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中原:申纪兰倒 共产党亡(组图)

2020-06-26 06:00 作者:郑中原 桌面版 正體 76
    小字

中共“人民代表”申纪兰
中共“人民代表”申纪兰(图片来源: 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26日讯】从中共第1届人大会议起就是人大代表,一直担任13届至今的申纪兰,近日传出病危的消息,一张她在病房中鼻子上插着鼻管的照片在网络热传(编者注:相关报导〈人大代表申纪兰传病危 病房插管照曝光〉)。有消息说,申纪兰是因晚期胃癌,病危住院,但有人说是参加两会中了中共病毒,可能对外掩人耳目换个病名。不过怎么说吧,总而言之是申纪兰不行了,逾90岁的老人,寿终也正常。但是一种亡党的恐怖之感,似乎正在中共党内漫延开来。

笔者所知,申纪兰倒下了的消息也在中国“墙内”有所议论,国内官场朋友告知,现在同事们在饭堂吃饭时已经开始讨论申老的倒下,虽然不敢取笑,但是调侃的怪话肯定是有的,大家心照不宣。

好象当局已经觉察到,有人将申的寿命与党类比。中宣部和网信办可能很快,会有密令禁止将申纪兰病危或病死与共产党亡相联系。

中共的担心非常有意思,首先是申纪兰,自从1954年开始担任中共人大代表,一直到现在,号称中共全国人大的“活化石”。中共的人大被称“举手机器”,而申纪兰更是“机器中的机器”,她在2010年以“从不投反对票”名扬天下。

共产党一直宣称自己执政是人民的选择,中共治下,政府号称人民政府,军队是人民军队,法院是人民法院,医院也是人民医院,如果厕所是公家的,叫人民公厕也是当然的。中共认为最能代表其合法性的是搞了这一套人民代表大会系统,由它安排的所谓代表人民的代表组成,而申纪兰正是这种人民代表中的最典型代表,因为再没有另一个象她这样连任13届,又如此的忠诚了。

有人说:“举手机器”申纪兰倒了,还有千万个申纪兰站起来。其实不然,“举手机器”早已遍布中国各地人大包括政协,都已经站着。但世上再没有另一个申纪兰。

正因为这样,对中共而言,申纪兰才象党的命根子,她不管看起来说话怎样不正常,但符合党的政治需要,所以历代党魁才那么热衷去“拜申”,视为至宝。因为如果没有她,党吹嘘的为人民服务,一丝都不挂了,它就会突然感到一片空虚。这位已经腰缠万贯的人大代表,走的时候也会带走了党的意识形态寄托。

但更令中共害怕的是,党是无神论,也一直在抹杀再抹杀中国人的传统有神意识。却没料到中国人的骨子里还是相信天意,神的信仰,在中国人的世代血脉中从未消亡。申纪兰的倒下,或不久将生命归于尘土,这确实引发一些奇妙通灵的想象,认为是某种先兆。比如:有网民在海外网站留言中说出这样一句让人心怦然一震的话:申纪兰的完结也预示着中国共产党的完结!!!

中共建政后的历次运动,迫害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又用谎言和利诱洗脑涂抹这一切,有人跪下了,有人迷信它了,但不少人保持清醒。在去年底爆发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大疫以来,从中国国内到国际社会,反共大潮汹涌,在国内无论是以反习的名义还是直接反共,发声者遍布各阶层,在国际上,以美国为代表的诸国政府正义力量,清理中共红祸战线已铺开。

笔者在上一篇文章《习近平被认定为亡党之人》提到,在中共历代党魁中,习近平算是最有亡党危机感的,其前几年反腐就是打着救党的旗号。但是有意思的是,今天的习近平,恰恰被党内外认为是亡党之人。早前被称“总加速师”,最近又多了一个名号:“自由落体”。也许习是最合适的末代党魁人选了,上天所选。

如今申纪兰命不久矣,从国内的议论到海外网站网友的留言可见共识,共产党对中国的统治也已进入尾声了。这或许呼应了许多人迟疑观望已久的一个贵州“藏字石”预言:中国共产党亡!

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惊现“亡共石”(“藏字石”):在距今2.7亿年左右的二叠统栖霞组深灰色岩中,天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浮雕般突出于石面。中共官媒也纷纷报导此事,只是不敢提最后一个“亡”字。


藏字石(图片来源:网络)

(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