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医管局:实验证实空气并非传播途径 医护质疑(组图)

2020-02-22 08:00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感染控制主任郑智聪表示,经过实验证实空气传播并非中共肺炎的主要传播途径,但有自称护士的网友质疑,只是要说服减少使用防护装备。图乃示意图。
感染控制主任郑智聪表示,经过实验证实空气传播并非中共肺炎的主要传播途径,但有自称护士的网友质疑,只是要说服减少使用防护装备。图乃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2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中共肺炎(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严峻,而关于中共肺炎是否会透过空气传播,仍遭到外界质疑。网上近日流传一视频,香港医管局港岛西联网感染控制主任郑智聪于内部发布会上,声称曾经与护士使用空气抽样机,向香港第一名确诊患者抽取空气样本,结果并未在各样本中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因此,郑智聪认为,空气传播并非中共肺炎的主要传播途径,他也呼吁民众应该勤洗手,不要将注意力放在N95是否足够。有自称公立医院护士的网友质疑,认为郑智聪的实验只经历过一次取样,缺乏反复测试,也没有对其他确诊者取样,学术可信性存疑,该网友亦认为进行实验的目的,只是为了说服前线员工减少使用防护装备,呼吁医护人员与市民不应掉以轻心。

相关报导如下:
港医管局称不接受医护界罢工 员工筹委批等同奴役制
中共肺炎港人买单 医管局:非本地患者治疗免费
6700医护承诺下周罢工 促港府全面封关防疫
要求医管局解释口罩存量 民建联遭怒斥
医管局港岛东医院联网总监陆志聪医生见传媒:交代香港医护防护装备不足问题
香港防疫装备竟只够使用1个月 医管局吁谨慎使用

首名确诊患者接受实验 空气样本显示没有病毒

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蔓延至今,飞沫传播及接触传播被外界视为是感染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途径,针对中共肺炎是否会经由空气传播则一直遭到质疑。

根据《立场新闻》报导,某视频显示,郑智聪于发布会上表示,香港首名确诊患者入住玛嘉烈医院后,他与某位高级护理主任前往隔离病房,试图抽取该名患者的空气样本。郑智聪自己在病房外工作,高级护理主任则是负责进入病房,逗留了63分钟。

郑智聪表示,他与护士使用空气抽样机进行测试,抽样机器抽取1000立方米空气,抽取速度是每分钟180公升,大约6分钟就会完成一个样本抽取。至于测试方法,郑智聪安排了该名确诊患者距离抽样机10厘米,并同时抽取患者呼出的空气样本。

该实验设定了8个情境,分别为:配戴口罩平静呼吸、配戴口罩大力深呼吸、配戴口罩不停说“1,2,3”,以及配戴口罩持续咳嗽,另外4个情境则是要求患者拿掉口罩,并且重复上述的4个情境。

根据郑智聪的说法,在这8个情境下所抽取的空气样本,全部都没有发现新型冠状病毒,郑智聪还表示,他相信这些实验是让人信服的,说这些scientific evidence能让大家知道,“at least air transmission is not the major root of transmission(至少空气不是传播的主要根源)”。

针对隔着病房窗台检获病毒,郑智聪也向患者抽取了鼻烟分泌与唾液样本,发现每一毫升样本中,即呈现100万粒病毒基因。郑智聪表示,这在传染病学上属于高至偏高的水平。

他还说,在病房的窗台上找到新型冠状病毒。郑智聪由此认为,中共肺炎是以飞沫传播与接触传播,因此他呼吁,手部卫生很重要,不要接触眼睛与鼻子。他认为,口罩也重要,但是认为各位不要“将注意力放在airborne”,也不要将注意力放在N95是否足够。

一次实验结果 自称护士者质疑可信性

影片流传后,一名自称在东区医院工作的护士随后对实验提出质疑,并问及是否能够用作广泛参考。该名护士认为,进行实验的目的是为了要说服前线员工减少使用防护装备。护士表示,在负压病房做实验,“跟没有负压设备的前线实况根本不同,做法混淆视听”。

该名护士认为,郑智聪只向第一名确诊的病人进行实验,在科学实证上的取样大小(sample size)就仅有1,难以代表所有确诊患者的情况,“学术层面并不能称之为significant result”,众人不应该以此实验作定论。该护士认为,郑智聪是“妄下定论”、“HA高层此时出此口术,居心叵测”。

在中共肺炎疫情持续延烧的状况下,香港医护人员装备短缺的问题十分严峻
在中共肺炎疫情持续延烧的状况下,香港医护人员装备短缺的问题十分严峻。图乃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医管局改指引 医护照顾患者仅穿较低级别黄色保护袍

中共肺炎疫情持续延烧的状况下,香港医护人员装备短缺的问题十分严峻。根据港媒报导,据医院管理局的指引,医护人员照顾中共肺炎确诊个案或疑似病例时,本建议穿着级别较高的蓝色保护袍,但是根据一份最新的指引表示,医护人员现时可以穿着级别较低的黄色保护袍。该指引明言,“保护袍短缺”,在临时安排之下,医护人员可以穿着一款露背式保护袍。

对此,医管局员工阵线批评,医管局不时的在调整指引,又没有解释原因,难免让医护感觉将货就价,担心安危。

此外,医院管理局总行政经理(质素及标准)刘家献医生声称,医管局的装备目前仍具有一个月的存量。

医管局员工阵线公开了一份日期标为1月24日的医管局指引,显示了医护人员在照顾中共肺炎确诊或疑似个案时,建议要穿着AAMI第三级的蓝色保护袍。可是,在一份2月19日的指引中就显示,医护现时可以仅穿着AAMI第一级的黄色保护袍去照顾确诊或疑似个案。在另一页的指引显示,“由于保护袍短缺”,当照顾“多重抗药性细菌”(MDRO)病人的时候,医护应该穿着一款露背式保护袍,并表明这是一项临时措施。

对此,医管局员工阵线副主席罗卓尧表示,蓝色保护袍与黄色保护袍相比,更能够防止细菌穿透到皮肤。罗卓尧坦言,虽然中共肺炎是属于飞沬传播,根据世卫指引,黄色保护袍应该也是足以保护,但是医管局不断的在调低标准,也没有交代原因,难免让人质疑是否因为医护装备不足,而要医护人员将货就价,“点解之前要用level3?而家可唔可以解释咩情况下仲系用level3?如果觉得level1都够,应该解释清楚有咩理据,无解释就令人好担忧,会谂不断降低标准系发生咩事!”

罗卓尧强调,指引都没有交代当处理高风险医疗程序,例如插喉时,是否同样只穿着第一级别的保护袍就足够,医管局必须解说清楚。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