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防政变保政权 习近平设神秘警察领导机构(图)

2020-07-09 05:30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有分析认为,中共最高层强调的政治安全,其实更事关他个人的安全。图为习近平2019年10月18日抵达澳门国际机场
有分析认为,中共最高层强调的政治安全,其实更事关他个人的安全。图为习近平2019年10月18日抵达澳门国际机场(图片来源: 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7月9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习近平当局一直强调所谓政治安全即政权安全,并且今年初更将政治安全视为头等大事,在连番保政权动作中,按习的意思,当局近日秘密成立了一个警察部门领导机构——政治安全专项组。在中共政权面临内忧外患,习近平本人也面临统治危机的当下,此机构成立的诸多情况不详,颇为诡异。

神秘政治安全组设立 习年初就暗定头等重要

中共的司法喉舌《检察日报》7月6日报导说,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政治安全专项组近日在北京召开第一次会议,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政治安全专项组组长雷东生主持会议并讲话。报导并提及这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关于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的决策部署,云云。习本人是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组长。

目前外界不清楚所谓的政治安全专项组是何时成立的,也不清楚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是何时成立的,不清楚《检察日报》所说的“近日”是指何时,也不清楚这些本来是由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政治安全保卫局(简称政保,原称国保)掌管的问题现在已经划归该专项组掌管,还是该专项组只是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有关部门的一个新的协调领导机构。假如是后者,该专项组或其上的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跟习近平担任组长的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是什么上下级关系,哪一方是上级,哪一方是下级,还是双方是平级关系?

这一切都让这个政治安全组颇为神秘。

有批评者指出,近年中共强调政治安全,并以国家安全、政治安全的名义压制一切中共所不喜欢的声音或信息,这种做法给全中国和全世界造成了极大的祸害。比如,由于中共政权封锁信息、打压谈论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的医务人员而导致的疫情大扩散和失控,给全中国和全世界造成严重灾难。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早就被当局定为中共的政治安全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1月17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传达习近平指示:2020年中共政法委工作要将“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而这个时间,后来习近平也透过党媒报导,承认早已知晓疫情。

习近平1月20日对中共病毒疫情做出指示,在要求遏制疫情蔓延的同时,也不忘强调要“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2月4日,中共公安部召开应对疫情工作第三次全国公安机关视频会议,中共国务委员、公安部(中共)党委书记、部长赵克志在讲话中强调,“要始终把维护政治安全放在首位……坚决防止公共卫生风险向社会稳定领域传导。”

除了这个政治安全专项小组,据港媒6月初披露,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已易名为政治安全保卫局,从多个地方国保部门已改名的官方报导,可见此事属实。

作为中共迫害人权冲在一线的公安,对异见人士和信仰团体成员等的秘密监控、抓人和施加酷刑的国保早已臭名昭著,当局将其改名强化政治因素,显然是为了应对天怒人怨的社会现状,同时将国内安全与境外威胁的防范连结,可以说是维稳力度进一步加强。

因此有评论认为,国保改政保,政治打头,符合当前中共最高层凡事强调政治安全,也就是政权安全的思维。

《看中国》专栏文章〈习近平再访滇池无关薄熙来 涉巨大危机〉指出,所谓政治安全就是政权安全,就是要保红色权贵的江山。一个以保政权安全为第一的政权,怎会把民众安危看重?不真正以民为重,在这一基础下的维稳,只可能越维稳越不稳,最后成为当政者自己的危机。

政权危机也是习近平的个人危机 习频频出手防政变

由于习近平一心保党,近两年其治下的中国已经走向更大的危机,从中美贸易战到由战狼外交引发的国际纷争,再到今年因为大瘟疫散播全球引发的追责争议,以及当下强推港版国安法引来国际谴责巨浪、美国强力制裁,国际反共渐成战线。这还未计经济民生困局和天灾人祸,持续打压人权和高压统治,所制造的国内民怨,以及中共党内的党怨、反习暗涌。

有分析认为,中共最高层强调的政治安全,其实更事关他个人的安全。

《美国之音》报导说,国家安全、政治安全已经成为中共各级政权组织用来肆意打击异议、打击批评者的借口,所谓的国家安全和政治安全实际上等价于中共政权及中共领导人的地位安全,与中国公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无关,甚至是背道而驰。

最近中共党内反习动作一波接一波,多从网络上释放。除了3月红二代任志强发表一篇直批习近平的文章,红二代、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也曾转发一封要求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下台问题的“逼宫信”(建议书),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去留问题。两会召开前夕,又网传以邓小平之子邓朴方的名义写给两会代表的公开信,提出15个问题,矛头直指习近平。

最近还有一个具爆炸性的是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她在一个党内人士聚会上的提议罢免习的录音讲话流出,当中直指中共已是一个“政治僵尸”,批习(未点名)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要习去二线养老。这个讲话还提及要靠中共中高层官员动手去完成此事。

另外,红二代徐泽荣早前在接受《看中国》采访时也针对当下的形势表示,“火山忍耐很久终要爆发了”。正因为如此,任志强写文章抨击习近平,文章言辞相当激烈。而类似评论在红二代和民间也有很多人议论,徐泽荣表示,红二代陈平转发的公开信和任志强这篇文章就是爆发点。

徐泽荣透露,红二代对习近平的不满已经积攒了四、五年。反习派是不满习近平堵死了改革的路;更重要的是没有“利益均沾”,即习没有顾及红二代。

徐泽荣表示,他曾在网上看到在美的红二代人脉要求美国配合推翻习近平。他指,“动用军队推翻他(习近平)好像没有可能,他们采取的手法就是当年勃列日涅夫推翻赫鲁晓夫的做法”,这种做法就是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等等。

徐泽荣表示,虽然习近平提拔了很多将军,但“习未必得人心,将军们是否会服从习,是否在危难时救他还是未知数。他还形容目前中国形势如同要爆发的火山,习近平用水泥去填,是填不住的。

故此,习近平现在对内对外都要防,所有问题都是“政治安全问题”。但最难防的却是党内高层。前段时间,与习近平私交甚笃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罕见兼任新设的公安部特勤局(公安部八局)局长,帮习监控了七常委之外的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而习的另一亲信王小军,所掌控的中央警卫局已负责七常委和政治老人的“安全保卫”,实际上是监控。

而公安部国保改政保,局长是已升任公安部部长助理的陈思源。陈思源是王小洪的嫡系,也是习近平亲信军团的一员。

在备受重视的军队方面,尽管经历持续反腐和军改,近期习近平整军动作仍然不断。今年4月12日,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厅下发军队开展巡察工作队意见文件,并强调巡察目的是做到“两个维护”、“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实际上就是习近平派出亲兵随时检查将官是否忠于他。6月21日至29日,中共军方接连发布三项重磅整军文件,涉及将领经济责任审计、中央收控预备役部队以及军队党建。在6月29日的政治局会议上,习重申军队要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确保对军队“绝对领导”,做到“绝对忠诚”。

今年5月15日,身在美国的中共前海军司令部中校姚诚也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军队跟习近平其实并不是心贴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