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迎接挑战 美国国务卿对中共与中国的认知(下)(图)

原标题:迎接中国挑战(下)——美国政要麦克・蓬佩奥对中国的认知

2020-04-24 06:26 作者:华盛顿手记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习近平 川普 中共 冠状病毒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图片来源:Joe Raedl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4月24日讯】(迎接挑战 美国国务卿对中共与中国的认知(上))

“现在我们知道,现在我们知道了,中国以发展不对称武器装备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也威胁我们的战略资产。”

“这类例子还有很多。这些不仅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也是所有与我们持有同样价值观的国家面临的问题。”

“当我们看到北京将强制手段作为治国的首选之道时,这对我们这些相信民主和主权是基本规范,应主导世界贸易和国家间的交往方式的国家而言,不是好事。那些理念(使)他们声称国际法之外的领土与海上主权,如南中国海和台湾海峡主权,从而威胁自由与开放的国际社会秩序。”

“我们也知道,北京将其邻国和其他国家划入他们自己主导的经济模式,经常以贿赂方式达成交易、经常诱使许多国家债台高筑,自我削弱,威胁到他们自己的主权。”

“现在我们也知道并可以看到,中国政权践踏自己公民——伟大而谦逊的中国人民——的最基本的人权,我们在香港看到此情此景,他们(中共)需要履行自己的保证与承诺;在新疆我们也看到此情此景,那里少数民族人权遭到严重的侵犯。”

“我们也知道中国共产党正在向其人民和世界提供一种全然不同的治理模式­,这是一种列宁主义政党统治,每个人都必须按照共产党精英的意志思考和行事。这不是我所希望的未来,我想这也不是这里在座任何人所希望的未来,这不是其他民主政体所希望的未来,而且这不是中国人民希望的未来,各地热爱自由的中国人都不想要这样的模式。”

川普(特朗普)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阐明了这一点,它认识到中国是一个战略竞争者,这意味着各种挑战和真正的机遇,我们希望我们能以建设性的方式与他们互动,但这是现实,也是事实,而且就是这样:我们没有选择这一类的问题,它们是中国强加于我们的。”

“在未来几个月,我将发表一系列的讲评,我将以某种更具体的方式谈一谈上述每一个问题。”

“我将谈及意识形态和价值的竞争及其对美国和世界已经产生的冲击。中国共产党确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专注于斗争和国际统治——我们只需要听一听他们领导人的话语。”

“我也会讨论他们如何介入在我们美国这里的那些我们认为最理所当然的事物。该党的情报机构、统战工作和大外宣网已经开始了一场为改变公众舆论、导向赞同北京的全球运动。我们希望维护我们的自由,我们的言论自由。而且我们希望确保信息在所有的地域自由流通。”

“我也会讨论当前国际秩序受到的冲击,北京积极地打造自己的国际空间、参与各国际组织,验证其软件系统并扩展其影响范围。我们在美国的人和我认为属于哈德逊研究所的良善人士,希望维护现存的自由与开放的国际秩序,这种秩序是美国帮助创建并持续领导的。”

“我还会谈及经济——中国诉诸不公平的掠夺性经济行为,并运用其国有资产在全世界打造其经济印记。我们希望中国成功,我们期待有一个成功的国家,我们盼望一个透明的、有竞争力的、市场驱动的系统,能够惠及所有参与的国家。”

“你们可以看到,我们朝向这个目标的第一阶段迈出的第一步就是,我们正接近签署成交,我对达成目标感到乐观,这是件好事,是一个我们能携手工作的平台。我们希望确认我们能如愿以偿,我们也希望确保我们之间的这种经济关系是公平互惠和平衡的。我认为这将显示出存在着双方所拥有的共同点,川普政府将不倦地工作以便在任何地方找到这种共同点”

“我也会有一个机会谈谈我们的军方如何竞争,以及中国所建立的军力,这种军力远远超过了其自卫所需的能力。”

“你们知道,关于未来近几年、近十年美中关系将会是什么样,有很多讨论,很多思想库的讨论、很多学术的讨论。我将阐明美国的希望是什么。我们不希望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抗,事实上我们的希望恰恰相反。我们希望看到一个繁荣的中国,这个中国与自己人民及其邻国和平相处;我们希望看到一个昌盛的中国,在那里,中国工商业界按照众所周知和理解的公平、互惠、对等原则与其他世界进行商贸往来;我们希望看到一个自由的中国,这个中国允许其人民的才智蓬勃发展发挥;我们也希望看到中国尊重自己国民的基本人权,如其本国宪法所保障的那样。”

“但在这一切之上至关重要的是,作为美国人,我们与中国往来应基于其现状和现实,而不是基于我们主观的幻想。

“赫尔曼・卡恩曾经提醒我们,他将敦促我们以非常规的方式思考,从而建立有说服力的关于政策的论证,并始终如一地向美国人民提供这些论证。

“我们必须以非常规的方式重新思考中华人民共和国。

“我希望你们都参与进来,我们将共同学习,我们将在这两国之间发展建立一种牢固的关系。

“现在我就结束讲话,回答Ken先生几个问题。谢谢,上帝保佑你们。”(掌声)

接下来是会议主持人与演讲人问答形式的对谈。时间关系,这里只选择了第一个问题,与美国对中国态度的转变直接有关系,

“问:……如您所指出的美国与中国的竞争,中国的未来和美国的未来,包括自由中国的未来,是一个很重要的主题。这真是一次很棒的演讲。让我选择其中一个主题,一个问题首先问你。你谈及热爱自由的人如何到处都是,他们拒绝列宁模式,包括拒绝中共列宁主义模式的中国人。你表述了中国人民中共之间的区别。这个话题你是怎么想的?

“答:啊,我总是从一个基础的主张开始,总统对此讲的十分直接,每一个国家都是主权国家,他们以自己想要的方式领导自己的国家,我们尊重中国的主权,他们有权力那样做。我总是关注这一点并思考,我想我们从前看到过这种意识形态的政府,对于一个国家在世界上如何运作,这并不新鲜。我知道美国希望什么,我们希望与中国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我总是记得,我们在反恐怖主义方面谈过很多次,在反恐怖主义世界中,你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这么做(反恐)?答案是,当敌人去投票的时候,对吗?

“我们这么想:我们的对手拥有一个怎样继续进行下去的选择。而且我想我们需要试着帮助中国做出好的选择,因为如果我们做得好,我们将创造一系列的活力(incentive)奖励那些选择。而当我说对世界而言的好的、好的选择——这是15亿人民,他们将会成为世界上一个重要的、强大的国家,这是无疑的。我们不反对这个,我们不认为这是不适当的,我们希望他们——我们希望他们成功、壮大并且繁荣。

“但是,一直有一个概念,一直有一个概念就是中国提出了“双赢”(win-win),就是每一个交易都可以“双赢”。……但不是所有这些都是双赢。情况是,我们美国公司去了那里,他们获得了商业访问途径,我很高兴他们针对银行和保险的规矩做出了决定。他们有了改变,这也真是好的迹象。我为此受到鼓舞,我希望他们继续这样做,我希望我们也继续为他们开放市场。总统说过,如果我们能够在那里没有壁垒,对吗?我们就是希望公平,希望两国之间甚至有更多的贸易。当你考虑这一点时,你必须考虑到这个国家内部意识形态的覆盖,并确定这是否是你可以实现的目标。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做什么以便使我们更有可能实现这样的目标。

“总统说的很清楚,这是美国下一个五十年或一百年的中心关系,我们依然都在琢磨正确的策略和战略来兑现我今晚所说的目标:与中国紧密联系。你对此怎么做,怎么想,当我们将边走边学习,美国将不断开始,这是我们最擅长的。我们富于创造力,我们会适应。但我们认为,以反映实际情况和随之而来的风险的方式这样做,绝对是至关重要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