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渗透:蓬佩奥警示全美州长(上)(图)

2020-05-20 09:06 作者:北明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图片来源:Mark Wilso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5月20日讯】为您介绍美国美国国务卿在全美各州长会议上的讲话 (时间:2020年2月8日;地点:华盛顿市区华盛顿会议中心。)前一次节目关于蓬佩奥的另一个讲话中我曾经说过,国务卿负责外交事务,其职责相当于外交部长。而各州政府职责则属于美国内政。为什么外交部长要对管理内政的州政府官员发表讲话?为什么他奔走于与全美各州之间,并发动各州行动起来?这样的行动与美国的外交政策,确切地说与美国对华外交政策,有关系吗?如果有,是什么关系?美国意欲如何对应?

这些问题都可以从这篇讲话内容中得到明确的答案。事实上,透过这篇讲话所描述的发生在美国各州的现象,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共这些年针对美国在贸易、教育、科技、新闻等领域的有计划的、全方位的、单方面的渗透。这里要提请各位注意的是,虽然,在美国几乎没有任何政府行为可以闭门隐秘操作。这个讲话在美国国务院的网站上也公布了,但这次讲话实际上是一个美国州政府部门工作有关的讲话。

自中共建政七十多年以来,关于美中关系,中国人只有中共官方一面之词可听,没有机会直接了解美国政府的相关说辞。因为信息控制,这次节目就提供给您一个窗口,让您直接料了解美国政要这些年来中共对美外交行为的感受。也通过美国政要对中共对美外交行为的亲历和陈述,了解中共在对美外交行为领域都做了些什么,以及这种做法的性质。

这次节目的播出是出于这样一种理念:客观的、真实的了解美国官员对中共对美行为的真实感受,了解中共对美诸种行为的真实情况,是理解美国对华外交行为之转折的一把钥匙。这次讲话的原标题是“美中竞争:国务卿蓬佩奥在全美州长协会2020冬季会议上的讲话“(U.S. States and the China Competition: Secretary Pompeo's Remarks to the NGA),本次节目是这次讲话全文,一字未删。下面我就为您翻译播报这篇讲话全文。

谢谢霍根州长,库莫州长。 很高兴见到你们。

很高兴在这儿跟大家在一起。来的路上,我通过手机观看篮球比赛,Auburn队 91分,LSU对 90分。而这是部分胜负时的加时赛的决赛。对,就是这样。你说我是第七十任国务卿,这提醒了我。这总是提醒我想起,特朗普总统是美国的第45任总统,所以我这个行当的轮替比总统行当的轮替多很多。(笑声)所以今天能和你们在一起挺好。

我确实要感谢霍根州长和副主席Cuomo州长以及全美州长协会(NGA)在这里的其他所有人今天接待我。在前一天晚上总统国情咨文发表讲话之后,这是很难采取的行动。 我今天没有可在这里分发的自由勋章。我也不会散发副本,所以我讲完了也不能把它撕掉。 (笑声。)

我在各州旅行时已经认识了你们当中一些人。我在国内旅行的次数可能超过许多届国务卿, 这是通常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我认为重要的是,美国人必须了解我们的外交官在世界各地在做什么,以及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因此我只想提一下,如果您看到我在你的州出没,我可没走丢。您所在的州没有脱离联邦(版图), 我知道我在哪儿。

我知道加州有些人大声疾呼脱离联邦( Calexit),所以(加利福尼亚国的)纽瑟姆(Newsom)总统,尽管如果成了这样,我还是很高兴与你们的国务卿费恩斯坦(Feinstein)合作。(众笑)我可以对付加利福尼亚的笑话,我是在加利福尼亚南部长大的,我老爸现在还住在我在奥兰治县长大的那所房子里,那是一个很棒的地方。

去年,我收到了一项活动的邀请,邀请承诺说该活动是“一项独家交易(exclusive deal-making)的机会”,邀请说(引述):“中国与我们各州之间实现经济互利发展的机会(是)巨大的”(引述完)。这个“交易”听起来好像来自川普总统,但这邀请实际上来自一位前任州长。

我受邀参加的是中美官员合作峰会(U.S.-China Governors’ Collaboration Summit)。这项活动是由“美国州长协会”和“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共同主办。听起来相当无害。但邀请中没有说的是,这个组织——我刚才提到的这个组织——是中共官方对外权力机构(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official foreign influence agency),统战部(the United Front Work Department)的对外公开的门面(the public face)。

现在我很幸运,自从我就职中央情报局局长以来,我对该组织很熟悉。但这让我思考:你们当中有多少人意识到了这个组织与中共官员之间的联系?如果你们在活动期间结了一个新朋友,将会如何?如果您的新朋友要求您介绍其他政治上有很多关系的人和权势人物,该怎么办?如果您的新朋友提出要在你的州投入大笔资金,也许是在你们的养老金中、在我们国家安全敏感的行业中进行投资,该怎么办?

这些不是假设。 这些情况都太真实了,而且它们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有重大冲击。

的确,去年,一个中国政府支持的北京智囊团发表了一份报告,对所有50位美国州长对中国的态度进行了评估。他们把你们每个人都标上了“友好”、“强硬”或“模棱两可”的记号。我会让你们决定自己属于哪个级别。中国已经标注你们中的一些人。实际上,该报告对你们中的许多人都是指名道姓谈论的。

因此这有个教训:这个教训是,与中国的竞争不仅仅是联邦(政府)的问题。霍根(Hogan)州长,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想来到这里的原因。这事发生在您的州,对我们的外交政策、对居住在您的州的公民,并且对你们每个人,确实都会产生后果。而且,实际上,不管CCP(中共)认为您是友好的还是强硬的,要知道他们在调查你,要知道他们在调查你周围的团队。

与中国的竞争正在你们的州的内部进行,这影响到了我们履行美国至关重要的、国家安全职能的能力。

我今天想指出这个话题的背景。冷战结束时,美国开始与中国进行大量接触。这很有道理。我们认为互动越多,中国就将更有可能变得自由和民主,就向我们美国一样。这事没发生,大家都知道。

确实,在习近平统治下,这个国家正朝着绝然相反的方向发展:更多的镇压,更多的不公平竞争,更多的掠夺性经济实践;确实,军事姿态也更具侵略性。

你们应该知道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与中国经营商务。 我经营“世纪国际”(Century International)时曾有过一次行动。 我们在上海有一个小办公室。 在我们的利益汇合的时候,我们可以找到合作的平台。你们可以看到川普总统上个月签署的那个贸易协议的第一部分。我们对此感到高兴。 这是正确的做法。 这确实对美国和中国都有利。 这些经济联系是强大的。 它们既重要又好。 它们对你们的州有利;它们对美国有好处。

看看上周美国刚刚飞往中国、帮助抗击冠状病毒的近18吨医疗用品。 昨天,我们宣布了向中国及受该病毒影响的国家提供1亿多美元的援助。在这点上,我也想花一点时间,对过去几天中成为武汉冠状病毒受害者的美国公民的亲人,表示慰问。

但是,尽管有我们可以合作的地方,我们不能忽视中国的行为和战略意图。 否则,将把我们两国都受益的关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置于危险境地。中国政府在有条不紊地分析我们的系统,我们非常开放的、深感自豪的系统。他们评估了我们的漏洞,并决定利用我们的自由,在联邦,州和地方各级政层面,获得超越我们的优势。

去年我曾宣布,我将就中国问题发表一系列演讲,这(个演讲)是其中的一部分。 在这种背景下,州和地方政府官员应该考虑他们在我们关系方面的领导方式。 这一点很重要。 中国很重要。我在国务院的部分使命,就是动员起美国政府的所有部门。 几周前,我去了硅谷,就这一系列问题与美国领先的科技公司进行了交谈。我也需要你们的帮助。

中国在托皮卡(Topeka美国堪萨斯州的首府)和萨克拉曼多(Sacramento,美国加州首府)所做的那些事情回荡在华盛顿,在北京,甚至更远的地方。中国竞争正在发酵,它就发生在你们州。

实际上,如果说在座的你们中大多数人没有被中国共产党直接游说,我会感到惊讶。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样,中国共产党的交谊组织就设在里士满Richmond、 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波特兰Portland、佛罗里达的朱皮特Jupiter, Florida以及这个国家的其他许多城市。

但有时候中国的活动并不那么公开,我今天想谈一谈这些情况。让我节选中国外交官来信,给你们读一读。 上个月,中国驻纽约总领事致信给你们某个州的立法机构的发言人。

这是这封信的部分内容。 信中说,引号:“众所周知,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要)避免与台湾进行任何正式接触,包括向被选举人士发送祝贺信息、介绍选举法案和选举宣言,派遣官员和代表参加就职典礼仪式,以及邀请台湾官员访问美国。” 引用完。

想想吧,有一位来自中国的指派到美国的外交官,一位中国共产党在纽约市的代表,发送了一封正式函件,敦促一位美国民选的官员不应行使其言论自由权。

琢磨一下这件事儿吧。这不是一次性事件,这事发生在全美各地。

中国驻纽约、伊利诺伊州、得克萨斯州的领事馆,和加利福尼亚州的两个领事馆,(虽然)受《维也纳公约》外交责任与权利的约束,但是在州级层面的政治上非常活跃,华盛顿特区这里的使馆也是如此。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