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建制派见张晓明后曝DQ更多议员 操纵特首选举方案浮出(图)

2020-08-05 00:1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港府宣布引用《紧急法》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立法会“真空期”问题将由人大常委会定夺。(图片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港府宣布引用《紧急法》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立法会“真空期”问题将由人大常委会定夺。资料图片。(图片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看中国2020年8月5日讯】港府宣布引用《紧急法》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立法会一年“真空期”问题将由人大常委会定夺,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连日“坐镇”中联办会见建制派收集意见。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谢伟俊与张会面后透露,除了已因《港区国安法》被取消资格(DQ)的民主派议员外,应有更多议员被一并DQ,意味着未来一年的立法会有可能全面“染红”。

另有亲北京港媒放风称,明年底举行的“小圈子”特首选举委员会选举也将引入“确认书”筛选安排。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坦言,事到如今,即使下任特首由协商产生也不用太惊奇。

张晓明坐镇中联办会见多名建制派

香港政府把原定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被民主派和法律界质疑违反《基本法》订明立法会四年一任的规定,更留下一年“真空期”宪制漏洞,让全国人大常委会直接介入和肆意干预香港的民选议会制度。

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连日在香港中联办会晤建制派,就立法会“真空期”收集意见。星期二上午,全国政协常委唐英年进入中联办逗留一小时;下午则轮到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等人。前一天,多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也被拍到曾进入中联办。

谢伟俊:延任应有“红线” DQ或不止4人

据《立场新闻》报导,前一天到过中联办的建制派议员谢伟俊周二在港台节目上称,即使延长立法会任期一年,都不代表每一个议员都可以延任。人大常委做决定时可以附带“条件”,包括必须拥护《基本法》和效忠特区,“其实是已经有的红线底线”。他扬言,立法会议员延任时应该有个“选择性过程”。

谢伟俊又指,DQ的对象应该“不只四个人”,即除了已经被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的杨岳桥、郭家麒、郭荣铿和梁继昌四名现任立法会议员外,其他“应该被DQ而尚未被DQ”的现任议员,都不应该延任。

他称这个做法不纯粹是为了决定较迟报名的公民党谭文豪、民主党主席胡志伟等民主派是否有资格继续参选,也涉及发还选举经费安排。

据亲北京网媒《香港01》3日引述消息称,除了已经被DQ的4人,民阵召集人岑子杰、民主党议员许智峯、新界西议员朱凯廸、人民力量议员陈志全和前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昆阳,本来亦“很大机会被DQ”,但因选举主任未做最终决定时,港府已宣布押后选举,他们才没有被DQ。

林郑“个人认为”可延任被打脸

对于立法会议员的延任安排,特首林郑月娥日前称,她“个人认为”现任议员延任一年是合适的做法,4名已经被DQ的现任议员不代表一定不可以延任,两者可分开处理。不过,建制派的放风与她的个人看法明显有别。

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星期二在港台节目中也似乎再“打脸”林郑月娥。他说,若选举主任不接纳该4名参选人,但他们在“真空期”仍获准延任,会出现“矛盾”和尴尬之处。

至于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早前指,相信人大常委可能会定下一些原则,不会指名道姓决定哪些议员可延任,而是交由法院决定。谭耀宗称同意这个方向,但认为所定原则亦要清晰,要能够执行和不会产生混乱。

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于本月8日至11日在北京举行,外界预料将讨论押后选举、立法会真空期和议员延任问题等。谭耀宗称,相信常委会会邀请港区人大代表列席会议。

建制派内部也存分歧 胡志伟斥极左思维

不过,也有建制派对不准现任民主派议员延任有所保留。《苹果日报》引述田北辰接受港台访问时说,人大常委做决定时亦要平衡社会观感,最好是原班人马过渡一年,延任的立法会只处理紧急事务或《财政预算案》等恒常议案。他说,若遭DQ的民主派议员不获延任,通过任何法案拨款都会“留下一条尾巴,让人挑战缺乏认受性”。他又认为,平衡各持份者感受,而不是只看法律依据,“始终是管治最好的良药”。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接受《苹果日报》访问时表示,谢伟俊的说法反映建制派以“极左”思维维护自身利益,“反映他舔共的本性,亦揭破他过去扮中立的假面具”。他又指,建制派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透过分化民主派取得自身最大利益,故此他决定是否要续任立法会议员时只有一点考虑,就是如何维持民主派的团结面,“不要被中共分化”。

传特首选委会选举也引入DQ制度

另外,中共和港府延后立法会选举后,据报再把眼光放在2021年12月举行的特首选举委员会(选委会)换届选举上。

《港区国安法》已列明参选人须签署“确认书”,将DQ制度规范化。《香港01》报导,预料特首选委会选举也将引入确认书安排,加上选举主任已就国安法列明五大“红线”,令人质疑选委会选举也将出现针对民主派的大规模DQ。

特首选委会由1,200人组成,投票选出行政长官。特首林郑月娥当年以777票当选,仅仅超过601票的当选要求。由于民主派在去年区议会选举大胜,导致选委会内区议员互选产生的117个席位落入民主派之手,对北京而言存在风险。

戴耀廷:特首由协商产生也不奇怪

《苹果日报》报导,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曾发起“风云计划”,透过抢攻区议会来争取选委会议席。对于选委会选举也引入确认书安排,戴耀廷直言,当局既然能押后立法会选举,“特首由协商产也不用太惊奇”。目前局势发展还看未来一段时间国际社会的制裁对中共能产生多大压力,因此现时毋须太急于思考选委会选举的问题。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曾估计北京欲透过DQ令民主派失去议会内三分之一关键否决权,借此通过政改进一步削弱民主派在选委会的影响力。他相信引入“确认书”是其中一个削弱民主派的方案,形容北京的大方向必然是将民主派掐死,以增加北京(操控选举)的安全系数,不会再理会国际社会的看法。

他形容,北京的想法已是“长痛不如短痛”,既然能做出《国安法》般的丑事,那么再难看的事情都可以出现。港人应该先“休养生息”,“避其锋芒、醒目抗争”,好比2014年雨伞运动被压制,只会酝酿更大规模抗争一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