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从毒奶粉到假奶粉 12年改了一个字(图)

2020-05-15 07:44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毒奶粉 大头娃娃 假奶粉
3月3日,湖南岳阳戴口罩的儿童(图片来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

【看中国2020年5月15日讯】湖南再现“大头娃娃”的新闻,将人们带回到三鹿奶粉三聚氰胺的痛苦回忆里。

这些幼儿在体检时发现牛奶过敏,医生建议购买氨基酸奶粉。家长们在郴州爱婴坊母婴店,经导购员强烈推销,购买了名叫“倍氨敏”的产品。

食用后,孩子出现湿疹,体重严重下降,头骨畸形,酷似“大头娃娃”,还有不停拍头等异常情况,被医院确诊为“佝偻病”。

以为是特医奶粉,原来竟是固体饮料,根本不是奶粉,或者说,是假奶粉。家长们在购买时也对“固体饮料”有过疑问,但母婴店导购声称“这是牛奶的另外一个简称”。

这已经是郴州市不到一年来,第二次发生“大头娃娃”假奶粉事件了。同样是固体饮料,去年被曝光的叫“舒儿呔”,推销者是远比母婴店导购更“权威”的郴州儿童医院医生。

看来,至少在湖南,将固体饮料忽悠成特医奶粉,出售给牛奶过敏的婴幼儿,已经是一个成规模的“产业”,干这种营生的黑心企业,不止一家两家。

虽然“倍氨敏”厂家把锅全甩给了母婴店,声称该产品针对普通人群可以食用,公司只是依据国家法规生产产品,对门店销售给孩子并不清楚。很多网友居然相信了,天真地认为,的确不是厂家的锅。

但是,厂家怎么可能对此不知情?产品不会自己跑到母婴店里售卖,儿童医院医生更不会免费推销他家的产品。

配方粉与配方奶粉,一字之差,却有本质不同。为什么要把产品包装设计成婴幼儿奶粉的样子?为什么要把名字取的那么像氨基酸奶粉,还要强调一个过敏的敏字?

“倍氨敏”也好,“舒儿呔”也罢,名字就看得出来,产品就是针对有特殊需要的婴幼儿设计的,只不过没有相关资质,打个擦边球,标注“固体饮料”,反正家长也不懂那是啥意思。

都12年了,想不到“大头娃娃”们还会有这么多弟弟妹妹,产品却从毒奶粉变成了假奶粉。让人很困惑,这到底算是进步还是退步?

去年已经出了“舒儿呔”,今年又冒出来个“倍氨敏”,当地相关部门是不是早忘了当年轰动全国的毒奶粉事件,真去认真查了吗?

对每个家庭来说,孩子就是一片天,“大头娃娃”再现,无论如何不可接受;对此,民众有权利生气,而且有理由不听解释、只看结果。

毒奶粉也好,假奶粉也罢,它们到底是重出江湖,还是一直都在?为什么直到今天,有条件的家庭,依然保持着从国外购买婴幼儿奶粉的习惯?为什么居然会有专供中国市场的劣质贴牌洋奶粉存在?

是,我们的消费者在歧视国产奶粉,同时也在被贴牌洋奶粉们歧视;但与此同时,被歧视的其实还有我们的监管者。因为好的奶粉,不仅是生产出来的,更是监管出来的。奶粉监管不沦为洼地,奶粉品质也就不会沦为洼地。

这次的假奶粉事件应该在全国范围内公开彻查,不要担心对行业的负面影响,更不要有形象方面的无谓顾忌。

犹记当年,正是因为有关部门对三鹿奶粉问题长时间“保密”,才让更多无辜儿童付出了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

同样都是问题奶粉事件,彼时为了“保护大品牌形象”和“避免公众恐慌”而保密,今日倘若又为了“不影响行业发展”和“不给坏人递刀子”而保密,无异于在犯过的错上一错再错。

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语境下,管不好一罐奶粉是没有道理的,更是不应该的。无论是往奶粉中添加不该加的东西,还是拿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问题之所以出现,背后一定存在监管的盲区,同时也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所以,请救救孩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书生香评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