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人员触摸到了飞碟 还与外星人沟通(组图)

2020-02-27 13:19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火箭发射基地员工看到了飞碟,还与外星人沟通。
火箭发射基地员工看到了飞碟,还与外星人沟通。(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在美国新墨西哥州怀特桑斯有一个火箭发射基地。1950年7月4日,正值美国独立纪念日,当天晚上在拉斯库尔寨斯(Las Cruces)举行烟火大会庆祝美国国庆。

那天,火箭发射基站地一名42岁的测试技师丹尼尔‧费莱(Daniel W.Fry)想要搭最后一班巴士前往观赏,可惜没赶上,只好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看书。

空调系统不知何故坏掉了,无法工作,因此宿舍内非常闷热,费莱热的受不了,于是他决定到屋外散步纳凉。当他穿过试验场,走到接近奥冈山脉山脚下的平原时,时间大概是晚上8点半左右,他感觉明亮的星星仿佛突然消失似的,一个黑色物体遮住了星光,并且从天空降下。

一开始他以为这是一架飞机,可是马上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在这个寂静的实验场地,飞机的声音在很远就可以听到。他仔细一看,发现遮住星光的飞行物体外表看上去是一个蛋圆形状,它在飞行时竟然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只见它快速接近地面,然后在距离费莱50英呎(约15米)外的空中,如同蒲公英的绒毛般毫无声息地轻轻落地。

对科学的浓厚兴趣和强烈的好奇心使他变的狂热起来,他毫不犹豫的朝着这个新奇的降落物体走去。费莱很清楚的记得它下降时表面的颜色是黑色的,但当接近它时,却发现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金属光泽的银色。费莱用目测得出这个飞行物的高度大约是16英呎,横向直径大约是30英呎。

费莱对这个飞行物的设计非常感兴趣,但他仔细看也看不出一点头绪来,他想至少可以摸一摸这个船体是用什么物质制造的。

于是好奇的费莱忍不住伸出手在物体的表面上试探性地抚摸着,那种触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平滑,他感觉到手指接触到的温度比气温稍微高了一点,同时手指尖和手掌根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感。

就在这时候,寂静的空气中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仿佛就在费莱的身边响起来,说:“最好不要碰船体,它仍然是热的!”

只见它快速接近地面,如同蒲公英的绒毛般毫无声息地轻轻落地。
只见它快速接近地面,如同蒲公英的绒毛般毫无声息地轻轻落地。(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费莱吓了一跳,连忙向后大步跳开,然后他转头四处寻找是谁在讲话,但四周并没有其他人。他问:“这东西是不是有很高的放射性?如果是的话,我的确靠的太近了。”

这时那个听起来很年轻的声音再次响起,说:“别紧张,伙计。你应该注意的是包围着船体的那个看不见却会危害人体的力场。”并且解释说:刚才费莱的手实际上还没有触摸到飞船的船体,因为船体外围的那个力场会对所有物质产生排斥,借此形成保护膜以保护金属船体不被空气刮伤和在降落时不会被地面碰坏,同时在高速飞行时还能降低空气的阻力。一旦这个力场的物质进入人体内,会在人体的血液中产生排斥物质,会攻击人体的肝脏功能。

那个声音进而介绍说自己叫艾伦(Alan),目前正在距离地球900英里(大约1440公里)处的外层空间的母船上遥控着这个飞船。这个外星人说,看来费莱已经把它当作人类的一份子了,但实际上它还从来没有踏上过地球,因为要适应地球的大气压力和重力,以及产生免疫能力,至少要花4个地球年的时间才能做到。

艾伦说它花了两个地球年的时间学习人类的语言,并且挑选了费莱来做一次短暂的远征,以便考察人类面对与常用思维不一样的新事物时的接受能力。从刚才费莱看到飞船的那一霎那到现在为止,费莱的思维活动和行动已经超越了它们的预期。

艾伦说:“您冷静的听我的声音,并作出合乎逻辑的答复,这就是最好的证据:你的头脑是我们希望找到的类型。今晚回到宿舍后你查看一下空调,你会发现它没有坏掉。”

据艾伦说,它们考察了许多地球科学家的头脑,发现很多人的思维已经被固有观念僵硬化了、模式化了。人寻求科学知识就像一只蚂蚁在爬树,目光短浅就无法看清整棵树的全貌,其结果是,探索之路偏离了大树的主干,已经往下走到斜枝上了,但探索的人却一点也没有觉察到。

费莱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用最大的努力去消化刚刚听到的这一切。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