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国人的巨大威胁 北京利用健康码监控全民(组图)

2020-06-13 10:30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为了防止武汉肺炎的传播,北京当局强制运用健康码这一种手机应用程式来监控人民,同时借此扩大自动化社会控制。
为了防止武汉肺炎的传播,北京当局强制运用健康码这一种手机应用程式来监控人民,同时借此扩大自动化社会控制。但北京当局却从未详细解释该系统究竟是如何确定一个人的代码颜色,这会导致收到黄码或红码的人感到困惑与不知所措。(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0年6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为了防止中共病毒的传播,北京当局强制运用健康码这一种手机应用程式来监控人民,这很可能将会比瘟疫的大流行还要持久,同时被使用来扩大自动化社会控制。

北京利用健康码监控全民 连病危者与婴儿都要办理

《寒冬》6月8日报导,中国的健康码服务通过了支付宝(一种由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所运营的在线支付平台),或是无处不在的多功能微信应用程式来运行,能够给人们分配为三种颜色代码里的一种。红色代码表示一个人传播病毒的风险很高,应要隔离14天,黄色代码则是要隔离7天,绿色代码则没有任何限制。

随着全中国境内的解封,进入了后疫情时代,民众的行动自由变得高度依赖于病毒检测应用程式,而这些应用程式是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高峰期在全中国推行,借此识别并隔离中共病毒传播者。人们要在智能手机上安装注册这样一个应用程式,接着输入其个人信息、最近的出行数据与健康状况。

官媒《环球时报》报导,国家卫健委官网6月11日发布通知,对于所有到发热门诊就诊的病患,都必须扫“健康码”与进行核酸检测。只是,所有收集的这些数据都被存储,并跟警方共享。

北京当局先前声称,人民安装这些健康应用程式都是自愿的,且只用在遏制中共病毒传播。尽管不少人认为此举是北京当局一个新的自动化社会控制模式,预计在疫情大流行结束后会继续下去。

根据今年3月江西省某个地方政府下发的一份文件显示,当局除要求大力推广健康码的使用,确保全省都覆盖以外,还要求各地方政府调查农村与城市地区每一个家庭的所有成员是不是都具有健康码。

浙江省一名网格员向《寒冬》表示,他正在逐户落实这项要求,无论是刚出生的婴儿,还是因为体弱或年老而无法出门的老人,都得确保一人一码。

一名在外省经商的胡先生表示,他的父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亦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但就连这种情况也被要求得安装健康码。胡先生苦笑说道,如果不办理,父亲死后是连火葬场也不让进的。

河北一名母亲向《寒冬》抱怨说:“我家孩子才一周岁,连话都不会说,也得办理通行证,一个婴孩可以独自去哪儿?”

2020年5月初,山东省的居民亦被要求得申请安装健康码,虽然官方已声称全省已连续55天没有本土新增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病例了。

2020年5月中旬,菏泽市的各县、乡镇、村庄都被要求得在限期内办理健康码,针对拒不办理的人,地方官员威胁说将要无限期自我隔离。

菏泽市曹县一名村民告诉《寒冬》说,“政府的施压并威胁让每个人(成年和未成年)都申请办理健康码,孩子马上就要开学了,不办理就不让上学。”

跟中国无所不在的面部识别软件与其它监控系统相比起来,“健康码”系统所覆盖的人数更多,收集的个人信息亦更广泛,国家甚至可以再实施更加严格的控制。这是因为人们上班、出行打车、购物、前往医院看病,以及进行许多日常活动都必得要出示健康码。

然而,针对异议人士、宗教人士而言,此种加大的控制无疑是一种更大的威胁。

此状正如《纽约时报》最近刊登的一篇报道称,“官员们正在将健康码的概念扩展到公共卫生之外,这可能是数字化社会控制实验未来走向的迹象。”

该报道称,由于中国各城市“现在正在尝试以各种不同方式保持居民与病毒应用程序的粘性”,“但是,如此易于获取的信息可能会造成歧视。保险公司可以提高持红码或黄码者的保费。雇主可以拒绝雇用或晋升。”

中国多地欲将健康码常态化,引发隐私担忧

5月27日,纽约时报中文网报导,这种跟踪调查正在逐渐成为日常生活的一永久部分,有被用于令人不安与侵入性的手段的可能。中国民众正越来越多地希望保护自己的数字隐私。然而,北京当局也在公众福祉的名义下,针对使用高科技监控工具抱持广泛赞成的态度。

北京政府的病毒跟踪软件一直在中国数百个城市中收集着个人信息,包括定位数据。但是当局并未针对这一些数据的使用设置多少限制。如今,一些地方官员正在为这些应用程序添加新功能,希望这种软件能长期使用下去,而非仅仅是种应急措施而已。

然而,在中国,人民担忧的不只是可能的窥探。

中国领导人长期以来始终在寻找利用庞大的数字信息宝库的方法,只为更有效地管理这个庞大、有时难以驾驭的国家。但是,当计算机系统对于人们的生活有着如此大的权威时,软件的缺陷与不准确的数据可能将对现实生活产生巨大影响。

“疫情防控需要大数据技术辅助,但这并不意味着相关机构和个人可以假防疫之名随意收集公民信息,”武汉华中科技大学的研究员李思辉在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

在中国,有很多应用程序提供民众提交个人信息、近期旅行史与健康状况来注册病毒跟踪系统。软件亦利用这些与其它数据来分配颜色代码——绿色、黄色、红色——借此表明持有者是否具备感染风险。地铁、办公室与购物中心入口处的工作人员亦会阻止没有出示绿码的人入内。

可是,北京当局却从未详细解释该系统究竟是如何确定一个人的代码颜色,这会导致收到黄码或红码的人感到困惑与不知所措。《纽约时报》3月曾报导称,一个受到民众广泛使用的健康码软件收集着位置数据,并似乎将数据发送给了警方,尽管目前仍不清楚这一些信息是如何被使用的。

日前在一个官方社群媒体帐号上发布的帖子声称,在开创该系统的杭州,官员们正探索扩展健康码的应用,使用“个人健康指数”针对居民进行排名。如今尚不清楚排名到底有何用途。但根据帖子中的一个示意图显示,依据用户的睡眠时间、行走步数、吸烟与饮酒的数量,以及其它没有说明的指标,用户会获得0至100的分数。

此事,引发民众反对,拥有250万关注者的小说家王欣即在社交平台微博上写道,“这不是明目张胆以侵犯隐私的方式监控、歧视非健康人群吗?”另一名作家沈嘉柯则写说:“我知道在这个大数据时代,想使用个人信息,想查到个人隐私,掌握数据一方分分钟太容易了。”他进而强调,杭州的计划“越界了”。

6月,中国搜索引擎巨头百度的负责人李彦宏在政协的某次会议上提出,政府应该建立机制以删除武汉肺炎疫情期间收集的个人信息。

4月,华中科技大学生命伦理学教授雷瑞鹏在接受官媒《健康报》采访时说道,如果当局在疫情过后,有特定的理由得保留健康码信息,应该向社区居民明示原因,并取得他们的同意。

到目前为止,这种机制尚未实现。

但如今,健康码亦将成为香港人的日常了。

香港文汇报报导,随着武肺疫情逐渐受到控制,继澳门后,香港将采用“健康码”机制了。香港食物及卫生局长陈肇始近日表示,“港版健康码”准备工作大致已经完成,推出后,港人只需要持有效的病毒检测证明,就可以免检疫往返粤港澳,但是相关检测需要自费。

不过,随着“港版健康码”愈来愈具雏形,社会上对于健康码的关注与疑问亦随之而来。

众人担心的,自然是健康码的准确度与侵犯隐私的问题。毕竟过去中国多个城市都曾经出现过持绿码者,最后成为了外省输入案例,民众亦担心健康码会泄漏个人隐私,以及是否因为工作关系影响健康码评分,并造成歧视等状况。

中国的健康码在今年2月份首次出现,是地方官员与科技公司的合作产品,当中包括互联网巨头腾讯与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的姊妹公司蚂蚁金服。几周以内,全中国各地都出现了健康码,然而外界对于健康码的诸多疑虑迄今仍未消除。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