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新西兰国会开展“病毒扫瞄” 关注中共政治干预(图)

2020-07-17 14:58 作者:乔夫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新西兰 中共 间谍
近期中共干涉新西兰政坛的话题再度成为关注焦点。(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看中国2020年7月17日讯】(看中国记者乔夫编译)在新西兰举国与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COVID-19)奋力搏斗的同时,中共的一系列极端举措也开始让人们反思这个共产政权给全世界带来的危害。据Stuff报导,近期中共干涉新西兰政坛的话题再度成为关注焦点。

国会调查中共干涉

上周五,国家党议员杨健突然宣布,到下届选举时退休。之前由于杨健被爆出中共军队院校的背景,使得人们对其真实身份产生严重怀疑。而他的闪退,恰好赶在国会委员会进行一项调查之际,此次国会听证调查重点之一是中共对新西兰政坛的干涉。据信,中共的干涉不仅限于首都政坛,甚至渗透入全国各地方政府。

有指控称,中共政府及其驻惠灵顿大使馆资助建立了广泛的社区组织,而中共这是要通过这种网络来影响新西兰的地方政治。这种影响力涵盖了地方政体、社团及中文媒体。

在为期数周的国会调查证据提交环节中,一些知名的持不同政见者向委员会陈诉说,由于反对中共,他们受到华人社区的欺凌、恐吓和排斥。

该委员会最近还发表了一篇有争议的呈文,撰写者为坎特伯雷大学教授Anne-Marie Brady。委员会刻意推迟了几周才发表,以便所有被指证者做出回应。

该文称,中共正在通过地方政体来传播其影响力,因为中共认为地方政体是新西兰政治体系的软肋。Brady教授指出,地方政府的政治人物可能被用来“破坏中央政府的政策”。他们也更容易受到干扰,因为他们“没有外交政策的专业知识或相关顾问,也无法获得定期的国家安全简报”。

Brady教授认为,地方政府已被所谓的“统一战线”所腐蚀。中共的统一战线包括四种策略:第一,控制中国侨民;第二,选择非中文媒体、商人和政客来支持中共;第三,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中国;第四,调整世界经济方向,使其更加以中国为中心。而最后一点对地方政府特别有吸引力,因为这意味着接受中共的快钱,中共的“一带一路”正是这种全球扩张的代表,该计划旨在将参与国家的经济与中国绑定,使中国能轻易操纵全球贸易,并消除美国这样的竞争对手。

影响新西兰政客

在国家党治下,新西兰参与并签署了“一带一路”的备忘录,但工党政府改变态度,尤其外交部长Winston Peters对“一带一路”给太平洋地区带来的不良影响深度质疑。目前新西兰政府的立场是不参与任何基础设施项目,但可能会支持某些部分,例如有害生物根除计划。尽管如此,Brady教授认为,资金短缺的地方政府似乎还是渴望加入。

今年,纽、中市长论坛原计划在中国成都举行,中共官方举办该活动的目的旨在与新西兰各地市长形成定期互动,而此次会议的目的,除了气候变化问题,主要是向各地政府推销“一带一路”。

代表地方政府的Local Government NZ表示,该会议旨在通过与新西兰中国委员会合作,帮助地方政府制定“一带一路”的响应措施。Brady教授指出,这次活动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组织,而该协会本身就是一个统战组织。2017年,“一带一路”官方智囊团在新西兰成立时,嘉宾包括奥克兰市长Phill Goff和惠灵顿市长候选人Jo Coughlan。

一位地方政府发言人确认说,成都市长论坛的焦点是“一带一路”计划,以及地方政府能否获得相关机遇。他还说,论坛得到了外交部和贸易部的全力支持,他们会定期与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和政府通信安全局进行沟通。

另一方面,中共还通过其下属或间接笼络的社团组织去结交各地政要。Brady教授指出,中共统战组织在新西兰各大城市都存在,这些团体通常以同乡会的名目出现。例如Jami-Lee Ross揭露的国家党政治献金丑闻的捐赠方就是新西兰潮汕总会,其会长张乙坤被披露具有中共背景。潮汕总会还被指控支持本地候选人,特别是在奥克兰。

严重欺诈办公室目前正在调查基督城市长Dalziel的2019年竞选连任的开支,据悉其中包括六个与中国有联系者的捐款。在给特别委员会的呈文中,Brady教授指控中共官员向Dalziel和其它政府机构施加压力,要求在2015年对Brady“审查并将其列入黑名单”。

Dalziel的回应中坚决否认曾有此事,并向委员会提交了两封信。她说,她对委员会“决定接受Brady教授的虚假指控感到震惊”。她声称这一指控“是不正确的”,并说“如果是在不受保护(非国会)的环境中提出的,这将会是诽谤性的”。她称Brady教授的指控是“涉及外国政府的腐败行为”,她“绝不会这样做”。

恐吓不同政见者

向委员会提交证据的还包括两名本地的持不同政见者。他们表示,由于对中共持批评态度,他们受到其他侨民的恐吓。

Freeman Yu告诉委员会,统战组织积极扶植亲中共的候选人上位。他透露,潮汕总会支持了Paul Young在奥克兰市议会Howick选区的竞选活动。Paul Young 2019年的选举海报被人毁坏,一些海报上被标上CCP(中共)字样。

就海报事件,Paul Young说,自己在新西兰生活了30年,最初甚至不知道CCP的含义。他告诉Stuff,他知道这个组织,但是他的竞选活动“与他们没有正式联系”。

Freeman Yu告诉委员会,重要的是要防止潮汕总会这样的组织散播中共的影响。他说,这些组织会威胁到新西兰大选的独立性。他说:“他们是中国政府的代理人,对新西兰地方机构选举有深入影响。”

Yu说,一些亲中团体参与了针对持不同政见者或来自香港和台湾人士的恐吓行动。他列举了最近在一个微信群发生的案例,该微信群鼓动新西兰华人武装起来,以应对在COVID-19之后对华人的种族主义威胁。Yu说,这种鼓动的部分动机是要威吓不支持中共的华人社区。

Tiffany是另一个递交恐吓证据的人士。在移居新西兰之前,她曾在中国政府工作。她表示自己喜欢新西兰,并开始通过微信向华人社区表达自己的观点。她说:“我批评中国政府对待环境的立场,以及对穷人缺乏支持。”这些批评使她“受到了很多攻击”。

她表示,“这使我非常沮丧,因为新西兰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为什么我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而遭到攻击和孤立。”她说,由中国大使馆资助的华人社区组织常被用来惩罚异议人士,“他们控制和监督中国人的言论。”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出现在视频中她都戴着口罩,“如果我被华人人认出来,他们会向中共政府举报。”

操纵本地媒体

本地知名媒体出版人陈维健也向委员会做了陈述。陈维健表示,中共附属机构利用中文媒体对新西兰大选的报导来影响侨民。他还透露说,中共大使馆向华人企业施压,要求他们停止在反共的媒体上做广告。

他表示,自己创办的刊物《新报》由于中共大使馆的干涉而难于获得广告收入,使他的财务状况也每况愈下。他表示,如果有媒体不发表批评共产党的文章或只唱赞歌,他们就会得到奖赏,就会有广告商前来联系业务,类似的受益者包括《中文先驱报》和天维网。陈维健认为,《中文先驱报》和天维网与中共宣传的口径保持一致。而《中文先驱报》此前曾被指控在报导香港问题上采取亲中共的立场,后来撤回其报导。

《中文先驱报》和天维网均否认这些指控。天维网称自己是独立的新西兰媒体,不受任何政府资助和管理。

Stuff报导中还称他们收到了一份中共外宣会议的海外参与人名单,其中包括数家新西兰的华人媒体负责人具体名字。但这几个媒体称他们只是收到了邀请,但没有实际参加。

早在去年曾有本地媒体和海外媒体曝光,新西兰中文媒体接受中共审查监督。据了解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背后运作的知情人透露,中共领事馆的文化参赞领导着一个小组专门负责规划、协调和控制新西兰的中文媒体。

据悉,特别委员会将会进一步调查地方议会选举,届时Brady教授将出庭作证。取证结束后,委员会将向国会报告其调查结果,其中包括外国政治干涉,以及地方选举的现实状况等议题。而下届国会将决定采取哪些应对措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