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疫情不是抗洪乏力的借口(图)

2020-08-02 11:00 作者:醒民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2020年7月,重庆多处沿江公路被淹,铁路冲断,江水持续关进。(网络图片)

武汉肺炎疫情仍然严峻的情形下,中国大陆26省市区深陷淹水困境,一些地区情况危急。然而,对于如此水患,持续近一个月,政府和媒体却无人理会,好似这场水灾危机并不存在。

目前,仅仅是应急部门向3省预拨1.5亿元救灾资金。有网友计算,每个中国人能得到的抗洪救助资金从5毛到2元人民币不等,还不够一顿饭钱。有中共党媒拿疫情当借口,说抗疫消耗太大,各方已经没有力量救洪。党媒的说辞看起来有道理,但却像纸糊的灯笼,一捅就破:

就在6月初,中共还允诺77个有关发展中国家暂停债务偿还。据环球网数据,近4年,中国给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款项高达6万余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是抗洪救灾1.5亿元的四万倍!很显然,在中共眼里,上千万中国人的性命、财产和生活,抵不上中共非洲小兄弟的四万分之一。

在中国任何一个政府悬挂的牌匾上都写着“人民政府”,然而“人民”只是个幌子,政府是中共的政府。

一、45年前一次被遗忘的溃坝

2005年美国《探索》(《Discovery》)节目向全世界披露了人为造成的灾难,排在第一位的不是苏联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而是鲜为人知的1975年中国河南板桥水库溃坝事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据《探索》报导:1975年8月8日,河南板桥水库因暴雨发生溃坝,9县1镇东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现场打捞起尸体10万多具,后期因缺粮、感染、瘟疫又致14万人死亡。

灾害发生时,板桥水库大坝已情况十分危急,必须及时泄洪。当地驻军曾向上级部门发出特急电,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之子纪坡民揭露了一些当时的内幕:邓小平家属接到电话后说邓小平不舒服,已经入睡。在汇报者再三表明情况紧急之后,邓小平家属坚持说邓小平已经入睡,身体不好,不能叫醒,有事天亮再说,并挂断了电话。但据纪登奎后来了解,当晚邓小平并没有生病,也没有入睡,而是在万里家打麻将,一直打到8日清晨5点左右。

情况越来越危急,再次给邓小平家里打电话,要求动用空军,但电话再次被邓家挂断。没有得到上级命令,水库管理人员不敢排水泄洪。

在当地驻军正准备向北京第三次发紧急电之时,灾难发生了,宝贵的时间被错过,最终导致溃坝。

不仅泄洪时间被错过,板桥水库的溃坝本身就有着“先天不足”的内因。河南板桥、石漫滩等系列水库,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大跃进”的产物,因工程质量粗劣、疏于日常维护,至灾害发生时,17个泄洪闸只有5座能正常开启,其它由于没有正常维护全部锈死。

在大跃进的1958年,中共兴起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一场“实验”,把水利工程与钢铁视为两大支柱。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来河南视察时将水利工程归纳为“以蓄为主,以小型为主,以社队自办为主”。仅1957~1959年,驻马店地区就修建水库100多座。

有水利专家当时即指出:在平原地区以蓄为主,重蓄轻排,将使水位被人为地维持过高,带来隐患。然而,在“政治挂帅”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浪潮之中,没有人听得进去这些若干年之后才可能产生的后果,

在河南驻马店境内宿鸭湖水库的设计过程中,省水利厅一位副厅长认为原设计过于保守,不符合“大跃进”中水利工程“以蓄为主”的精神,擅自作了几处关键的改动。例如:他认为“闸门设计太大”,便将原设计的12孔排水闸门砍去7门,仅剩5门。这样情况也出现在了其他几处大坝的建造设计中。违背自然条件的“改天换地”,就这样将隐患埋伏在了一个又一个风风火火建造起来的大坝之中。

然而,这样一场灾难却被中共消声,成为一场被遗忘的灾难。这场世界史上最大的溃坝事件,荡涤了上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却没有一块为死难者而立的灾难纪念碑,唯一的“75・8抗洪胜利纪念碑”是用来歌颂中共政府“功绩”而设立。

二、汶川地震迟到72小时的援助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之后,全国民众的眼睛都在注视着电视、报纸、网络,然而,地震发生42小时后,进入汶川几个受灾重镇的救援官兵只有赤手空拳的1000人,而需要被挖掘出来的人却是十几万人。

即使到了震后72小时,这个地震救灾黄金时间的最后期限,进入重灾区的救援士兵也不足1万人。按照国际惯例,把1个人救出地震废墟,至少需要3个人来抬起水泥板。10万人受灾,至少需要30万人的救援部队。国际惯例和中国之间强烈的反差,让人难以理解。

直到15日21时30分,号称“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工程兵才第一次开通了从理县进入汶川的公路,大批救援人员才刚刚赶到灾区,然而此时地震已发生了79小时,绝大多数灾民已在废墟中痛苦的死去,而且同时受灾的58个乡镇中,还有34个没有任何救援人员进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甚至对军队喊出:“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军队无法调动的原因在哪里?2008年年底,时任中共总参谋长陈炳德在党媒撰文揭示,在汶川地震发生后的72小时黄金时间内,胡、温无法调动军队赴灾区进行救援,在震后的3天时间里,军方的一切行动都要经过“军委首长”江泽民的批准,而江泽民为了显示其对于军队的把持仍然牢固,无视灾情紧急,宁肯让身处前线的救灾者无计可施。也只有漠视生命的共产政权,才允许这样极端的悲剧发生。人民、生命、法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显示个人的手腕和权力。

像历次灾难性事件一样,汶川地震发生次日,中共中宣部要求中国大陆新闻媒体在地震新闻中要“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最终将汶川大地震变成为军队救灾抗灾的颂歌,至少十几万中国人民的丧事被党媒报导成中共政权的又一件喜事。

无论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河南板桥溃坝事件,还是多数人都知道的饿死数千万人的三年大饥荒,中共从上至下从来没有人为此承担责任,事后也没有追责。原因很简单,只要有人承责,就说明中共执政出现了错误,“我党伟光正”的画皮就会被戳破,所以再大的坏事也必须不惜代价地不了了之,血写的事实用墨写的谎言掩埋即可,一切为了党的利益。

三、中共的本性和人民的出路

共产党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让我们看一看《九评共产党》揭示出的真相:“在共产党那里,没有普遍的人性标准,善良和贪恶、法律和原则变成随意移动的标准。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

“中国人讲天人合一,按照老子的说法: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和自然是一个连续的宇宙状态。共产党也是一种生命,但其反自然、反天、反地、反人,是一种反宇宙的邪恶生灵。”

“共产主义运动被实验性的引进中国,党的生命大于一切、征服一切,开始给中国带来一场无休止的浩劫。”

“从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输的一切邪说,看清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复苏我们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顺过渡到非共产党社会的必经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虽然中共表面上拥有国家一切资源和暴力机器,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能够相信真理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中共邪灵将失去存身之处,一切资源都将有可能瞬间回到正义的手中,那也就是我们民族重生的时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醒民 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