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戴河进入高度敏感期 维权人士遭到派出所警告(图)

2020-08-03 12:35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为了替儿子伸冤的马波,一名常住北戴河的黑龙江维权人士马波,已经遭到当局定性为“零控人员”。
为了替儿子伸冤的马波,一名常住北戴河的黑龙江维权人士马波,已经遭到当局定性为“零控人员”。(图片来源:维权网)

【看中国2020年8月3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神秘的一年一度中央决策层与元老的北戴河度假会议,已经在这几天进入了高度敏感期,现在一些敏感区已经禁止一般游客进入。一名常住北戴河的黑龙江维权人士马波因为在日前接受国际媒体采访,导致7月31日遭受辖区派出所的维稳人员警告,说要对她处以行政拘留的处罚。

维权网报导,8月1日获悉,在进入神秘的北戴河度假会议之前,一名维权人士马波的黑龙江户籍地派出所就安排所长,带领着几名民警综治办人员,赶赴北戴河劝说马波返回黑龙江来解决问题。由于马波在前几次都是听从劝说返回至黑龙江,但最后都遭到公安忽悠了事。因此,马波这一次是明确地拒绝配合。这几名来自黑龙江的维稳人员也自知先前都没有信守承诺,就没有再强劝马波,只是一直“陪同”她在北戴河游玩,并对马波及收养的胖胖招待有加,众人一直相安无事。

7日23日,马波带着养子胖胖跟朋友小李一起出去走走,在来到海边戏水时,一路遭到多次检查身分证,虽然有的警察让他们通过,但到后来遇上两名警察,在搜查手机上置顶显示“中标”了,就不让他们走。

马波质疑,“我问警察,‘中标’到底是什么意思?警察也回答不出来。他跟他们领导沟通后,他说我有上访记录,这个记录可能是重点。”

后来当警察打完电话后,就以警车将他们载走了。马波一行三人被带到了一间屋子内,警察对他们制做了很多的笔录材料,后来马波原户籍地佳木斯市公安局派来了两辆警车,最后将他们三人载回到北戴河的住处。

马波告诉大纪元记者,“户籍地警察在车上加上了我的微信,问我身上有材料吗?我说没有,网上有。他还告诉我,不要随便走动,就在家里眯着呗。”

马波说,“现在(因为)北京疫情的事情,信访办也不常上班,全国各地有很多访民都来到北戴河。但是有好多地方长途汽车、火车没有开,往北京、北戴河的方向的车查得非常严,往秦皇岛和山海关方向要二次安检。但是无论多严也挡不住访民进入北戴河及北京。”

马波又说,“前两天,我地方户籍派出所所长说要来北戴河找我,秦皇岛这地方有我们公安局抽派来的派出所警察,今天他给我来电话,让我不要随意走动,如果要去哪里,他会随时随地跟着我。”

8月1日上午,始终对马波很照顾的所长,表情严肃的来到马波住处,并对马波说她在往外国媒体发放东西,透露了国家政治机密,因此分局市局决定给她处以行政拘留。

马波询问所长:“什么叫政治机密?我在马路行走乘公车拦截这就是政治机密吗?我案件不查我儿尸体在冰柜里13多年,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你黑龙江三级公安违法办案造假,我实话实说就是透露了国家机密?”

2007年4月14日下午18点,马波的儿子徐智鹏在黑龙江农垦职业学校体育班上学时,在学校门口不远处遭到三个同寝室同学故意伤害致死,事发现场有监控摄像头,而徐智鹏的尸体解剖鉴定书给出的死亡结论正好是外力致死。

不过,警方迄今侦破不了案。根据当时哈市新闻网记者采访目击证人的录影,以及学院支付万元解剖费等种种证据,都说明公安具有掩盖校园暴力真相的嫌疑,同时更有徇私枉法的嫌疑。

至于为了替儿子伸冤、进行维权活动的马波,已经遭到定性为“零控人员”,在此之前,马波还遭到公安部门定性为A级97.9%人员,据悉这两类人员在公安资讯系统里,都是属于在逃人员。因此,马波在很多地方包括北戴河,都遭到限制进入。

报导认为,派出所所长之所以告知马波要处以行政拘留,极有可能是因为北戴河进入了高度敏感时期,遂有变相强行将马波带回黑龙江的可能。

马波电话:18712763535.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