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许章润欲平反 国保变相警告(图)

2020-08-01 01:18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许章润
许章润(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8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北京清华大学法学院前教授许章润7月6日被控嫖娼遭拘留,获释后于7月29日首次否认自己嫖娼,指遭官方构陷和诬陷,已委托两名律师,可能将提起行政诉讼或行政复议。但北京警方于次日派国保人员上门要求律师不要与境外媒体多作谈论,避免“被炒作”。

香港《明报》7月30日报导,许章润6日被控嫖娼并遭行政拘留;获释后于28日在北京与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莫少平、尚宝军及前律师浦志强会面。

报导引述尚宝军表示,已接受许章润委托,将在适当时机对成都警方的行政处罚提出行政复议(即不服司法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而向复议机关提出要求撤销或变更具体行政行为的请求),也不排除提出诉讼。

尚宝军表示,许章润完全否认警方的嫖娼说法,认为完全是诬陷。

据报,去年12月,许章润与北京大学法律学者贺卫方、张千帆等人到四川成都出席一个交流会,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声称在此期间许章润涉嫌嫖娼。

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青羊”9日曾发出一则警情通报称,2020年6月,破获一起组织卖淫案。通报中提及一名许姓违法人员。报导称,这是指许章润。

另据香港电台报导,许章润聘请律师追究当局的行政处罚决定后,北京警方30日上午派遣两名国保人员赴莫少平律师事务所,逗留两个多小时。

报导说,国保人员主要核实律师是否接受许章润的委托,以及了解许章润对于案件的态度。

当律师向国保引述许章润的说法指出,有关嫖娼的指控子虚乌有和构陷,四川成都警方并没有出示三方面关键证据,包括酒店监控视讯纪录、手机通话及转账纪录时,国保并未直接响应律师对案情的质疑,反问成都警方办案是否会如此马虎,并声称本案“非常敏感”,希望律师不要过多与境外媒体谈论,否则事件会被炒作,云云。

国保人员还表示,以往律师事务所代理的案件均符合法律规定,这次也有权代理许章润的案件。

报导称,国保人员在逗留过程中没有威胁或要求律师放弃协助许章润。

对此,北京《冰点》前主编李大同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面对不被驯服的知识分子,中共当局的常用手法既是“污名化”以及“切断经济来源”。许章润用法律捍卫尊严,是对当局“构陷”的反击,尽管大家都不期待会得到公正结果。

李大同说:暗无天日!当局对这些知识分子它没有别的办法,它首先是“污名化”,然后就是断绝你的生活来源,它最后的两招就是这个了。也不那么容易,你暗箱操作没办法,你上法庭就是公开,大家都可以看见。

美国华人学者韩连潮在推特表示:“当局说:否则,事件会被炒作。北京当局惧怕炒作?说到底是惧怕公众舆论!希望大家都来围观许章润案件、任志强案件、许志永案件、丁加喜案件!围观就是声援,就是弘扬正义!”

网友跟帖:

“中共怕历史真相、怕现场秒拍、怕民主启蒙、怕访民维权、怕老兵抗争、怕公民觉醒、怕维权律师、怕新闻自由、怕多党竞争、怕普世价值、怕民主潮流、怕煽颠斗士、怕西方势力、怕宗教信仰、怕制裁官员,怕冻结赃款,怕调查病毒、怕病毒索赔,怕西方联盟、怕美国大兵、怕政变兵变…做贼心虚。”

“害怕小三反水;害怕小偷落网招供;害怕陌生人走近;害怕纪检电话;害怕上级领导(提拔自己的)双规;害怕快递;害怕得了空调病;害怕明媚阳光;害怕世间的一切。”

“中共最怕舆论和老百姓知道真像。它们号称战无不胜,铜墙铁壁,坚强后盾、伟光正,却一有风吹草动就诚惶诚恐,想把一切对它们不利的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就像现在武汉的党政军公务人员收缴私人护照否则注销,它们在怕什么?很明显一旦有人出去了把真相告诉媒体了,它们就被动了……”

“他们撒谎,他们炒作民粹,却不许人民炒作。”

“这世上最怕光的动物就是耗子。这也怕那也怕,充分说明匪垬坏事做的太多,做贼心虚哈。”

“它们开始害怕炒作了。”

“扣人家一顶嫖娼的帽子它不怕敏感,现在人家要申冤维权了它说敏感。做贼心虚吧!”

“四个自信,两个维护中还怕炒作?”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