方法所不能得到的,即检测须有必要性。

他表示,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已经表示全民检测没有必要性,因此林郑政府也违背了《纽伦堡守则》第二条。

另外,程翔引述《日内瓦宣言》,尊重患者的自主权和尊严。他表示,林郑政府推行的计划完全与国际社会的共识相悖,希望林郑向市民解释清楚。

以健康之名监控香港人

他认为健康码是监控香港人的举措,“这是非常不道德的,绝对不道德的”。曾经有人在大陆建议把健康码和社会信用系统二合一,而“社会信用系统可以将一个人的行踪掌握得一清二楚,何时去了哪里,买过什么,消费习惯是什么,所有行为几乎都有记录”,将健康码并入社会信用系统在大陆引发很大争议,最后中共当局也不得不将事件押后。

虽然林郑不承认推健康码目的是监控市民,但在过去几年期间,林郑屡次失信于人,道德破产,劣迹斑斑,程翔表示已经没有人再相信林郑,今次全民检测的政治目的多于防疫。虽今次检测属于自愿性质,但健康码推出后,因为无法进入某些场所,市民迫于无奈最后都要进行检测,程翔希望香港人谨慎而行,勿被政府侵犯私隐。

中共一直试图掌握香港人资料

九七前,入境事务处处长梁铭彦被彭定康迫令提早退休,程翔表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梁铭彦与中共来往过密,中共一直想掌握香港人资料,而入境事务处拥有大量港人资料,包括生死登记、结婚和出入境记录等。此外,2017年,选举事务处的两部手提电脑离奇失窃,内存1,200名选委及378万全港选民个人资料。

他表示,当时已经觉得事件有可疑,“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让电脑被偷!怎么可能将事件轻轻放过!”,他续指,九七后中共多次企图掌握香港人资料,事件背后一定有政治目的,同理,今次香港政府宣称将收集到的健康码资料存储在云端,程翔指中共随时可以用国家安全为由窃取全部资料,“不要忘记,国安法凌驾于香港所有法律之上”。

美国民主党取消一中政策仅为竞选策略

程翔认为,民主党在党纲中取消一中政策的做法是为迎合主流民意,1930年美国一直误判中共本质,现在美国终于觉醒,这不单是共和党的观点,民主党也认同。他表示,两党对此共识可以追溯至2010年,以前的政策强调和中共接触(Engagement),将中共融入国际大家庭,发展后中国便走向民主、自由,“这一政策主导美国二、三十年,直至2010年,美国在接触之余开始遏制(Containment)中共,做两手准备”。

程翔表示,当时很多美国学者不想太快对中国采取遏制措施,因此提出新名词Congagement,即把“遏制”(Containment)和“接触”(Engagement)结合的对应策略;十年之后的今日,“接触已经全面失效,遏制成为主流”。

民主党今次取消一中原则,他认为是很重要的转变,向来比较亲共的民主党都取消一中政策,反映整个美国朝野的态度;不过不排除民主党今次的做法是为了迎合竞选需要,因为全民反共的情况下,民主党一定要做出一些姿态。

程翔表示,民主党最近公布的党纲对中共并无严厉措施,对香港也仅仅提过两次,新疆一次,西藏则完全无提过,“除了删除一中政策之外,整个党纲对中共都是平和的”,“说到底不外乎迎合竞选需要,如果拜登上台一定不会好似特朗普一样对中共实施强硬措施”,他解释指,拜登儿子——亨特是私招股权公司渤海华美基金(Bohai Harvest RST,简称BHR)董事会成员,BHR又投资旷视科技(Face++),而Face++是中共资助建立的移动电话应用程式,用来大规模监控百姓,包括在新疆的维吾尔人。因此,拜登当选对于中共来说可以逃过一劫。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