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胜诉多伦多(图)

2020-07-12 19:41 作者:清华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多伦多
多伦多(图片来源:Pixabay/公有领域)

【看中国2020年7月12日讯】一个新移民,在异国他乡丛林生态的边缘生活、创业,实属不易。为维护自身正当权益,靠得不光是坚强的内心世界,百屈不挠的顽强意志,更需要有充分的法律常识和学会运用法律的武器。诉讼能够“打一场,胜一场。”也为我留下了“胜诉多伦多”不可多得的五光十色,缤纷多彩的人生体验!

一.交涉索赔

我报考了加拿大前十名的名牌大学,自费留学。因为不巧,签证时,遇上了“六.四”学潮。加拿大领馆人员全都撤回了国。要等半年以后签证处才能恢复正常工作。我因为入学通知书、体检过期等诸多原因,错过了原定入学时间。真是好事多磨。几经周折,待我到达该校报到时,注册处连我的名字都找不到了,已被注销了。后来校方找回了文件案,要求重新交付注册费和学费。对于一个寒门子弟来说,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我心情难以平复。

于是,我就以“不是本人主覌原因,有不可预测因素”为由,写了一封陈述信给校方。那位西人主管很和蔼地看完信,大度地接受我的申诉,并立即退返了扣款。使我在举目无亲的异国他乡,第一次感受到文明社会的契约精神,诚信信誉和専业操守。

二.庭外和解

这实际是一场业主和租客的租凭纠纷案。那时候,每个新移民都有租房子的过渡时期。一般三年到五年才买房。当时,我住的这幢大楼,大多数是新移民租客,绝大多数是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前后来的移民,也有部分是难民身份。他们还专门搞了个“租客委员会”。

大厦业主在外墙做了改覌工程后,第二年,一下提升了租客的租金。而且上涨幅度11%以上,大大超过了每年通货膨胀率和政府允许的租金上调3-4%幅度。这既不合理,也不合法。整幢大厦的租客谁也受不了,大家组织起来抗争了,还把业主告上了法庭。那个“租客委员会”的主席,号召大家不付房租。

我记得我们大陆来的租客共12个。加上一家菲律宾的华裔,共13户租客。这绝对是个对业主不吉利的数字。大家一起开会,讨论商量对策。听完各人表述意见后,我的态度明朗:就算业主无良不仁,我们也不能不义不齿。如果我们不付房租,就会把我们原本的“有理”,变成了“无理”。“我们中国人做事,要有理、有节、有情、有义”!

我的观点得到大伙认同。之后大家开始分工收集“证据”。把内墙破落,走廊地毯肮脏,电梯失修,游泳池内洒满了树叶,不能开放正常使用;池边路面残缺,高低不平,极不安全等情况,我们拍了照片、录影,作为呈堂证据。讼状中强调与我们生活接触相关的部位,没有得到改善,也没有改变或提高服务貭素。所以结论是:不宜加租金!

与此同时,我们也把资讯提供给了电视台、报社等媒体。相关报导,让2600号大楼一下出了名。甚嚣尘上的舆论,也让业主备受压力。

业主是个犹太人,职业还是一名律师,也是一个厉害狠角色。到了月尾,他换了管理员,叫来警察。在全副武装警察的监督下,他把所有东欧那些不付房租的租客,全部赶出了大厦。看来,原居地的僵化思维是不适合加拿大法制社会的。

事后,业主却通知了我们这13户华人租客开会,说“只有你们这些租客,我也不涨租金了,你们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并且要求大家对此结果不要声张。这样,他和我们达成了“庭外和解”!

初来乍到的新移民还不太懂这里的法律。我仗着技术移民写论文的思路,靠着中国人的智慧和为人处世,误打误撞,所作所为竟然符合了加拿大的法律。初出茅芦,集体维权胜诉,留下了中国人胜西人一畴的自豪。

三.告“官二代”

我刚考出G牌驾照,买了二手汽车,就辞退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自己注册公司闯荡江湖了。

在创业时,我分析了“衣、食、住、行、乐”等各行业。:选择了投资小、自己擅长、可持续发展的、有潜在市场的行业:承接室内装潢、庭园景覌、广告招牌三个大类的各种业务。

秋冬季以室内装潢为主。行家都知道,Finished Basement(完成地下室)是不赚钱的活。通常不是熟人介绍,或有经验的施工公司,是不接的。但当时我己经开了门面,也有了仓库。为养住工人,我就接了一个朋友介绍的地库做。谁知道,竟然带来一场噩梦!

房屋业主是一个山东姓陈的“县太爷”的儿子。在执行合同,施工过程中,我们做的很规范,他也很满意,毫无争议。可是,当我要收第三次款项前,他提出要我免费帮他做修饍工程——因他自己在二楼没关龙头,溢满漏水,造成了一楼篷顶破损;还提出了要我免费加一个酒吧台送给他。光订制吧台、专业酒吧用的水槽和龙头主件,成本就约2000元(加币,下同)。小本生意的我们,没可能再倒贴安装人工和辅料。

这一下,他在中国山东那种白吃、白拿、鱼肉百姓,商场里黑吃黑的贪婪的本性就暴露无疑了。

他先找借口收了给我的大门钥匙,接着又引我们到屋外,指着造房建筑商没处理好剥露的“工字钢梁”端头(整幢房屋的承重钢梁),无知地栽赃说,这是因我们施工造成的。他牵强无理地扣下了我们的工具和材料,像国内耍赖、不发工资的不良东主一样,用驱赶“农民工”的手法,把我们赶出了工地。

我在加拿大经营这行近20年了。是一个有可以建造房屋License、受人尊敬的专业人士。从没有遇到过这等非难。碰上这种“小混球”,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我只能选择起诉他。

在整个讼诉过程中,我又“领教”了喝“狼奶”长大的一代人使出的各种肮脏伎俩!

我还在为同胞里有这等无知、无良、无耻之辈感到羞耻困惑时,被告陈却还把头埋在沙里,翘起鸵鸟的屁股,编故事说谎;他还找了6个不在场的人作伪证;用小恩、小惠分化、瓦解我的工人;还伪造了大量假账……

这段日子,让我经历了许多烦恼、漫长的不眠之夜。我没有去更多的考虑如何打败被告,而是在思索、研究:当今21世纪文明社会,一块什么样的土壤会滋生出如此下作、流氓成性的特色物种?

我的一个工人姓Zhou。他自诩是一个标准的“布尔什维克”,曾当过地委级的共青团书记。自吹玩过300个女人;因乱花钱,他被亲哥哥逐出公司。这次为了喝一口被告陈喝剩的“名酒”,和我说谎他在外省,躲着不敢见我。当我找到他家门口,他见了我时,吓得一哆嗦:“师傅,您是一个正人君子,不用怕,而他是一个卑鄙小人,他家有权有势,在国内,只要有钱,什么坏事都能干!”“我的女儿,老婆还在国内,我得罪不起他啊……”

另一个姓Hu的工人说:“小陈说过了,他找了6个人作证,你肯定会输掉的!”我说:“除了我们几个当事人以外,整个施工过程中,没有一个外人来过!”“不在现场的人作证?全都是伪证!你知道作伪证在加拿大是什么罪吗?”

只有一个工人坚持说:“只要是事实,在任何场合我都可以作证!”这也让我这颗被蹂躏的玻璃心,得到了一丝安慰。

唯真不破!针对被告的各种诬陷,我做了以下几件事,还找一位老客人提供了间接佐证:

1.证明:我们电工技术,做的更比有牌的电工还仔细,还要规范。

2.证明:我有近20年商业做法的经验。懂得正规申请政府Building permit,完全符合安省Building Code,Fire Code。由Inspectors检查通过再继续施工的程式。

3.证明:我的人品、信誉、道德高尚,工作态度认真、仔细、严谨。

顺便在这里介绍一下。这是一对白人夫妇,是坚持等了我四个多月,一定要我公司去做的老客户。施工时期,业主遇上了岳母过世的变故。他要去处理后事,请我们停工数日。临走时他付了我3800元(业主自己没有记录)。到工程结朿时,他又要付这笔费用。这对夫妇坚持说:他们没记帐,一定是没付的,还说是我记错了。我坚持说:我每笔交易都会备案。你们己经付过了钱,我一定不能再重复收!

双方来回推诿多时,最后女主人说:“你为人诚实,我给你500元Bonus(奖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仍然不接受她的奖励,说在工程款项中,已包括了我们的人工。这是我们该得的。我不能收额外的钱,这不是我应该拿的!

就这样,我给客户畄下了很深刻的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形象。临别时他们说,她们在“五大湖畔”有“渡假屋”,任何时候都愿意提供给我享用,欢迎我们去玩。他们事后还为我介绍了许多其他西人客户。从此,我们也成为了好朋友。

施工期间还遇到过地库墙渗水现象。业主没赖我们“因施工造成”,而是说“去年做Deck,外墙有损坏,我修好后你们再来完工。”这就是西人实事求是的素质。

夫妇俩,一听到我要和人打官司,立即给我写了“证明信”。他们还坚持要上庭为我陈述。

4.我在被告提供的材料发票里,仔细找出了近十项Basement工程合同以外用途、混淆视听的“假发票”。

5.我还向法庭提供了我积极融入主流社会,与联邦政府议员、部长、总理以及我居住城市市长家里聚会的照片资料。

事后验证了,我所做的这些都是“有用功”!

在法庭规定截止提供证据的前二天,我的手机、我公司办公室电话都多次接到过“死亡威胁的恐吓电话”!报警后才知道,恐吓电话用的多伦多地区号,实际却是从大陆打过来的。还有以利益诱骗,引导你犯罪的电话。手段无奇不有,流氓成性,地痞本质,下流下作,实在令人发指!

在法庭程式“和解”日的清晨,我有幸见到了丑陋无比的“陈太太”。她见到中间介绍人He先生,就当着我的面,寡廉鲜耻地劈头盖脸说了一通:“咱们才是一伙的。我要请你喝酒,我们有的是钱,官司打下去好了,看谁耗得起……”趾高气扬的法盲,竟不知小额法庭是一审终结的!她还有恃无恐地叫嚣威胁,推波助澜,真是“妻恶夫祸多”!一付“高衙内”欺男霸女嘴脸,令人鄙视作呕。

终于等到了开庭的日子。在庭上,我正气凛然,唇枪舌剑,在我律师以事实的逼问下,被告席上的陈某和他的律师汗流满面,抓耳挠腮,丧魂落魄,狼狈不堪。法官都忍不住调侃了一句:“要不要开点空调”?

被告陈尽管有随编胡扯的“熟练技巧”,也有说谎时眼睛都不眨的“功底”,但他鱼目混珠的谎言,也隐匿不了作假的败露!

在大庭广众面前,他竟然把答辩书里编造的“又用了材料费2000元”在作供时升值到了3000元,被精明的女法官当场抓住。她气忿地当着我的面,指着被告陈说了一句:“你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我一句也不信!”书记员也时不时地歪着头,斜着眼,鄙视地看着被告……

在法官看来,同是黑头发、黄皮肤,我是一个技术全面,品质过硬,口碑极佳,积极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品德高尚正派中国人!而被告陈则是人品低下,编假、说谎成性,蛮横无理,丑陋的“小混混”。

在庭上,被告陈所谓的六个“证人”,在我事先的震慑下,一个都不敢出庭。而我方的西人夫妇、同行专业许先生、介绍我认识陈的He先生,我的工人的各个“间接旁证”,都给我增色加分不少。

He先生讲述了陈在他家住四个月的所作所为:偷用房东的手纸、歺巾纸及油、盐、酱、醋、糖;自私、贪婪,半夜里大声说话,没礼貌、没教养;He先生还揭发陈曾经向他透露过:打算扣下我们的血汗钱,用于再叫其他人去完成一楼、二楼的其他工程项目的费用的想法。在法官眼里,这就是被告陈的“犯罪动机”!

官司的结局是不言而喻的。我赢了官司,他赔了夫人又折兵。在法官宣判后,我由衷地喊了一句“加拿大万岁”!我感受到了法制社会的优越性,也感悟到了公平、公正、公允对社区安宁稳定的重要性!

散场后,被告西人律师还特意走过来,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态,他耸耸肩膀对我讲:“I Knew this would happen.You did aGood work!”(我就知道会这样,你做的很好!)

题外花絮:积恶之家,必有余殃。事隔数年,He先生特意打电话告诉我:“小陈和他太太又吵架,二人办了离婚手续,他被赶出了家门。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的口碑太差了!几个相熟的朋友谁也不敢借房子给他住……他真的太不懂事了。

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还应了那句古训:“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四.告“既得利益者”

人太过善良,心太软,不识人头,常常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在一个熟客的再三吹捧、央求般的介绍下,也是因为淡季要多接点活、养住工人的压力,我又接了一个Finished Basement做了。

通常主流社会的老移民客户懂规矩,不会有任何问题。这次又发生状况,还是由于这些“既得利益者”嗜血、贪婪,吃人不吐骨头的本性!

这屋主,是一对有高学历的所谓“成功人士”。女的做国内融资、投资,男的搞保险从业员培训。属于“精英”阶层,还是信教的信徒。可是,读再多书,没学到中华文化最基本的道德、礼貌;自称是忠实的基督信徒,在利益面前,也敢说谎,造伪证,编假,亵渎上帝、主神?!做惯金融大生意的,也喜欢吃人家的血汗辛苦钱?豺狼的本性,让人性堕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或许他们是累犯,很有“经验”。主谈,是由女的出面,并多次要求,一定要提高了付款尾数的比例;合同签约,则是由从来没参予洽谈男的来签。这已经留下了一个“坑!”我的合同,在同行中是属于很详细,很规笵的,还有正规的施工图纸,是无瑕可击的。

在他们狼狈为奸,炉火纯青的演绎下,我也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在女的每天、每个无休止的改动时,我只忙碌于工作,无瑕留下书面证据!(有时准备好了书面文字,被她一打岔,又忘了叫她签名确认。)很小的工程,业内也很少有人能做到太正规。一般都是采用平时西人惯用的商业习惯与模式:“口头的承诺,也是契约的一部份”。我用君子之约,忘了防小人了,结果,被人面兽心的人,钻了空子。

他们的做法也是与上例业主如同一辙,让你尽量完工,在99%竣工时,扣住工程最大比例的尾数钱,毫无理由地发难、驱赶“农民工”。渣女的理由是:“我要出门办事,你们现在就收工吧!”后又以“剩下的Touch up工作,她先生自己可以做”为由,她不给尾数结帐,也不叫我们去收工。一直找各种理由,推诿与拖延。我找中间介绍人,也未果。后来,我又找教会协调,她也是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从牧师那里,我才知道:欠你这万把块钱,那不叫事。她还有拆散人家家庭;拖欠巨额债款等更大的问题了。我帮理,不帮亲!

听到这席话,一盘凉水从头浇到脚。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会遇到了一个高智商、低德商的无赖渣女?我听从牧师的话:“还是走法律程式吧!”

无奈,花费走程式吧!没想到,被告找了一个更奸诈的无良律师,通过延期,等待机会,她拍摄了一组在其他工地、其他人施工的伪造照片,栽赃说成是在我的工程里拍摄的。制造常人无法想像的“标准伪证!”这律师还办到了更换原定法官。换成了一个昏庸、好色,与被告相熟悉的法官!

这法官是由律师出身,考了一个牌,没事做时,到法院上Part time,当临时法官。开庭第一天,他就和女被告主动打招呼,热忱程度不是一般的熟悉。在走入法庭门时,还和女书记员拍肩搭背,极不严肃。在听我方律师陈述时,该临时法官又变成了英语老师,他有意找茬,多次打断我律师发言,纠正发音不准,给下马威。明显偏袒被告,很不专业!之后又见他在听被告狡辩时,心不在焉,浑浑噩噩,神情恍惚,很不敬业……

在我方律师穷追猛打盘问被告刘,刘已张口结舌,招架不住的关键时刻,这卑鄙法官竟然说:“今天,我人不舒服,可能感冒了,我要回家休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这时才四奌多,还不到下班时间。)直接帮助了被告刘,给他解了围。

走完了本人陈述,双方律师互相盘问双方的程式后,原告还有一次最后阐述的权力。我用逻辑思维方法,指证了被告提供的假照片,真伪证的事实!我提出要求:“法庭派员,去被告家侦查现场。”有的法官是会亲自去查看的。但这昏庸的法官居然说:“我不是专业人员,我去看了,也看不懂!”

这是只要不是瞎子,谁都能看明白的,所拍的照片和现埸是不是一样的简单鉴定,并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的小事。他又一次公开帮了被告。最后,这白痴法官还说,他要用二周时间,仔细看文件和听当场的录音,才能作出判决。而不象其他正常法官一样,当庭宣判!他留下了和被告勾兑的时间。在对方律师施压法官“就是判她输了,她们也不会付钱”的无赖耍流氓的情况之下,这不正公的庸才法官,最后,虽然判我赢了诉讼,但在赔偿金额上,仍大大偏袒了被告。

我不满意法官的“扶贫”举措,也不满意法官的不公正。但我却无能力再打一场“告法官”的游戏!我只能用“争气,不争财”来安慰自已了。

如果这个案例放在现在,以安省2019年10月1日开始实行的新建筑法(Construction Act)判,必将不会是一个黑暗、混沌的结果!让糊涂法官判明白案,司法的公正性大打折扣!

加拿大的建筑行业有140万从业人员,如果算上家庭人员,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在从事既有繁重的体力劳作,又有脑力劳动付出的同时,不应该让他们再遭受到无良业主的盘剥,更不应该让家人也遭受到漫长诉讼期间精神上的煎熬。

新法规定:裁决官全部都是属于安省政府指定的专业裁决机构,亇人都是行业内有10年以上经验的真正专家。从而也杜绝了新移民中鱼龙混杂,良秀难分,半吊子技术的不专业施工方的不良行为。

从上述经历,我得出的加拿大经验: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在貌似光鲜的法制、民主背后,也会有不尽人意;

人心的贪婪是万恶之源。利益的诱惑,会使人丧失道德底线,贼胆包天,漠视法律;

在商言商,商场就是战场!严格遵守商业规范,才是防止野狗入侵的最好蓠芭。

流氓比谁大的土匪、地痞狼性文化,在文明社会也会所向披靡,法律也要退避三舍。

对付流氓、地痞,有时还真不能太书生气!我在创业初期,人单势薄,还真遇到过印象深刻的几件事。

1.考车牌

安省要改革考车牌制度。为挤进老制度的末班车,教车师傅在截止日期前,安排我去考G牌(可以驾驶1.1万公斤以内车辆的驾照)。在考场停车场旁,有二个烫红头发的西人,上来说我在Parking时,我的车碰到了他的车,要我赔600.00元,否则报警!教车师传叫我赶快赔钱走人,否则,警察来了更麻烦。我下车看了对方车的划痕高低,和我们车保险杠的高度明显高低不同。而我驾车师傅的前面车保险杠,又完好无损。我是初学者,在停车时很小心翼翼,也没感觉到碰了车。

我就和教车师傅说:“你看,你的车没被碰坏,保险杠的高低和刮痕高低不相附合。您是我的师傅,怎么可以帮人家说话?”我的话还没讲完,教车师傅似乎明白了,用流利的英语,上前一顿大骂。那二个红头发,灰头土脸地溜走了。

2.一对二十几

我刚开始创业,经过一个华人装璜公司蔡老板介绍,他将他负责做的中餐酒楼的室内装璜分包给我,做假山瀑布喷水池部份。小工程,总价标的大约7000元左右,半工半防水材料,石头,电器,人工所剩无几。这老板当着店主的面,介绍完了,还加了一些不要Commission的“表白”,叫我直接报价给店主。还说给个好价格云云。我刚入行,也不知这行的行规和猫腻,我就直来直去。本来直接报价给业主,就应该直接和业主结算。可这老板说和他结算。他只付了3000元定金,给我买材料。

我干完了活,业主很满意,和这老板结帐时,怎么也想不到他说:“已经全部给你啦,剩下的4000元是你给我的佣金!”他还用潮州话和在场的他的工人讲了一通,他的二十多工人一下围了上来,一付要打我的架式。那时我也气盛,我一边告诉他们实情,一边点着一个个脸说道:“要打架?你来啊!”“老板不给你人工,你肯干吗?”

我一圈转下来,没一个敢打架的,都懒散地退了下去!等我再找那老板理论时,他已不见了踪影……我真犯愁怎么办时,有个工人,悄悄地塞了一张小纸条给我,上面有一个位址,他说:“你只能到他家里找他了。”

第二天大清早,我去了那“大老板”家里,他开门看到我,吓了一哆嗦:“去喝咖啡,好说!”他想关门,被我用脚顶住了门。“喝咖啡也不用了,结了帐,我还要去其他地盘开工!”他见状没招,只得乖乖将尾数付了。还说了一句:“得闲,饮茶!”我说了一句:“和要害朋友的人,还饮什么茶?”他的脸像猪肝色,从脖子一下涨红到额头。

3.以一挡十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不光是咱们“同胞”不齿,南亚裔也不乏鼠辈!在这里不能称印巴人,算歧视。习惯称:南亚裔。我为这客户做完了工程,他也没什么不满意。这族裔年轻人大多不愿上班,男男女女一大堆人闲坐在周围。这屋主也是不想付尾数,用他们的语言,煽动了一通,一下围上来十个左右的青年大汉。我毫无惧色,也是一边解释,一边用手指点着每一个人问道:“Do you want to fight?Come!Come!”没一个人敢出头,都散开了。最后,屋主没法,只好付了余款。

4.小三发难

上二次,对象是社会低层次的,这次可是硬碴!二十多年前,多伦多华人的各种社团,同乡会,宗亲会,协会大约有近20来个。大概有七、八个社团的主席、会长家里、办公室或店铺是我做的。

活干的漂亮,靠口碑,客人都会互相介绍,我真有点接应不瑕。这一次,做的是XXX华人联合会主席前秘书家的物业。完工后她也很满意。辅助材料1/4 Round,我们习惯多准备些的。这秘书看见辅助材料有多余,就说:“加上去,很好看,我另外一处房子也要加上,全部都给我留下吧!”我说:“一根,几根可以送你,要这么多,我们也是花钱买来的。”“我们只收了你这里用的费用,没理由送上你其他房屋用的材料。”

她立即沉下了那涂脂涂粉的笑脸,冰冷的说了一句:“明天到我律师楼去拿钱!”

第二天,我和工人一起到了大名鼎鼎的多伦多第一侨领的律师事务所。接待我们的秘书是北京人,她很和蔼,听完了我的来意,她说:“今天,XX她已出差到中国去接收留学生了。回来她也不在这里上班,在学院那边。”一句话,把我扔到了云里雾里。我说:“可能律师知道,请帮我问一下。”秘书把我带到办公室,我和律师讲的第一句话:“XX又来这一手了……”律师和我也有几面之缘,他立即沉下脸讲:“XX的私事,你找她去。我这里要开会。”我一看,有北京人协会、专业人士协会的几个会长坐在那里。他打起了官腔,我气就不打一处来了:“你们是一家子,她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给了钱,我立马走人,不会影响你们开会。”

圈内人都知道他俩的关系不一般。我点到了,律师勃然大怒,他像吓小孩一样说:“你再在不走,我就Call警察!”我说:“我在会客室等你,不叫警察来,你不是一个男人!”我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警察也没来!

女秘书过来打圆场,“你先回去,我会和律师说的,是XX不好,我知道的。”她要了我的联系电话,Copy了施工合同,说“一有落实,我就会通知你”。我为赶着去新地盘开工,也只好走了。还没到下班时间,秘书就打来了电话:“明天你过来拿钱吧!很不好意思。”

一件件莫名其妙的怪事,不是我的错,都会落到我头上。我遇到的人心丑陋、贪婪;道德的堕落、败坏,远远超过了柏杨先生写的《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所描写的。

出国难,打工难,创业更难!难于上青天!我能支撑下来,靠的就是一个“理”字;靠着一种性格中的“坚毅”!家族遗传中那种不认输的、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潜貭!

人性的堕落,不在于文化程度的高低、性别;不关乎社会地位的贵贱、钱多、钱少;也不分人种、族裔、肤色、宗教信仰!

纵覌当前欧美出现的“左胶”打、砸、抢、烧的西洋版“文化大革命”2.0的再现,无一不是“乌托帮”邪灵,利用人性中最丑陋、不劳而获的懒惰、贪婪、嗜血;好吃懒做“均平富”的痞子、匪性思潮,因此演绎出一幕幕荒诞、荒芜、荒唐的小丑闹剧!

我所经历的种种不公、磨难,完全是拜这回荡的共产幽灵所赐!邪灵不除,世界永无宁日!

来源:来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