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斥北京背信弃义 《十年》导演周冠威:做对的事不需后悔(视频)

2020-05-27 16:36 作者:梁路思、李怀橘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香港年轻导演周冠威表示,《国安法》冲击言论、创作自由。
(看中国制图)

【看中国2020年5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梁路思、李怀橘采访报道)近日《看中国》采访了香港年轻导演周冠威。他是著名政治题材电影《十年》的导演之一,他拍摄的《自焚者》是《十年》5个故事之一,影片描述2025年的香港,一名社运青年领袖成为首位因触犯《基本法23条》而入狱的人,其后在狱中绝食身亡,另一名支持者在香港英国领事馆前的自焚抗议。

采访内容整理如下:

中共撕破面皮背信弃义

就中共强推《国安法》,周冠威说,这件事令到港人更加清楚看到,中共如何破坏一国两制。该条例让港人更加觉醒,因为法例绕过本地立法程序,这是前所未有的。上一年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是本地立法,要求将犯法的人送上大陆审理,已经在香港引起轩然大波,一年后,北京当局直接把大陆的法例拿到香港执行,这比《逃犯条例》更恐怖。

好多港人都觉得“香港玩完了”,或者移民,或者留下来继续抗争。而目前抗争的成本也越来越高。周冠威表示,作为一个电影人,一定会受到该法例的影响。其实每一个港人都会被影响,这条法例把恐惧植入每个人的内心。大家会自我审查:这个我能做吗?那个我能说吗?如果说的话,触碰到当局的红线,那就是犯法,将会面对一个颇长的刑期。因此,中共用或者不用这条法律起诉你,都会给港人内心带来恐惧。当初中共对香港和全世界许下庄严的承诺:“港人治港,一国两制,高度自治,50年不变。”20年间,中共就撕破面皮,自食其言。

周冠威说,《自焚者》讲述的是香港独立,共产党的恐怖,甚至有人为抗争而牺牲生命。如果依照《国安法》,《十年》的故事内容已经触犯法例,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周表示,他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件事,因为这无疑是对言论自由、创作自由和人权的一大冲击。

《国安法》是否有追溯期?就算这一刻没有做任何触犯《国安法》的事情,但当局是否会把当年所谓触犯法例的事件拿出来定你罪?翻看历史,中共经常秋后算账。今次中共表现十分强势,放弃了之前的怀柔手段。所以,不排除中共国会用追溯期以《国安法》向港人秋后算账。周冠威表示,所有文化创作领域的港人都感受到这个紧箍咒。《国安法》之下,文化人就算不触碰中共的红线,也要在不自由,自我审查和充满恐惧的情况下去创作。周冠威说,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至少在他有生之年未出现过。

通过六四事件了解中共

周冠威表示,对中共的了解,源于1989年的六四事件。当年他还是一个小学生,六四事件是一个政治上的启蒙,他意识到,“我不单是我,不单是父母的孩子,我还是一个公民,有公民责任。我可以为国家付出,我可以影响世界,也在被世界影响。”

当年,周冠威和大部分港人一样,坐在电视机前面24小时看六四直播。他说,虽然当时未在六四现场,但事件对他的影响十分之大。之后他去翻查历史,研究资料,对事件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中共讲大话,中共杀学生,而港人要逃亡,逃出中国,这些认知已经植入了周冠威思维。很多人说,中国经济发展,国力强盛了。但毒奶粉、刘晓波、买卖器官等事件还在上演,这些都暴露了中共的真面目,港人也都看在眼里。

虽然经济发展了,但是中共对政治、对自由的箝制没有减少过。比起国内同胞,港人对此体会更深,毕竟港人曾经在公民社会生活过,享受过人权和自由,如今港人强烈地感受到这种打压、箝制步步逼近。

作为土生土长的港人,周冠威说,虽然没有在大陆长大,但港人是了解中共的,只是大家一直忍着。去年的反送中运动是一个大爆发,港人把累积多年的情绪在去年爆发出来。而反送中运动期间发生的中大保卫战、理大保卫战堪比六四,这一代香港年轻人是在直接面对中共,与之对抗。周冠威说,当年他在电视上了解中共,如今香港的年轻人是在抗争中亲身体会中共的邪恶,他们在无数次的抗争中,被代表中共高压统治的警察,用催泪弹、警棍、橡胶子弹、布袋弹,甚至实弹攻击。

年轻人用强大意志对抗中共

周冠威表示,现在香港的年轻人有强大的意志,他们无所畏惧地走上街头,去直面极权政府,对抗共产党。众所周知,港府不停地将警察的武力升级,虽然抗争者也将武力升级,但那是不对等的。抗争者只是破坏立法会的玻璃门,涂污国徽,用砖头和汽油弹反击警方。但警方呢?他们拥有最先进的防暴装备,水炮车、装甲车和各种先进武器。

在不对等的武力下,年轻人是以卵击石,是鸡蛋与高墙的对抗。年轻人这种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是值得敬佩的,年轻人也为此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是为道德、法治、公义、自由去抗争,而不是出于私利,他们想让香港变得更好。

用电影去参与抗争

周冠威希望可以继续用电影这种形式去表达一些情感。抗争者走上前线,他就用电影这种形式走上前线。但在《国安法》的压力下,能否成事还是一个疑虑,是否会有人肯投资电影?周冠威自嘲说,《自焚者》代表他电影事业的“自焚”行为。当时已经有人说,这部电影令他失去大陆市场,不仅如此,他可能还上了黑名单,自身处境已经危险。投资他的电影是一个高风险行为,因为注定血本无归。

周冠威说,这一刻电影的收益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参与这场抗争。抗争者们常说“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周冠威表示,他的这座“山”就是电影,用电影的形式去抗争,去努力。如果没有投资者,他就用有限的资金去拍摄。如果《国安法》通过,这类政治题材变成禁片的话,他都想去拍。就算没有公开场合放映,要被迫地下放映,他都要去做。“很艰难,这一刻我都不知道能否做到。”周冠威说,“但是,你问我的心想不想,我的心是很想做的。”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每个港人都在思考如何在自己岗位抗争。就算身在海外的港人,他们也在各自国家帮香港抗争。港人是命运共同体,一起对抗这个危害世界的邪恶的共产党。其实,对抗中共,是全球的事情,武汉肺炎已经证明,共产党的邪恶可以扩散全球,进入每一个人的身体。因此,全世界都要联手去抵抗这个邪恶的力量,周冠威说,我们和中共对抗,也是在救中国。

“如果你问我,其实我不看重名利,我看重的是意义和价值。”周冠威表示,“如果我的电影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丁点的力量,一丁点的善良,可以改变哪怕一少部分人,我都觉得有价值。”有钱有名但无价值的事情是不值得做的。生命不是为了享乐,年轻人走上街头也是为守护香港的价值。

《自焚者》预言今日局势

2015年的《自焚者》中的一些画面如今变成现实。周冠威说,其实当时已经看到这些事件将慢慢在香港出现。在中共治下,西藏有人自焚,新疆有回教民众被迫害,还有乌坎村和六四等,历史在不停地重复。

周冠威说,《十年》的意义不是它的预言性,而是有人在压力下敢把它拍出来。香港电影不是风花雪月,香港电影可以涉及政治话题,而且不是以擦边球的形式去拍政治话题,是正面回应,这就是《十年》的意义。

雨伞运动前已经有港人讨论“香港独立”的话题,他们认为,只有香港脱离中共才有真自由,否则就是死路一条。当时没有电影表达这一议题,“全香港的电影人没人涉足这一话题”,所以周冠威就去拍了。文化人和创作者要做社会先锋,做“创作自由的人”,周冠威说,尽管“香港独立”的话题是一个禁忌,他还是去做了。他也藉“香港独立”反映“言论自由”和“勇气”。周冠威说,“香港独立”的出路在哪里,没有人知道,目前还是一个议题,没有答案。

在独裁国家,有电影人要被迫流亡海外,周冠威说,他有一些心理准备。但是未输之前,还是会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有智慧地去做。如果有智慧地做,结果仍要“流亡”,周冠威笑说,“那就来吧!上天要我经历,那这就是我的十字架。”

不后悔拍《十年》

“我从未后悔拍过《十年》”,周冠威表示,“甚至在《国安法》的压力下,我也未曾后悔过。”有人说,周冠威可能会成为第一批被中共盯上的人,自身和家人都有危险,甚至要流亡海外。“我没有后悔”,他重复说。“做对的事情,不需要后悔。”有人说这部电影颠覆国家,周冠威表示,讲真话才是对中国好。电影人做好本份,才可以感染中国人。正如《十年》中的一句对白:“唔系睇得唔得,而系睇啱唔啱”。(不是看是否可行,而是看基点对不对。)他解释,这才是最根本的,做事情不是看你有多大的智慧,多大的策略,而是看你的初心是否正确,如果你做的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就不会后悔。

政党不代表国家

《国安法》包括的罪名有“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等,很多被冠以这些罪名的人都是很爱国的。周冠威说,一些人党国不分。大家反对的是共产党,而不是中国。是共产党无法治理好这个国家,不能给人民带来幸福,甚至会影响世界人民的幸福,那么,为什么不铲除这个政党吗?铲除它,帮了中国,也帮了世界。

所谓“分裂国家”“颠覆国家”都是文字游戏。百姓不需要一个强大的政府,只想要一个幸福的生活。《自焚者》有句对白,分裂国家可以是好事,越小的国家,人民得到幸福的机会越高。世人要跳出“大一统”的思想束缚。从来都是先有人,后有国家,国家服务于人民。如果百姓可以幸福生活,归属哪个国家都无所谓。

很多人认为,目前是香港最黑暗的时刻了,但周冠威说,也许还有更恐怖的时刻,对于共产党来说,没有最邪恶,只有更邪恶,但港人只要有空间,抗争是绝对不会停下来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