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民主派”官员痛批官僚病毒 尴尬地位引关注(图)

2020-03-22 10:34 桌面版 正體 19
    小字

那些围着共产党转的民主党派的地位尴尬。图为参加中共“两会”的代表。
那些围着共产党转的民主党派的地位尴尬。图为参加中共“两会”的代表。(图片来源:Etienne Oliveau/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3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在武汉封城以来,除了作家方方写日记向外界披露武汉城内部分真实状况,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也有写自己的封城日记。日前叶青在接受陆媒采访时,指中共官僚主义也是病毒,和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一样会杀死人。他并提及自己作为民主党派的无奈。中共治下的所谓民主党派的地位再引关注。

叶青近日接受财新传媒专访时指出,自己去年12月底就在网上看到武汉市卫健委有关“不明肺炎”的内部通知,但官方当时坚称“可防可控,人不传人”,因此自己并没在意。

作为代表民主党派的政协常委,叶青也参加了1月11日至15日的湖北政协会议。当时政协觉得疫情“不值得一提”,根本没有相关讨论。政协闭幕时,一位担任政协委员的香港商人戴上N95口罩,还被嘲笑“大惊小怪”。

叶青赞同武汉封城,但认为封城太晚,“如果早封5天,会少死很多人”。

叶青曾在自己的封城日记里写到,经过两个月抗疫,武汉人民充分看清官僚主义也是病毒,一样会杀死人。他说,“武汉人民认清病毒的真面目,也认清了官僚主义的真面目,市民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恨之入骨。”

他以当局训诫8名“吹哨人”、黄姓刑满释放人员从武汉跑回北京为例,指出现问题后,相关部门还振振有词地辩解,结果激起民愤,老百姓一度把官僚主义逼到死角。

叶青透露,作为现职官员,他书写封城日记也一直受到“上级关切”。当他写到武汉应该早封城5天时,单位领导就明确告诉他,“按照省里的统一口径要求,不要随便写东西”。

叶青还声称,两个月的抗疫,也让党政干部不敢再为官僚主义辩护,“比上党校还有效”。

叶青还说,自己是民主党派“中国民主促进会”成员,虽然80%是政府官员,但保留20%的个人自由,“你们不愿意说的话,由我这个民主党派来说”,表示自己宁愿不当官,也要把日记写下去,因为这是给历史的交代。

叶青在受访中强调自己是民主党派,说自己有20%的个人自由,“比上(中共)党校还有效”。这些说辞也令人关注在中共治下所谓民主党派的真实功能和处境。

中国“民主派”尴尬内情

中共历来宣称所谓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新型政党制度”。那些围着共产党转的民主党派的地位尴尬。

所说的中国民主党派,特指中国境内八大民主党派。包括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这些党派在中共建政前就被一律收编统战。

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共曾高调宣传和主张宪政、民主。毛泽东曾说,中国要实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以及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并要实现政治民主化和军队国家化。这些和当时的中间党派,特别是对国民党持批评态度的党派形成了共识。这正是这些党派当时和共产党合作的重要原因。而共产党搞一党执政之后,很多民主党派数典忘祖,忘记了当年成立这个党就是为了争取宪政民主。而现在它们已经沦为一党专政的工具了。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曾对美国之音表示,所谓的中国新型政党制度下的几个民主党派其实连橡皮图章都算不上,最多是花瓶。橡皮图章至少还是代表一个权力机构,而这些民主党派只是在政协有位置,而政协又不是一个权力机构。

《纽约时报》刊发于2013年的中共两会期间的文章〈民主党派,中国政治的花瓶〉,以调侃的口气说,中国八个所谓的“民主党派”所展现出的团结和睦会令人眼界大开。

“这些政治组织的名字包括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促进会等等。党魁们有男有女。他们依次称颂国家取得的经济成就,赞美国家领导人对保护环境的坚定决心,并表达对以上一切的基础——一党专政制度——的拥护。”

文章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们在一年的其他时候通常寂寂无闻,但每到3月,他们就会被推上新闻前线,以向外界展示官方媒体口中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各民主党派领袖们纷纷赞扬“民主集中制度”的优越性,对共产党表达诸多溢美之词,然后回答国有媒体提出的各种充满阿谀言辞的问题。

文章援引香港政治刊物《开放》杂志的主编金钟指出,“这都是假党派,用来欺骗普通老百姓的假象。当然大多数的人是不会上当的”,但“也有人抱着幻想,认为他们去开开会、说说话,就能影响中共。当然,这只是幻想。”

文章分析认为,共产党管理和资助民主党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既可以拉拢那些所谓“城市精英”,以防他们成为反对派,又可以堵住那些认为中国“一党独裁”的批评者们的嘴。就像国家控制的工会和政府管理的宗教团体一样,民主党派也在中共统战部的一手掌控之下。这个部门的职能是拉拢所有有可能成为反对派的组织。为确保安全,共产党会“借调”一些党员到八个民主党派中去。近些年来,那些试图建立真正独立的政党的人,都立即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投入监狱。

大陆异议人士牟传珩曾在海外发文认为,中国八个“民主党派”为配合中共换班,也都会进行了五年一度的换届。,并且无一不纷纷“坚决”表示,作为参政党,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中共的领导,与中共“同心同行”。每次中共修改党章,各“民主党派”也陆续修改各自章程,这体现了参政党与执政党在指导思想上的统一隶属。各“民主党派”如此“随夫冠姓”,大有“伴娘”沦为“妾室”之嫌。

文章认为,中国大陆的所谓八大“民主党派”,不过是装点“一党天下”门面的八个政治花瓶,衬托中共一花独艳的八片绿叶。人们不难看到,每当共产党作决定、下指示时,各民主党派便众口一词,同表忠心,上演了一台台“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随夫起舞剧。无论中共搞什么运动,犯什么错误,八大“民主党派”都陪送笑脸,始终不遗余力地歌功颂德,始终维护着“一贯是正确”,“一贯代表人民”的夫君神话。

在大陆“知乎”网站里有关“成为中国民主党派人士是什么体验?”的提问回复中,有多位具经验者作了介绍。

自称民建会员的网民荀子曝称,进入民主党派,基本上就是各种被开会,被宣传了,统战部就是干这个的。入党后区别就是眼界变宽了,吹牛更有劲了,交往圈子升级了……真正有实用的只有两点,一是认识的牛人多了以后,很多事都容易办一些。民主党派更类似于民间组织,只是得到官方承认罢了。在政治上没什么话语权,只在自己的行业里占有一席之地。追求民主自由的亲们还是另辟蹊径吧!

自称民盟成员的风林火山表示,在中国大陆能有什么政治生活?又不能像西方那样去竞选或助选。听报告,学材料,拍拍手,这就是政治生活。而且民主党派还是接受中共领导的,那套组织路线、意识形态和中共没啥区别。这种政党维基百科叫它们是卫星党。很多人想要这份与众不同的身份,想在社会上混出名号的,拿民主党派装点门面是不错的选择,毕竟人数是真少啊。

加入民主党派可以提升自己的社交圈子,民盟里面大部分是教师,这是中共给划定的范围,但又不仅限于教师,也有商人,公务员,律师,会计师,医生,文化体育等等,有些行业我们日常接触不到,加入民主党派之后,社交圈子档次会提升不少。能被民主党派接纳的人,都是各行各业优秀的人,这是一个高素质群体,拉拉关系,扩展人脉都很有帮助,尤其是商人,特别想加入,还想进政协,但名额又这么少,多少老板花钱也买不来啊。但这个人如果特别有钱,特别有名,民主党派还愿意拉他进来,民主党派也需要名人装点门面。

网民范西迪:普通的中国民主党派人士做的事情,不外乎会上狂拍手,会下灌白酒。

观察人士认为,身为中共体制内官员的叶青还能写写封城日记,或是中国民主党派中略有思想之人,但是也无法摆脱要说出“比上(中共)党校还有效”的中共党话,如此而已。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